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兵役的高昂代价

Image caption 伊朗士兵2015年在该国东北部的马什哈德参加军事演习(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整个欧洲有数以万计的年轻男性——还有部分女性——很快就有可能收到兵役通知,必须到他们祖国的军队服役。

冷战结束后,多数欧洲国家都已经取消了征兵制度,但在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导致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增加后,有很多国家开始重新考虑自己的民防能力。

与此同时,欧洲大陆频繁的恐怖袭击和反派右翼政客的崛起引发了关于民族凝聚力和身份认同的新一轮讨论。德国、法国、波兰和瑞典都在讨论是否应该通过某种形式恢复强制兵役制度,包括军事和民防两种方式。乌克兰和立陶宛已经通过立法正式推行征兵制度,而与芬兰一样一直保留征兵制度的挪威现在也强制女性必须像男性一样服兵役。

Image caption 乌克兰基辅地区的一次军事演习。随着过去几年的冲突升级,该国已经正式推行征兵制度(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考虑到俄罗斯在欧洲多国边界活动的增加,很多国家都在重新考虑他们的征兵制度和国防战略。”英国皇家联合军种研究院(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军事科学主任伊丽莎白·奎塔那(Elizabeth Quintana)说。

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 Zurich)安全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丹尼尔·基奥恩(Daniel Keohane)表示,欧洲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感受到俄罗斯的威胁,但征兵制度的流行还有其他原因。

过去一年,中东地区的阿联酋和科威特都针对年轻男性启动了强制兵役制度。人口稀少的阿联酋希望在也门和叙利亚等周边国家的不确定性日益增加的当下,努力提升自身的防御能力。但征兵制度也可以加强这个年轻国家的国民认同感。

与多数国家一样,阿联酋也会对患有特定疾病的公民免除兵役,例如糖尿病或癫痫病,甚至扁平足。如果你是家里唯一的男性,同样可以免除兵役。

Image caption 约旦的一支阿联酋战斗机中队。在中东局势不确定的当下,该国希望提升国防实力,引入征兵制度便是其中的一项举措(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但服兵役也有好处。阿联酋法律要求企业必须为参军时已经有工作的国民保留工作岗位,之后在他们返回工作岗位时也要优先获得晋升机会。对于新兵而言,这有助于缓解他们的后顾之忧,避免因为国家利益而过分影响自己的职业梦想。

晋升道路

人力资源巨头德科集团(Adecco Group)全球人才收购、规划和发展高级副总裁维多利亚·伯利恒(Victoria Bethlehem)表示,在某些情况下,服兵役甚至可以促进个人的职业生涯。

“应聘者在服兵役期间学会了有用的技巧,获得了有价值的经验,可以将其应用到自己的职业和工作生活中。”她说。

伦敦人大卫·哈伯德(David Hubbard)也认同这一观点,他原本可以利用自己的双重国籍和学习计划逃避芬兰的兵役制度。

但他还是决定抓住这次机会,因为他认为这会成为“一个卖点”,帮助他在大学毕业后找工作时脱颖而出。

“整体而言,这的确是一次了不起的经历。”19岁的哈伯德说,“开始很困难。我刚来的时候几乎不会说芬兰语,经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后来的情况越来越顺利,我也确实学会了应该如何才能更好地应对困难局面。”

花钱疏通关系?

其他国家的征兵制度就没有那么令人愉快了。为了逃避兵役,很多年轻男性和他们的家人甚至会采用极端手段。

俄罗斯的年轻男性需要服12个月的兵役。没有官方数据显示究竟有多少俄罗斯男性逃避这种义务,但据说有多达一半的人通过行贿或者留在大学里攻读博士学位或其他深造方式逃避兵役。

“俄罗斯的腐败很普遍,买通某人逃避兵役的情况很普遍,而且已经被社会所接受。”欧洲议会研究局(European Parliamentary Research Service)的一位不肯具名的分析师说。

Image caption 2011年,俄罗斯的义务兵在克拉斯诺达尔市应征入伍办公室里领取军装(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然而,由于俄罗斯目前在叙利亚及其边境线上开展军事行动,所以采取了一些新的措施来压制逃避兵役的行为,并通过提升军队形象来招募更多人应征入伍。

在土耳其,除非因为健康原因或者是家里唯一能够赚钱的人而得到豁免,否则所有年轻男性都必须服兵役。

但“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花钱,就可以免服兵役。除了花钱买通医生给自己写一份假的诊断书外,政府有时候也提供这样的临时性大赦窗口——只要花钱便可光明正大地免除兵役。

按照目前的标准,在国外居住、工作或生活超过3年的土耳其人,只要支付1,000欧元(1,096美元)即可免服兵役。而对于仍在国内的人而言,即使窗口开启,价格也要高很多——最高可达1.8万土耳其里拉(5,813美元),足以让一个人因此背负多年的沉重债务。

如果没有按照要求上报服役情况,便会收到法院传票,并面临100里拉(32美元)的罚款。每次出现这种情况,罚金都会翻番。该国不会为出于道德或宗教信仰而拒服兵役的人提供豁免权。

乌格·比尔凯(Ugur Bilkay)自称发自内心反对兵役制度,因此不想通过花钱的方式逃避兵役,所以他采取了更加激进的做法。2011年,20岁的他离开了伊斯坦布尔,游历欧洲6国后于2012年在意大利获得难民身份。

现年26岁的比尔凯来自土耳其的库尔德地区,他表示,自己年青的时候就遭到过该国军队的暴力,所以从很小的时候就决定不服兵役。但想要实现这一目标并非易事。他始终无法回家看望家人。离开土耳其的这些年,比尔凯的父亲去世了,他也一直未能见到身体虚弱的母亲。

居住在英国的伊朗评论员兼政权批评者波特金·阿扎梅尔(Potkin Azarmehr)表示,很多伊朗人也通过移居国外来逃避兵役,他本人早在1976年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伊朗。

其他人则选择“花钱买路”的方式,但具体金额以及能否成功都会经常发生变化,很难获得确切消息。

“阶级歧视很严重。有钱人可以出国,然后回来交钱了事,没钱人只能待在国内老老实实服役。”波特金说。

他表示,还有的人则会采取更加新颖的方式。“我知道有一个人十分想逃避兵役,所以他通过吃药来增强食欲,从而增加体重。那时候,体重超标也可以免除兵役。结果真的奏效了,但他的体重却再也没有降下来。”

他还补充道:“我还认识一个人自称是文盲。但他如今已经成了一位成功的商人,可是,只要有人查看他的档案,上面都会显示他因为不识字而没有服兵役。这令他非常尴尬。”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