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时待命的工作有什么好处?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我们都认为,老板希望我们能够随时待命。(图片来源:iStock)

特拉西·菲亚特(Traci Fiatte)喜欢在周日晚上查收电子邮件。这可以帮助她提前为下一周的工作做好准备。

但在大约五年前,身为人员安置公司Randstad US集团的总裁,菲亚特意识到自己这种工作狂的个人作风会在员工中产生寒蝉效应。

“我在员工离职面谈时发现,人们不希望得到提拔,因为他们担心一旦被提拔,可能就会失去个人生活。”菲亚特说,“这实在令我感到吃惊。因为看到我这么做,他们才这么做。”

与菲亚特一样,越来越多的人在原本应该享受闲暇时光的时段内夜以继日地工作,或者到办公室里加班。美国心理学协会2013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有超过半数受访者在周末、节假日或病假期间每天至少会查看一次工作信息。

但美国心理学协会卓越组织助理执行总监大卫·巴拉德(David Ballard)表示,这并非对所有人都是坏事。美国心理学协会调查的很多职场人士都表示很高兴能将工作与个人生活融为一体。约有71%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可以控制自己的工作时间,还有56%的人认为科技降低了他们的工作难度。

Image caption 克里斯·黑尔不在乎随时待命,因为这为他赋予了更多的自由,可以抽出时间跟家人相处。(图片来源:Chris Hale)

“积极的方面令人意外。”巴拉德说,“人们表示,这提升了生产力,加大了灵活度,而且简化了他们的工作流程。”

克里斯·黑尔(Chris Hale)2014年创办了贸易融资公司Kountable,他并不在乎放假期间处理工作,因为这样一来,他就能在跟家人和朋友相处的时候运营自己的公司了。去年夏天,他跟家人一起乘船出海时,就收到了投资人打来的紧急电话。由于周围的环境很嘈杂,他不得不爬到救生船里接电话。

“我认为,最容易让我抓狂的方式就是定时上下班。”黑尔在电子邮件中说。

高管教练克雷格·道登(Craig Dowden)也在多伦多经营着自己的公司,他表示,随时待命让一些人感觉自己对所在的组织至关重要。如果你觉得自己就怀有这种想法,那么当你深夜看到老板发来的电子邮件时,或许会感到一丝激动。

“手机提示灯就像在说‘我很重要’,这充分迎合了我的自我价值感。”道登说。

Image caption 随时待命让一些人感觉自己在工作中的地位很重要。(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菲亚特解释道,很多较为年轻的员工都很看重即时性,他们喜欢在收到信息后立刻作出答复。她指出,毕竟,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就已经习惯了在智能手机上看到问题后立刻寻找答案。

随时待命的文化究竟会给员工造成负担,还是让他们感觉良好,关键可能在于所有权。当汤姆·克里德兰德(Tom Cridland)两年半之前在伦敦创办了自己的同名时装品牌时,他感觉自己永远停不下来。“我当时对收到的每一封电子邮件都很重视,周六晚上会工作到很晚,周一早晨也会很早起床。”克里德兰德在电子邮件中写道。

直到他的女朋友加入公司,成为他的商业合伙人,他才感觉自己能够更好地平衡工作与生活。“尽管身为创业者,我们需要随时与办公室保持联系……但利远大于弊。”克里德兰德说。

两边挤压

但对其他人来说,之所以随时待命,只是因为他们觉得老板希望自己这么做。

“组织可以直接或间接地强化信息,使员工达到随时待命的状态。”道登说。科技使得他们可以随时随地工作,这便会导致原本非常典型的工作日构成元素变得含糊不清。

想想那些下班后发邮件的老板吧,他们从来没有明确表示要在何时收到答复。在这种模糊不清的环境中,我们更喜欢模仿上司和优秀同事的行为习惯。除此之外,来自上司的压力、对企业利润的高度关注、不同时区间的时差以及喜欢模糊工作与个人生活之间界限的新生代员工,都使得随时待命的预期有增无减。

Image caption Randstad于2014年调查的员工中有42%感觉不得不在度假时处理工作。(图片来源:iStock)

人员安置公司Randstad于2014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有42%的员工感觉不得不在度假时处理工作。还有45%的员工感觉必须要在下班后回复邮件,47%的员工感觉生病期间不工作会有负罪感。2015年,Randstad的调查披露了三分之一的员工必须因为工作而取消度假计划。

但实际上,回复邮件或随时待命或许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必要。当菲亚特发现她在下班后发送电子邮件的习惯让员工以为他们必须立刻回复时,她便与她的管理团队采取了一些措施,明确告知员工每封邮件的紧急程度。菲亚特仍会在周日晚间工作,但她现在会选择在周一早晨发送邮件。如果下班后出现真正紧急的情况,她会直接打电话通知员工。

菲亚特现在公开鼓励员工在度假时与工作断开联系。“我们并不是在处理以色列和平问题。”她说,“我们只是人员安置公司——安心度假吧。”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