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性工作制的魔咒

Image copyright Getty

你找到了一份完美的工作——可以提前离开公司,还可以在晚上从家里回复邮件。这完全符合规定——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强的负罪感呢?

或许是弹性工作制魔咒在作祟。

有研究人员发现,很多享受弹性工作制的人会始终怀有负罪感:他们感觉自己应该通过更长时间、更大数量的工作来证明自己做好了本职工作——即便没有证据表明他们应该如此。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钟希君发现,我们越是能够掌控自己的时间,工作就越努力。

“平均而言,能够自主掌握工作时间的员工加班时间也最长。”英国肯特大学社会学和社会政策高级讲师钟希君(Heejung Chung,音译)说。事实上,钟希君的研究发现,与在固定的标准时间内工作的员工相比,享受弹性工作制的人每天要多工作近4个小时。

有的人可能会感受到灵活性带来的负罪感,他们认为自己有责任多工作一些时间,因为能够自由选择工作时间被某些雇主视作一种特权。

“他们感觉有义务证明自己在家工作或灵活安排工作时间的正当性,所以就会表现出跟他人相同甚至更高的生产力。”摩恩(Moen)说。

钟希君则给出了不同的解释:“整体而言,如果你能够更好地控制工作时间,往往就会在自己不工作时更加担忧——那些最能掌控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的员工尤其如此。在失业率较高、劳动力市场不稳定以及员工缺乏谈判筹码的国家,这种情况更加明显。”

利兹大学商学院性别和就业关系教授珍妮佛·汤姆林逊(Jennifer Tomlinson)认为,这一趋势是一种文化。在那些接受早回家且兼职工作较为常见的国家,员工不太可能感受到这种压力或负罪感。在小时工资较高、就业市场较为稳定、办公时间与工作业绩关系不大的国家,人们更能充分利用弹性工作制,而不太容易感受到弹性魔咒——法国、丹麦、瑞典和荷兰往往都属于这种情况,而英国和美国并非如此。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持续的负罪感会令享受弹性工作制的人感到烦恼不已

“例如,美国的就业政策允许雇主对工作时间施加更大的控制权。”汤姆林逊说。

弹性恐惧

对我们中的某些人来说,能有机会控制自己的工作时间可以更好地完成工作,并满足家庭需要。例如,在双职工家庭,父母中的一个人可能会在早晨7点开始工作,然后赶在孩子要放学时回家,另外一个人可能在上午10点到达办公室,以便避开早高峰的拥堵时段,但回家的时间可能较晚。

然而,对很多员工来说,由于担心彻底失业,所以会始终待在办公室,不敢主动要求弹性工作制。

“45岁左右的人在寻求巨大改变时的确有一些成功案例,但他们只是个例,并非常态。”悉尼一家大型跨国银行的一位要求匿名的高级经理说。

“事实上,多数银行业从业人员都会努力留在这个发展空间遭到不断挤压的行业。”

悉尼大学商学院副院长雷·库珀(Rea Cooper)说,约有10%的澳大利亚员工经常远程工作。按照国际标准来看,这一比例很低。

但她对各个领域享受弹性工作制的白领员工进行的研究表明,这类人极为多产。“很多人在常规时间外工作的人都比在常规时间内工作的同事更加努力。”库珀说。

很多享受弹性工作制的员工对此都有切身感受。

所以,下一次当你提前上班后仍然因为提前下班产生负罪感时,请记住一件事情——你并不孤单。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