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文解字 印度是怎样改变英语的?

Image caption 泰晤士河沿岸不时可见的露台,veranda,也是很久以前的“舶来品”。

它们就这么存在着,往往并不引人注意。这些词汇已经成为英语中的日常用语,比如战利品(Loot)、涅槃(nirvana)、宽长裤(pyjamas)、洗发水(shampoo)和披肩(shawl);平房(bungalow)、丛林(jungle)、 权威(pundit)和暴徒(thug)。

上面这些印度语中的词语来自何方,又是如何流传的呢?它们是在何时、以何种方式被流传开来的?又是如何成为英语词语而被收录在《牛津英语词典》中的呢?这种变化反映了英国和印度之间怎样的关系呢?

早在英国统治时期之前(在东印度公司于 1615 年获得印度次大陆第一块领地之前),印地语、乌尔都语、马拉雅拉姆语和泰米尔语等南亚语言就已逐步在各种外语中渗透。有一本重要著作记录了英语-印度语口语中的单词和短语的词源。这部由两位印度语言爱好者亨利·尤尔(Henry Yule)和亚瑟· C ·布尼尔(Arthur C Burnell)合著的著作名为:《霍布森-乔布森英属印度词典》(Hobson-Jobson: The Definitive Glossary of British India),于 1886 年出版。

该词典的现代版平装本刚刚出版,其编辑对英国统治时期之前的许多单词做出说明。凯特·泰尔彻(Kate Teltscher)表示:“生姜(Ginger), 胡椒(pepper)和靛蓝(indigo)等词汇从古代的通道进入英语:它们反映了早期希腊和罗马与印度的贸易,通过希腊语和拉丁语进入英语。 ”

“‘生姜(Ginger)’一词来自印度喀拉拉邦的马拉雅拉姆语,从希腊语和拉丁语流传进入古代法语和古代英语。15 世纪,生姜被传入加勒比海地区和非洲种植,于是,‘生姜(Ginger)’作为一个词语、一种作物和一种调味品,在世界各地得以传播。”

全球贸易伴随着欧洲征服东印度群岛而扩张,印度语言也随之大量进入英语。许多词汇来自葡萄牙语。泰尔彻表示:“葡萄牙人征服印度果阿邦还要追溯到 16 世纪,当时,芒果(mango)和咖喱(curry)通过葡萄牙语进入英语,马拉雅拉姆语和泰米尔语中,芒果是‘mangai’,进入葡萄牙语变成‘manga’,到英语中以‘o’结尾,变成了‘mango’ 。”

她强调,南亚语言进入英语不只是简单的东西文化交汇。我一直以为“ayah”一词是指印度保姆,或者家政帮佣,今天我在新德里的大家庭就这么用。她说,“‘ayah’最初是葡萄牙语的一个词,意思是家庭女教师或者护士,它在印度被葡萄牙人用来指称保姆,后来又被印度语所吸收,随后进入英语。”

Image copyright SPL
Image caption 辣椒(chilli)这个词据信来自南美洲的智利,随着红辣椒这种作物被人带到东印度群岛,再进入印度。

《霍布森-乔布森英属印度词典》描述了“辣椒(chilli)”一词非同寻常的演变历程,词典中的记录是“红辣椒的英-印语常用名称”。词典作者亨利和亚瑟认为:“这个名称无疑是来自南美洲的智利,红辣椒这种作物就是被人从智利带到印度洋的群岛,又从那里进入印度。”

演变历程与好恶

印地语、乌尔都语、马拉雅拉姆语、葡萄牙语和英语等语言在 16 世纪和 17 世纪被传遍全球,这也反映了语言文化随时间的演变和重塑以及人们对自身周围环境的适应。

有三个词清楚展示了这一点:披肩(shawl)、开士米羊绒(cashmere)和天竺薄荷(patchouli)。这三个词都从印度流传出去,在 18 世纪成为英语单词。

“提到开士米羊绒(cashmere),我们会将其与羊毛联系起来,它源自‘Kashmir(喀什米尔)’一词,是喀什米尔山羊所产的羊毛。”凯特·泰尔彻博士解释说,“开士米羊绒(cashmere)与披肩(shawl)这个词关系密切,后者源自波斯语,通过乌尔都语和印地语流传进入印度,随后又进入英语。”

Image caption 披肩(shawl)一度是英国上流社会女性酷爱的奢侈品。

“‘披肩(shawl)’这个词在 18 世界和 19 世纪进入英语,因为它是上流社会女性梦寐以求的奢侈品,如果某女性有个弟兄在东印度公司工作,她就会希望他能为自己带回一条美丽的绣花披肩。”她继续解释,“‘天竺薄荷(patchouli)’与‘披肩(shawl)’有关是因为前者被用来阻止飞蛾,其浓烈的香气在英国流行一时。”

但天竺薄荷很快又失宠了。她说:“19 世纪,随着时间的推移,天竺薄荷被人们与颓废堕落的法国女性和妓女联系起来。因而它被踢出了专宠范围,随后,在 1960 年代,它又被人们与嬉皮士运动联系起来。”

适宜的气候

出生于伦敦、居住在布里斯托的尼科什·舒克拉(Nikesh Shukla)认为,印度对日常英语的重大影响反映了印度与大英帝国的相互依存关系。

舒克拉的最新小说《物质世界》(Meatspace)针对社交媒体和智能手机进行了探讨。他相信,大英帝国对英语的重塑与当今科技的作用同出一辙。舒克拉认为,“一方面,一些印度词语对英语造成破坏,因为它们原本在英语中并不存在,如‘阳台(veranda)’一词。英国气候寒冷,房屋不会设阳台,人们也不需要‘宽长裤 (pyjamas)’ — 一种宽松的棉质裤子,但在气候炎热的地方,它们却非常适合。”

舒克拉表示:“今天,像无线网络(wifi)、互联网(internet)、谷歌( Google)、电子邮件(email)和自拍(selfie)之类词语已经普及,并没有其他词语能取代它们的存在,因此,它们也进入英语以及世界各地的其他语言之中。 社交媒体也改变了我们的谈话方式,‘赞(like)’、‘关注(following)’和‘大笑(lol)’这些都是英语中的新词,它们都是新科技造就的,但我对于大英帝国受到众多文化和语言的‘破坏’感到由衷的高兴。”

印度对英语的影响反映了语言的不断流传,也彰显了前殖民地对现代社会的形成发挥的重要作用。凯特表示,“词语的演变如此神奇,它以出乎意料的节奏和途径传播,而彼此之间还有着异乎寻常、不可思议的联系。”

欲阅读 英文原文,请访问 BBC Culture网站。

(责编:郱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