职场游牧民族:从25小时通勤中寻找慰藉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马来西亚科技创业者维申·拉克西亚尼(Vishen Lakhiani)之前一直都想住在纽约,并在这座繁忙的城市的核心区域创办一家成长型企业。

但在曼哈顿居住了5年,并在密歇根大学学习了4年的电气工程和计算机科学后,他却不得不重返回吉隆坡的家乡。“美国是个很难拿到签证的地方。”他说。

重新适应家乡的生活并非易事。马来西亚没有纽约那样的科技创业文化,这让他感到很孤独。他十分思念远在美国的同事、朋友和生活。“那时候确实非常非常困难。”他说。

他的解决方法是:尽可能多回美国几次。

如今,40岁的拉克西亚尼已经是Mindvalley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这家教育科技公司专门制作与健康和个人成长有关的在线学院和图书,年营收达到4000万美元。当他最初跨越1.5万英里的距离远隔重洋回到马来西亚时,每过3个月都会去一次纽约。现在,他会每过6个星期去一次。而随着在美国的业务越发壮大,他去美国的频率还会进一步增加。

长途旅行

拉克西亚尼发现,25小时的长途旅行让他得以从繁忙的生活中短暂解脱出来。对他来说,这是唯一可以用来读一本书或看一部电影的大块时间。他两年前开始乘坐商务舱。他认为因此多花的2000美元是非常值得的,因为到达目的地后会更加清醒和放松。

“就像做了个水疗。”他提到这一长途旅行时如是说。

Image caption 吉隆坡虽然很热闹,但却缺乏创业精神。(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他到达纽约后还会感觉精力充沛,这个城市依然像他12年前离开时那样蕴含着无穷的能量。虽然纽约的氛围肯定与马来西亚不同——拉克西亚尼说,这是“整个世界的缩影。”——但在这两个国家之间往返时所遭受的文化冲击却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巨大。

文化融合

当拉克西亚尼返回马来西亚时,那里几乎没有形成商业氛围。该国本身的发达程度也远低于美国。所以,他决定在吉隆坡建设一个“迷你纽约”。他聘请美国人到马来西亚工作,向他们承诺了大量的假期,使之可以到亚洲各地旅行,还为他们支付前往巴厘岛旅行的所有费用。拉克西亚尼还建设了一个硅谷风格的办公室——很多马来西亚人之前从未见过这样的建筑。

拉克西亚尼开始通过定期会见当地创业者的方式来大力营造创业精神。他还举办了“黑客松”(hackathon)——许多软件开发者共同合作开发电脑程序的活动——并向其他企业进行投资。他会尽其所能地通过各种方式让马来西亚的商业文化向美国靠拢。

“由于我不能直接搬去纽约生活,所以我放弃了移民的决定,而是将马来西亚的一小部分打造成我想要的样子。”拉克西亚尼说。

他必须再次适应马来西亚的文化。在马来西亚,人们更加腼腆和内向,因此交流的难度较大。而在纽约和整个美国,人们都更加友好而开放。

整体的商业文化也有所不同。亚洲更注重自上而下的的等级制度,管理者和首席执行官拥有更大的权限。但在美国却并非如此,有很多公司都秉承合作的文化,为员工赋予一定的话语权。这正是拉克西亚尼希望打造的公司。

“我的风格民主多了。”他说。

Image caption 维申·拉克西亚尼每过6个星期都会从马来西亚飞往曼哈顿一次。(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马来西亚,拉克西亚尼很关注沟通障碍和阶级。“马来西亚高管远不像美国人那样擅长表达,他们都不够外向。”他说,“而且还存在阶级问题。” 例如,出租车司机和服务员对人不会平等对话,而是不自觉地表现“低声下气”。

想念家人

经常前往纽约也并非没有挑战。拉克西亚尼通常会在那里住上两个星期,因此要长时间远离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一个8岁,一个2岁。

“这是最艰难的部分。”他说。

他每过两天都会通过Facebook和Skype的视频会议功能与家人保持联系。

这是拉克西亚尼首次开始定期前往纽约以来的一大积极变化。那时,视频会议只能在会议室里进行。

拉克西亚尼还会在纽约拍摄有趣的视频,并将其上传到儿子的Facebook主页。“我曾经在时代广场拍摄过一段小视频,展示那里的美景,以及我如此热爱这里的原因。”他说。

双城记

由于经常往返于吉隆坡和纽约,因此离开办公室期间也难免碰到一些状况。在马来西亚时,身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拉克西亚尼经常要马不停蹄地参加各种会议。而在纽约,他的多数时间都用来推广自己的新书《超凡思想的密码》(The Code of the Extraordinary Mind),以作家的身份安排行程让他感觉更加放松。

Image caption 经常往返于两个大相径庭的文化之间,既要面临挑战,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图片来源:Thinkstock)

但由于存在时差,因此当他清醒的时候,员工们都在睡觉。拉克西亚尼表示,他还专门组建了一支团队,以便在他离开的时候制定决策。但他也会充分利用即时通讯协作程序Slack与他人展开实时沟通。如果有人向他询问问题,你会迅速作答。

无论身在何处,拉克西亚尼每晚都可以睡7个小时。在马来西亚时,他每天早晨7点半起床,与孩子们一起吃过早餐后,再将他们送到校车站。之后,他会在10点到达办公室。

“我每天要开17场会,每场会大约25分钟。”他说,“节奏很快。”

我晚上7点离开办公室,然后回家吃晚餐,与家人共度一段时间后,还会再工作90分钟。拉克西亚尼会在凌晨12点半上床睡觉。“我对睡觉的时间要求非常严格。”他说。第二天起床后,他又会再次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之中。

在纽约则截然不同,他在那里更加顺其自然。“我有时候会凌晨两点上床睡觉,然后早晨9点起床。”拉克西亚尼说。

在曼哈顿市区时,他总是住在Citizen M酒店,那里位于两个地铁站之间,酒店大堂还可以兼做一个类似于创业公司的合作空间。“那就像一个炫酷的硅谷办公室。”他说。

吸取教训

他表示,纽约的生活经历令他在马来西亚的生活变得更加简单。那座城市教会了他3件事情:“我学会了欣赏多样性,并在这样的环境中茁壮成长;我学会了质疑世界的传统秩序,我之前就是在这样的世界中成长起来的;我还学会了放弃阻碍我发展且毫无用处的文化和宗教信条。”

尽管经常来往于两座城市要面临很多困难,但他并不想就此罢休。“如果这样做没有乐趣,也不令人兴奋,我就不会去做了。”他说,“我很高兴能每过6个星期都来到一个不同的国家生活。”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