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打工兼职养活自己的奥运选手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为了参与奥运会现代五项比赛,瓦喀里斯必须接受5个项目的训练,越野跑便是其中之一。(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当塞雷纳·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本月登上里约奥运会的赛场时,这位美国网坛名将并非孤军奋战。与她一同来到里约热内卢的还有大量拿着薪水的工作人员、教练和赞助商,他们会在小威的比赛过程中提供全程帮助。

根据《福布斯》的测算,小威2016年的价值达1.5亿美元。她每周的训练时间多达30小时,从来不需要做其他工作来赚钱支付自己在网球上的开销。然而,在奥运选手中,小威这样的人只是少数。

Image caption 小威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与薇拉·兹沃娜列娃(Vera Zvonareva)对战(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漫步在里约的奥运村,你更有可能碰到加拿大运动员多纳·瓦喀里斯(Donna Vakalis)这样的人。为了参加现代五项的比赛,她每周至少要进行30小时的训练,内容包括击剑、射击、游泳、马术和越野跑。在训练之余,36岁的瓦喀里斯还要在多伦多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攻读博士学位,而且还要从事一些兼职工作,以便支持自己的奥运梦想。

瓦喀里斯估计,现代五项一年的训练和比赛费用约为5万加元(3.9万美元)。然而,由于这项运动吸引的加拿大观众很少(其收入也在国际奥委会的统计中排名垫底),因此去年只获得了4,500加元(3,450美元)的政府资助。与她的实际支出相比,这显然是杯水车薪。

瓦喀里斯表示,加拿大国家队会为很多奥运项目报销多数的教练费和训练费,但却不包括现代五项。

Image caption 障碍超越是瓦喀里斯在奥运五项的比赛项目之一(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我们得自己花钱请教练,还得自己租运动场,理疗和按摩费也得自己花钱,这会增加我们的财务负担。”她说。

为了筹集资金,瓦喀里斯从事了很多兼职工作,包括助教、助研、励志演说家,还为一所大学的YouTube频道制作过内容。她还申请过运动员拨款——最多6,000加元(4,620美元)——甚至采用过颇具创意的众筹模式,这就像一个在线“运动员登记处”,专门吸引支持者为她购买各种训练设施。

像瓦喀里斯这样面临财务困境的奥运选手并非个例。最近有报道显示,加拿大运动员虽然每年可以通过联邦和省级政府的支持获得资助,但与他们每年花在体育运动上的开支相比,仍有14,920加元(11,395美元)的缺口。还有20%的运动员平均负债4万加元。根据最近的一篇报道,加拿大奥运选手一年的总债务达到2,750万加元。以前也曾经有美国运动员家庭因为训练、旅行和其他方面的开支过高而申请破产保护。

Image caption 瓦喀里斯(右)在2011年墨西哥泛美运动会上对战玛尔戈·伊萨克森(Margaux Isaksen)(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众筹网站GoFundMe上,有100多位来自墨西哥和利比亚等地的奥运种子选手发起了众筹。而一边备战里约奥运会,一边在体育行业之外从事其他事业的选手之多,更是令人惊讶。

这些奥运选手离开里约奥运会后,或许会在短短几周时间内暂时成为全球瞩目的名人,但他们中的很多人来参加奥运会时却与一个背负着沉重债务的普通人别无二致。

游泳健将银行家

澳大利亚游泳选手马修·阿伯德(Matthew Abood)以0.02秒之差未能入选2012年伦敦奥运会。这位颇有潜力的运动员不仅梦想破灭,他还突然间发现,自己无法获得澳大利亚政府的任何资助。

Image caption 在未能入选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马修·阿伯德无法继续获得政府的支持,于是,他制定了一份帮助其参加里约奥运会的职业计划。(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我还记得我问自己:‘我在干什么?我没有工作,我也不是学生。我没有任何工作经验。’”阿伯德回忆道。于是,他带着一份“四年计划”联系了澳洲联邦银行。这不仅帮助他振作起来,而且使之得以来到里约,还获得了一份能够为他的训练提供支持的工作。

阿伯德过去4年每周都以业务开发分析师的身份,在澳洲联邦银行工作2天。他表示,稳定的收入为他的训练提供了支持,使得这位30岁的游泳运动员得以顺利前往里约。他计划在那里参加50米自由泳和4x100米自由泳接力。

严酷现实

与多数国家的运动员不同,美国奥运选手无法获得联邦政府的直接资助。他们必须通过各自的体育管理委员会获取民营资本的间接支持。

美国运动员信托(US Athletic Trust)是一家为运动员提供募捐服务的组织,他们向难以参加里约奥运会的运动员提供了15万美元资金。该组织估计,美国奥运选手每年支付的教练、设备和交通费用在1.2万至12万美元之间,具体情况取决于运动员参加的体育项目。然而,根据该机构的计算,美国奥委会大约只将10%的开支用于直接支持美国运动员。

美国奥委会是一个全国性组织,负责支持、组建和监督美国的各个体育代表队。该机构表示,他们将72%的收入用于运动员的资助和规划。不过,该机构并未应BBC Capital的要求,澄清他们用于直接支持运动员的开支究竟占多大比例。

“直接提供给运动员的资金显然不足以让他们养活自己、购买汽车,并支付每月的生活开销。”前奥运铅球选手、美国运动员信托创始人奥吉·沃尔夫(Augie Wolf)说。沃尔夫表示,美国的很多顶尖运动员连温饱都成问题,只能四处借钱,或者依靠别人的捐赠生活。

Image caption 很多奥运种子选手不得不依靠众筹和各种各样的兼职来实现温饱(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他们很多人只能过集体生活,跟另外三个运动员挤在一套两居室里面。”他说。美国运动员信托主要为田径运动员提供财务支持,而根据田径运动员协会的调查,在世界排名前10的田径运动员中,约有50%的人每年通过运动获得的收入不到1.5万美元。

那些无法从体育运动中赚取足够收入的运动员,通常会寻找一份灵活的工作,以便适应长期的训练和频繁的比赛。例如,连锁零售商Dick’s Sporting Goods去年启动了“夺冠者”(Contenders)项目,聘用了200名奥运会和残奥会种子选手到其106家美国门店中工作。其他美国奥运选手则会在训练之余前往麦当劳和房地产中介等公司工作,或者进入美军服役。

黄金机会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运动机能学教授马克·德雷森(Mark Dyreson)表示,尽管很多首次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很难在维持生活的情况下获得奥运参赛资格,但最近几十年的情况已经有所改善。

“直到20世纪80年代,奥运会还只允许业余运动员参赛,所以要参加奥运会,既不能获得赞助,也不能通过其他渠道支付参赛费用。”

Image caption 尤塞恩·博尔特这样的运动员每年能够通过赞助和代言获得数百万美元收入——但还有很多奥运选手都必须依靠常规的工作来维持生计(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根据Celebrity Net Worth网站的数据,如今,牙买加短跑名将尤塞恩·博尔特(Usain Bolt)和美国游泳选手迈克尔·菲尔普斯(Michael Phelps)这样的运动员都已经成为大富豪——后者的净资产超过5,500万美元。

对于年轻运动员来说,能够参加奥运会就已经是实属不易了——更何况还要通过获得奖牌来吸引赞助商。这不仅需要花费长达数年的时间和不菲的资金,而且是一项风险极高的投资,根本不能确保任何回报。

对于很多首次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来说,在比赛结束之前是无法获得任何收入的。他们可以借此机会建立自己的名声,以便寻找利润丰厚的赞助机会,或者为日后发表奥运事迹演讲积累资本。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