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边:摆脱残酷历史的新兴城市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Alamy)

柬埔寨正在努力改变自己的形象。

虽然红色高棉给柬埔寨的历史蒙上了一层阴影,但这个东南亚小国却在努力改变形象,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游客和地产投资者的不二选择。最近几年,金边经历了快速发展。原本在这座城市里很难见到摩天大楼,但近年来拔地而起的建筑如今已经点缀在它的天际线上,未来几年还将开张数量众多的购物中心。

虽然很多人通常都会前往苏黎世、伦敦或新加坡提升自己的职业层次(和薪水),但选择来到金边的外籍职场人士却从这里看到了独特的机会:既可以避开常规路径获得晋升机会,又能拿到与之前相似的薪水。另外,由于这里的竞争激烈程度较低,所以从事某些领域的人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树立自己的地位。

这座城市曾经有过一段黑暗的历史。1975年4月,金边落入红色高棉之手。此后,该市的多数居民被迫离开市区,居住到农村。虽然各方估算的数据不同,但在红色高棉短暂统治柬埔寨的那段时间内(大约持续了4年),因为饥饿和大规模处决而死亡的人数达到140万至220万。

金边大约有70万人口,坐落于湄公河与洞里萨河的交界处。虽然已经度过了30年相对和平的时期,但提到金边,仍有很多人会想到红色高棉。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多数旅行者都会涌向暹粒省北部的吴哥窟,很多外籍职场人士则选择来到金边(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虽然知名度始终不如吴哥窟所在的暹粒省,但金边正在逐渐成为一个颇具吸引力的目的地,很多来到这里的游客都看重这里的现代生活,以及点缀其间的复古高棉建筑。

不久前,这座城市的社交场景还大都集中于柬埔寨啤酒花园、闷热的旅馆酒吧或者熙熙攘攘的酒吧街。但过去3年,人们的选择已经大大增加,长期旅居于此的外籍人士开办的酒吧和餐馆每月都会在市中心涌现。与此同时,星巴克和唐恩都乐等国际连锁品牌也都在这里开设了分店,希望在柬埔寨人不断提升的消费品位中占据一席之地。

直到不久前,柬埔寨还被世界银行列为低收入国家,所以这一切似乎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但对于居住在金边的成千上万的名外籍人士而言,这里的快速增长却并不意外。

很多人之所以来到这里,是看重这个内战之后的国家所提供的引人入胜而出人意料的工作机会,来自开发领域和非政府组织(NGO)的人尤其如此。联合国及其庞大的办事机构在这里占据主导。

此外还有制造业和农业生产领域的投资者,他们希望以较低的成本在柬埔寨扩张自己的业务。与此同时,地区性银行很久以前就已经看到了该国的增长潜力,并在首都金边建立了商业分支。因此,金边居民普遍都很接受外国人。

2011年从伦敦搬到这里的意大利电影制作人达尼埃莱·吉米·亨德森(Daniele Jimmy Henderson)表示,由于柬埔寨的很多行业都不够发达,因此仍有涉足机会,可以把生意做大。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他已经拍摄了4部电影,最近的一部惊悚片于上周首映。

Image caption 金边皇宫是该市高棉建筑的杰出代表(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我本可以在伦敦拍摄,但可能要多花好几年时间。”亨德森说,“人们认为这里的一切都是新的,你可以把自己的想法带过来,然后把业务做大。”

颠覆预期

虽然红色高棉政权早在1979年就已经倒台,但至今仍然可以看到联合国支持的过渡政府和大量的NGO产生的影响:金边有很多人说英语,柬埔寨瑞尔也可以与美元混用。(1美元大约可以兑换4,000柬埔寨瑞尔,所以一碗2.5美元的面条可以用两张1美元的纸币和1张2,000柬埔寨瑞尔的纸币进行支付。)

拥有印度和芬兰双重国籍的伊莉娜·查克拉博蒂(Irina Chakraborty)已经在金边居住了5年,她认为,这座城市的一大优势是对新项目的开放态度。就连平日的突发奇想也可以变成一个项目——她和她的朋友已经组织了一个专门出售二手货的跳蚤市场,并且已经成功举办了3次,吸引了大约30个商家。

