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想不到!狗狗大便也能变黄金

Image copyright Getty

凯瑟琳·克里登(Kathleen Corridon)的孩子们每次吹灭生日蜡烛时都会许下相同的愿望。

“他们一直都想要条小狗。”60岁的退休记账员克里登说,“问题是,我的丈夫当了40年邮递员。他无数次被狗追赶,还被咬过好几次。他显然对狗没有任何好感。”

但当两个孩子分别到了10岁和12岁时,家住新泽西州(New Jersey)蒙茅斯港(Port Monmouth)的克里登一家还是妥协了。不过,克里登表示,作为养狗的条件,他要求孩子们必须亲自打扫狗在花园里留下的粪便。

这份协议持续了一个月。之后,克里登用孩子们每周的零用钱,每周花9美元聘请了一家名叫“When Doody Calls”的公司。“清理狗粪绝不是可有可无,而是一定要做的事情。”克里登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不可思议的领域正在崛起一批新兴行业

“When Doody Calls”的创始人名叫玛丽·艾伦·莱维(Mary Ellen Levy),这家公司创办于2001年,目前拥有450家客户。这是一个新兴的成长型行业,没有人测算过这个行业的全球规模,但莱维是动物粪便专家协会(Association of Professional Animal Waste Specialists)的理事,该协会目前有90家会员企业,专门在北美各地收集宠物粪便。

这绝非唯一一家与宠物粪便有关的公司,如果说这个有些肮脏的行业有什么确定无疑的事情,那就是它可以创造丰厚的利润。该行业在过去10年实现了大幅增长,最初仅收集宠物粪便,现在则可以将人类粪便转化成药物和能源。

追踪分辨来源

吸引梅格·雷汀杰(Meg Retinger)进入宠物粪便行业的并不是科学技术,而是一只踩到狗屎的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如果说这个有些肮脏的行业有什么确定无疑的事情的话,那就是它可以创造丰厚的利润

那是在2008年,她公司的一位科学家抱怨称,他当天早晨上班前踩到了狗屎。那时候,田纳西州诺克斯维尔市的“BioPe Vet Lab”公司出售一种DNA测试工具,可以判断杂交狗的血统。

但随后,该公司想到了一个突破性的创意。2010年,他们开始销售一种工具,可以对狗的粪便进行DNA测试。这种名为“PooPrints”的产品如今已经在美国所有50个州和加拿大全面上市,而且还在向国际市场扩张。这套系统主要面向公寓楼的业主和管理者销售,他们会在签订租房协议前要求狗主人登记注册自己宠物的DNA。只要出现没有及时清理的宠物粪便,业主或管理者都会测试和比对,然后对狗主人进行罚款。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大约已经有3,000套公寓注册了PooPrints,借此对狗的粪便进行DNA测试。这些公寓多数都位于北美

这种名为“PooPrints”的测试如今已经成为该公司的主要业务。约有3,000套公寓注册了这项服务,多数都位于北美。该服务的初始DNA测试费用为50美元,每份样本还要额外收取75美元。雷汀杰表示,测试费用都能以罚款的形式转嫁给违规者。

Timberwood Commons公寓楼位于新罕布什尔州(New Hampshire)的黎巴嫩市(Lebanon),共有252套房子。他们从2011年就开始使用“PooPrints”。据该公寓楼的物业经理戴比·维欧莱特(Debbie Violette)介绍,大约有四分之三的测试都可以得出确凿无疑的结论,另外四分之一可能来自其他小区的狗。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你会让自己的狗随地大小便而不去清理吗

Timberwood 的狗主人第一次违规要支付50美元罚款,第二次100美元,第三次200美元。如果仍然屡教不改,物业经理就会要求违规的宠物狗和狗主人搬出大楼——这种事情维欧莱特只做过一次。

“3次违规后,就表明罚款不起作用。如果你不愿清理自己宠物狗的粪便,我们真的不希望你继续住在这里。”维欧莱特说,“多数人都会遵守规定,通常会有一两个人想看看我们究竟会不会动真格的。”

大伦敦地区的巴金和达格南(Barking and Dagenham )地区已经开始用“PooPrints”服务开展了一项试点项目。雷汀杰表示,这个项目进展很顺利,当地政府计划将其当做一个永久性项目推行。

“我们是这个朝阳行业的顶尖企业。”雷汀杰说。她表示,狗粪行业一直都在增长。

Image copyright Getty

减少碳足迹

忘了太阳能吧!人类粪便也有望成为一种高效的可再生能源。英格兰的“First West”巴士公司推出了一种40人座的生物燃料巴士,它采用的燃料是通过下水道和食物残渣收集而来的生物甲烷气体。如今,“First West”计划再增加110辆由废物提供动力的双层巴士。这种“粪便巴士”的燃料源自布里斯托污水处理厂,它如今已经广受欢迎,甚至连竞争对手“Wessex Bus”也向政府提出申请,希望在2019年推出20辆生物燃料巴士。

据“First West”介绍,一个乘客一年消耗的食物和产生的下水道废物能够帮助生物燃料巴士行驶37英里(60公里)。它的环保性极高,这种生物燃料巴士释放的二氧化碳较传统柴油车减少30%。

取得医学突破

粪便对医生的价值也越来越大。人类粪便逐渐成了药物,通过注射或口服的方式帮助病人对抗疾病。

人类粪便的这种利用方式在2005年还鲜为人知,当时,如今已经60岁的印第安纳人凯瑟琳·达夫(Catherine Duff)服用抗生素后感染了一种疾病。这种疾病引发了眩晕、腹泻和其他健康问题。由于病情严重,她甚至无法出门。在患病7年后,医生建议她切除结肠。但医生告诉她,即使做完手术后,她的生存几率仍然很低。

达夫没有接受结肠移植手术,而是决定尝试一种截然不同的治疗方式:粪便微生物移植。在此之后,她的健康状况几乎立刻得以改善。借助捐赠的粪便,她的生活又恢复了正常。

为了帮助与她患有相同疾病的人,达夫创办了名为“粪便移植基金会”(Fecal Transplant Foundation)的非营利组织。自从达夫4年前接受那次改变她生活的手术后,围绕粪便移植便兴起了一个全新的行业。很多公司现在都在销售相关工具,而达夫也表示,大型制药公司也开始测试他们自己的版本。

“OpenBiome”便是其中之一。这家非营利组织已经向医生和诊所提供了超过1.2万份粪便样本用于移植手术,每一份样本的费用在385至535美元之间。他们从32名捐赠者那里获取粪便,每天支付给他们40美元,但每天排便后必须在45分钟内将自己的粪便送到指定地点。

在这家粪便银行工作的萨沙·利伯曼(Sasha Liberman)表示,这项严肃的工作为医学研究做出了贡献,但却经常引发人们的窃笑。“当人们知道你是做什么的时候,他们的反应都很大。”她说,“很多人都认为这很恶心,但当你向他们解释清楚后,他们往往都感到很神奇。”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