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工作狂?回答几个问题就知道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Alamy)

所有人都喜欢努力工作的员工。

事实上,多工作、多赚钱已经被很多人视作现代社会成功的标志。能被贴上工作狂的标签更是被许多人视为一种荣誉。

但对某些人来说,着迷于工作却需要付出很多代价。健康、人际关系甚至工作质量都会受到影响——代价不可谓不高。

无论如何,强烈的工作欲望多年来已经导致很多人向治疗师和自助团体寻求帮助。这甚至会引发过劳死。日本政府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五分之一的日本职场人士面临过劳死的风险。

过劳死不只是日本的问题。工作狂互戒会(Workaholics Anonymous)效仿嗜酒者互戒会(Alcoholics Anonymous)的做法制定了12步法则,他们于今年6月在英国举行了首届国际大会,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与会者出席。

关于工作狂的成因,目前还没有太多的相关研究。但这种现状正在改变——最近几年,这种现象开始获得更多关注,人们也不再仅仅把它当成一个流行词来看待。

Image caption “工作狂”并不是一种正式的疾病——但它绝不仅仅是一个流行词(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美国精神病学协会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是诊断精神疾病的黄金法则,但工作狂却并未被其认可为一种疾病。

然而,尽管没有精确的定义,但工作狂对人们产生的影响却有可能与健康、职业和心理问题存在关联,而研究人员也在关注此事。乔治亚大学最近开展的元分析——对现有的工作狂研究文献展开定量总结——显示,与工作态度和工作方法更为健康的同事相比,工作狂的效率反而更低。

挪威卑尔根大学今年5月发布的一项大型研究将工作狂倾向与其他精神病问题关联起来,包括强迫症、焦虑症和抑郁症。

工作成瘾

如果努力工作对你产生了负面影响该怎么办?哪些迹象能让人们确认自己“工作成瘾”?北卡罗来纳州精神治疗师布莱恩·罗宾逊(Bryan Robinson)表示,工作狂是一种强烈的冲动——它令人们难以摆脱工作的意愿和想法。罗宾逊曾经对工作成瘾的影响展开过早期研究,还写了一本名为《拴在办公桌上》(Chained to the Desk)的工作狂指导手册。

“工作狂不是根据工作时间来定义的,而是要考虑我们内心的想法。”他说。

“工作狂在滑雪时想着回去工作。而健康的人则是在工作时想着去滑雪。”

罗宾逊的客户里就有一些人因为长时间加班而离婚、失业或者遭遇健康问题。他回忆道,有一位客户曾经骗自己的丈夫说她在健身房,但她实际上却是在工作,之后再换上运动装,用水浸透全身,让自己看上去像是满身是汗。

Image caption 工作冲动强的人未必能比怀有健康态度的人绩效更高(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你身边是否也有类似的人?

但乔治亚大学的元分析显示,与其他同事相比,工作狂的业绩未必最好,在办公室里的活跃度也未必很高。

作为这项研究的负责人,乔治亚大学工业和组织心理学教授玛丽莎·克拉克(Malissa A Clark)表示,工作狂的职场压力更大,工作满意度和生活满意度更低,也更易疲惫。

危险信号

卑尔根工作成瘾量表(Bergen Work Addiction Scale)使用7项基本标准来判断工作成瘾的程度,每个标准有以下5个选项:(1)从不,(2)很少,(3)有时,(4)经常,(5)总是。如果在7项标准中至少有4项选择“经常”或“总是”,你可能就是工作狂。

  • 你心想如何才能多腾出一些时间来工作。
  • 你的实际工作时间远超最初的计划。
  • 你为了降低负罪感、焦虑感、无助感和抑郁感而工作。
  • 别人曾经建议你减少工作时间,但你却置之不理。
  • 如果无法工作,你会感到紧张。你因为工作而放弃业余爱好、休闲活动和体育锻炼。
  • 你工作量太大,甚至连身体健康都受到了负面影响。
Image caption 由于你无法立刻戒掉工作,所以必须制定一项计划,控制好自己与工作之间的关系(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这些人的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冲突更大,身体和心理健康度更低,包括婚姻在内的家庭关系也受到了不利影响。

她补充道,尽管工作狂经常与上进心、竞争欲、有野心和高效率联系在一起,但实际上,“积极影响并不多。”

评估与求助

如果你认为自己可能有问题,可以通过一些方法进行自我评估。

挪威研究人员制作的卑尔根工作成瘾量表可以帮助你对自己工作时的行为、感受和态度进行衡量。工作狂互戒会也会提供一份在线问卷,可以帮助你判断自己是否需要寻求帮助。

专家表示,第一步是承认自己有问题。

罗宾逊自称是一个处在恢复期的工作狂,他的治疗手段包括正念、心理治疗、改变行为和揭露根本问题。“这种情况存在一些根本原因。有的时候是自尊,有的时候是一种调节焦虑的方法。”他说。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61岁的鲍勃承认他存在这方面的问题。妻子告诉他,她已经受够了现在的生活:她经常半夜醒来发现丈夫不在身边,而是在办公室里加班。鲍勃是工作狂互戒会的外联主任,这是一项志愿工作。为了避免别人暴露身份,他拒绝在这篇报道中使用自己的全名

“让工作狂上瘾的‘药物’就是肾上腺素。”他说,“紧张、压力、危机、最后期限,这都会使人兴奋,让人分泌肾上腺素,从而拼命地工作。”

鲍勃5岁时就开始工作了——帮助哥哥送报纸、回收易拉罐和玻璃瓶、修剪草坪、铲除积雪。他后来成了一名成功的商人,但健康状况却每况愈下。他表示,如果不向专业人士求助,他的家庭生活就会遭到破坏。他的妻子已经受够了这种生活。

“正是因为她受够了这样的生活,我才下定决心参加这个项目。”鲍勃说。

但跟吃饭一样,工作不可能一下子就完全放弃。既然如此,又该如何控制不停工作的冲动呢?“应该制定一份计划,然后按照计划行事,而不是随时强迫自己处理所有事情。”鲍勃说。这意味着要安排好工作时间,每次只能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情。如果有其他事情突然出现,不能手忙脚乱地同时处理所有事情,而应该查看计划,并重新确定优先顺序。

其他的治疗方案还包括寻找精通这一领域的治疗师。或者,也可以参加门诊研讨会和门诊项目。而现在还出现了一些住院治疗项目,例如美国俄亥俄州的The Bridge To Recovery就计划为工作狂提供帮助,同时辅以强迫症、焦虑症和抑郁症等方面的其他治疗。

但克拉克表示,目前的治疗方案之所以匮乏,主要原因是缺乏相关研究。“关于工作狂起因的研究本身就不多,而关于工作狂与临床症状相互关系的研究更是几乎没有。”挪威的研究算是其中之一。

她表示,现在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这样才能让这个问题变得更加主流,而不再是小众的流行词。这的确会对人们的生活和幸福构成明确的负面影响。”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