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柏林遭遇的租房难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柏林的天际线(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2007年夏天,当美国人埃里克·费乔(Erick Feijóo)搬到柏林时,找一套公寓简直是小菜一碟。他还没到这座城市就找好了住处。

但今年早些时候,当32岁的费乔想找一套长租房时,他却遇到了大麻烦:房租太贵了。即使每周看3次房子,他依然无法用每月800欧元(903美元)的预算租到一套实惠的房子。

费乔是通用电气的国际经济政策和公共事务专家,他表示,在柏林租房原本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只要发一封电子邮件,他们就会求着你入住。但现在,你要反过来求他们。”

柏林的房租虽然远不及伦敦和纽约这样的国际大都市。但近些年来,在这座曾经被它的前市长称作“廉价,但却性感”的城市居住却变得越来越贵,而它也正在快速失去“租客乐土”的美誉。由于柏林出台了限制房租过快上涨新政,加之人口快速增长,导致当地出现了一房难求的局面。房地产公司CBRE的数据显示,柏林房租在3年内飙升了20%以上。

“柏林仍然很酷。”CBRE总经理亨里克·鲍蒙克(Henrik Baumunk)说,“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它都不再廉价了。”

Image caption 被灯光照亮的柏林布兰登宝大门(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租房压力上升

根据CBRE的统计,过去10年,柏林的人口增长了8%,达到360万,仅2015年的新增人口就达到47,990人。2014年,该市住宅和非住宅建筑内的公寓总数为189万套。科隆经济研究所的迈克尔·弗伦达(Michael Voigtländer)表示,移居柏林的人来自德国各地,但还有一些来自失业率较高的其他欧洲国家。另外,难民和其他背井离乡的人也都被这座城市吸引。

与此同时,柏林去年仅新增了7,030栋拥有3套或3套以上公寓的住宅建筑。新增人口与新增公寓之间的差距给租房市场构成了压力。

Image caption 2014年,火车司机工会组织了为期4天的罢工。在此期间,通勤者在柏林亚历山大广场车站拥挤着登上火车(图片来源:Carsten Koall/GettyImages)

为了抑制房价泡沫,政府在2015年6月适时出台了租房控制制度,要求房租上涨幅度不得超过当地参考房租的10%(参考房租的计算基础包括所在地点、公寓品质以及前几年的可比租金)。但这项法规并没有涵盖大幅翻新的公寓和新建住房。另外,法律也禁止租客向房产中介公司付费获取房源或处理租赁合同。

对外籍人士不利

McKay Relocation Services公司专门帮助德国企业为刚刚来到德国的员工寻找住房,该公司的凯特琳·鲁兰德(Katrin Ruland)表示,外籍人士在柏林房地产市场面临着明显的劣势。

她表示,由于房东现在可以选择租客,加之租金不断上涨,他们通常会选择有两份收入的德国夫妇。在房东看来,这种租客的租房时间更长。

来自亚洲的外国人遭遇的歧视和种族主义问题尤其明显。鲁兰德表示,在各种因素中,传统的烹饪方法和饮食方式令亚洲租客面临更多的挑战。“对于中国人和印度人来说……即便他们有不错的工作和不菲的薪水,有些房东还是表示,他们受不了整个公寓里烟熏火燎的味道。”她说。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柏林普伦茨劳贝格区的公寓楼(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时代变迁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数十年间,企业纷纷逃离西柏林,使得这座城市变成了艺术家和学生的乐园。在柏林墙1989年倒塌后的20年间,它依然延续了房租低廉的美誉。

但过去几年,低廉的房租和炫酷的声誉,与欣欣向荣的科技行业和欧洲最强经济体首都的地位一起,共同将柏林打造成了一个大都市。创业公司和大型企业纷纷涌入,给当地带来了收入不菲的工作,并激活了长期低迷的房地产市场。

鲁兰德表示,他有一个印度客户在工业巨头西门子工作,平时总是戴着头巾。他带着这个客户看了52套公寓,还给另外一家代理商打了电话,最终才帮他找到住处。她最近正在努力为中东客户寻找住房,包括一位叙利亚IT专家和一位伊朗籍商学院教授。她表示,由于难民纷纷从叙利亚和其他国家涌入德国,房东们租房给外国人的意愿进一步降低。

原地不动

迅速收紧的租房市场令许多柏林人颇感震惊。

“搬家原本是一项体育运动,至少也是柏林文化的一部分。”鲍蒙克说。柏林人原本会在与配偶同居后寻找新的公寓。对他们来说,搬家有的时候甚至只是为了好玩。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原地不动,继续租用原先的房子。鲍蒙克已经注意到,搬家的人越来越少,目前的搬家率仅为6%,而几年前却高达10%。

租金控制如今已经在德国全境推行,但很多专家抱怨称,这项法规并未在柏林达到实际效果。柏林租户协会(Berliner Mieterverein)主席雷纳·维尔德(Reiner Wild)估计,该市约有三分之一的公寓不受新规约束。他表示,即使受到新规约束的公寓,供不应求的现状也使得房东不会因为涨价而受到处罚,主要原因是租户不愿为汇报租金违规行为而自找麻烦。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波兹坦广场和临近的莱比锡广场在二战期间变成废墟,但自从德国1990年统一后,这片区域已经成为欧洲最大的建筑工地之一。(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作为回应,该市考虑收紧规定,以便令租户在与房东的博弈中掌握更大的主动权。该市还限制人们在AirBnB网站上出租公寓。但弗伦达认为,收紧规定只会进一步加大租房难度。

虽然快速的变化令柏林人一时间难以适应,但同时也缩小了该市与其他国家首都之间的差距。

例如,房产经纪公司Ziegert Bank und Immobilienconsulting GmbH的数据显示,早已在其他欧洲城市确立起来的豪宅市场,如今也在柏林蓬勃发展。该公司在今年5月出具的报告中表示,德国首都的豪宅市场2015年增长20%,预计今后5年还将再增长50%,速度快于伦敦、巴黎和纽约。

该公司总经理尼古拉斯·泽格特(Nikolaus Ziegert)说:“这是柏林的新趋势。”他表示,柏林的豪华公寓买家有的来自国外,还有的来自德国其他地区,其中很多人都计划居住在自己购买的公寓里。

可能更糟糕

尽管收紧了住房市场,但员工仍然认为柏林的住房成本远低于与之竞争的其他城市。

创业公司DataWallet创始人兼CEO塞拉芬·莱恩·英格尔(Serafin Lion Engel)表示,尽管房租上涨,但他去年还是决定在柏林开设第二个办事处。该公司的第一个办事处位于房价飞涨的旧金山。

“对我们的运营而言,柏林仍然比旧金山便宜60%至70%,但提供的人才却与旧金山和硅谷一样优秀。”英格尔在邮件中说。

他公司的员工多数都是20多岁的未婚人士,尽管他们很难在公司总部-位于改造后的克罗伊茨贝格区(Kreuzberg)附近租到公寓,但却没有人提出抱怨,也没有人要求加薪。“这一地区的需求很高,即使高价公寓也不例外。”他说,“我们多数人都在候选名单上列出了10多套公寓,但没有一个人最终真的住在办事处所在的克罗伊茨贝格区。”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