“这绝对是我喜欢金边的一大原因——你可以非常轻易地尝试这些事情。只要放手去做,然后观察实际效果即可。这实在是太好了。”她说。

在金边的餐饮行业里很容易看到类似的模式——这个行业最近几年经历了快速发展。南非厨师蒂莫西·布鲁严斯(Timothy Bruyns)创办了一家名为The Tiger's Eye的餐厅,专门将柬埔寨的食材与现代口味融合起来。他表示,低廉的房租降低了在这里创业的难度。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嘟嘟车是游览金边的一种便宜而快捷的方式(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金边现在的活力令人惊讶。”布鲁严斯说,他五年前来到这里帮助别人创办了一家豪华度假村,“金边周围与我当初刚来到这里时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轻松的生活

金边最大的吸引力在于较低的生活成本。

IPS Cambodia是一家主要为美国人和澳大利亚人服务的房地产公司,该公司经理拉克兰·李(Lachlan Lee)表示,在金边市中心,配有游泳池和清洁服务的一居室公寓月租约500美元,而四居室公寓的月租最高可达4,000美元。

“与西方大城市相比,这里的生活方式很简单。仍然能感受到小城镇的氛围,而且物价远低于纽约和悉尼等地。” 拉克兰·李说,“人们可以在这里享受轻松的生活。”

查克拉博蒂也同意这种说法,她表示,与她的祖国芬兰相比,这里的食物和社交场景更加多样。“你可以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东西,有时候价格还更便宜。”她说。

文化冲击

不过,查克拉博蒂表示,她还必须适应一些文化差异。在来到金边之前,查克拉博蒂曾经在印度住了6个月。她表示,在西孟加拉,人们往往喜欢大声交谈。而在金边,她必须要习惯压低声音,即便是在感到挫败失意时也不例外。

Image caption 长期旅居柬埔寨的外国人开办了很多街边酒吧和咖啡厅,最近又有一些新的酒吧和餐馆开业。(图片来源:Alamy)

“人们的交流方式令我有点震惊,即便是在精神亢奋时,他们的笑声也很小。这跟印度完全不同。”她说,“在金边,人与人之间的互动都很温文尔雅。”

职场交流同样如此,这令很多外籍人士颇感不适。如果你之前所在的城市十分强调效率,而且崇尚直截了当的交流,你的感受就会尤其明显。

“在与他人处理问题时,很多人在职场交流中都表现得很不直接。”查克拉博蒂说。

不足之处

对于被外派到金边的人来说,安全问题可能是一大担忧。美国国务院外交安全局已经将柬埔寨的刑事犯罪率评估为“严重”,并强调这里是扒窃和偷包案的高发地区。

然而,很多城市都存在同样的问题,而外籍人士最好像在纽约或巴黎一样采取相同的常规防范措施。

“我个人不认为这是问题,但人们可能会考虑这一点,尤其是从西方国家来到金边的人。”拉克兰·李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犯罪和腐败是这座城市的两大问题(图片来源:Gatty)

腐败盛行仍是柬埔寨最大的问题,这几乎会影响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根据透明国际发布的清廉指数,柬埔寨在全球168个国家或地区中排名第150位,与周边国家相比排名垫底。

日常生活中经常可以看到类似的例子:交通警察向违规停车的人收取的罚款可能会超过规定金额,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电影制作人亨德森比较担心的是这里缺乏质优价廉的教育资源。他的双胞胎儿子目前在市中心的一家当地人经营的私立学校就读,每人每学期花费400美元。与此同时,金边的国际学校每年的费用在1.5万至2万美元不等。如果不是来自金融或商业等收入较高的行业,或者公司没有在这方面提供补助,外籍人士就很难承受这样的价格。

“我现在有家有室了,所以教育、医疗和文化问题都变得非常重要。”亨德森说,公园以及艺术和文化活动的匮乏都是他关心的问题。“我知道我的孩子错过了一些我小时候就能享受到的东西。”

尽管持有保留态度,但他表示,他从来都会毫不犹豫地推荐别人来到金边,尤其是那些想要摆脱乏味生活的人。

“柬埔寨给了我足够的自由,让我可以在这里规划我的未来——这是这里最吸引我的地方,也是很多人的亲身体会。”他说,“这的确是一段改变人生的经历。”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