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受害者:史上最危险的五次流行风潮

Image copyright z

前不久,一位35岁的澳大利亚女子患上了筋膜室综合征,因而不得不割破她的紧身牛仔裤以从中脱身。这一事件赋予了“时尚受害者”一词新的内涵。但是,人们因追逐危险的潮流遭殃,这并不是头一回:“这种现象一直存在,最早可以追溯到石器时代,”《致命时尚》的作者萨默·斯特伍斯(Summer Streves)表示,“当时尚走向极端时,这种现象就会发生。我称它为虚荣疯狂。”在此,我列出了五次史上最为致命的时尚风潮。

裙衬之火

架式衬裙可不仅仅能够进一步凸显身姿。十九世纪是裙衬潮流的巅峰时期,那时有好几起知名的意外死亡事件都是因裙衬着火而起。1861年七月,诗人亨利·沃兹沃思·朗费罗(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急急忙忙奔向妻子,帮她扑灭裙子上的火。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架式衬裙

据《波士顿每日公告》所写,“当时她坐在图书室的桌子旁,逗着最小的两个孩子,向他们演示如何使用火漆封蜡,突然一叠或是一张燃着的纸落在她的裙子上,不多时火焰就将她吞噬了。”第二天费朗罗的妻子就去世了。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的两个同父异母的姐妹也死于火灾。穿着舞裙的两姐妹站得离明火太近了。

1858年的一个类似案例促使《纽约时报》撰文称:“平均每周有三起火灾致死事故是由裙衬而起,这足以震惊特权阶级那些头脑空空的夫人小姐了;同时,至少也足以让她们举手投足之间更为小心,如果她们不以为然……就应该阻止她们去追逐这种充满危险的时尚。”

硬领

十九世纪的人们发明了这种可拆卸的衣领,有了它,男人们便不必再每天更换衬衣了。但是这种衣领浆洗后非常硬,到了足以致命的程度。“人们称之为‘父亲杀手’,德语称为‘Vatermörder’,”斯特伍斯说。“它们会阻碍颈动脉的血液供应。

爱德华时期的男人们将硬领看做是一种时髦的配饰——他们会走进绅士俱乐部,来几杯波特酒,然后在扶手椅上打个盹儿,那时他们的头会不自觉地向前倾,事实上这种姿势会让他们窒息。”1888年《纽约时报》刊登了一则讣告,标题是“因衣领而窒息”:有人在公园里发现了一名男子的遗体,该男子名为约翰·科鲁兹(John Cruetzi),“验尸官认为喝醉的他在公园长椅上坐下睡着了。他的头低至胸口,硬领阻碍了气管,影响了呼吸,并影响了本已收缩的血管中血液的流通,最终使他死于窒息和中风。”

紧身胸衣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紧身胸衣(图片来源:Zachary Scott/Getty)

早在Spanx塑身衣出现之前,收紧腰部线条的内衣就已对女性身体和语言产生了极大影响:由此产生的“拘谨(strait-laced )”一词表达了维多利亚时期对穿紧身胸衣者的尊敬,而“放荡女人(loose women)”一词则暗示了那些不怎么穿紧身胸衣的女性道德上同样散漫放纵。

斯特伍斯在她的书中如此写道:“紧身胸衣导致了消化不良、便秘以及由呼吸困难引起的经常性晕眩甚至内出血……阻碍呼吸,造成维多利亚时期的‘胸部隆起’,这表明肺部受到重压。而其他的内脏也不得不改变它们原本的位置,以适应骨架新的形状,这一过程势必会对内脏造成伤害。”

1874年的一个清单列出了97个由穿紧身胸衣而导致的疾病,包括加剧癔症和抑郁症;十九世纪六十年代晚期至九十年代早期,斯特拉斯说,医学期刊《柳叶刀》每年至少会发表一篇关于紧身束胸危害的文章。

这种危害不止是呼吸困难或损害内脏:1903年,六个孩子的母亲,42岁的玛丽·哈利迪(Mary Halliday)在疾病发作后猝死。《纽约时报》报道,在验尸过程中,“发现她的心脏里有两根胸衣支架,总长度达到8.45英寸。随着她身体的动作,这两根支架的边缘就像剃刀一样刺进了她的身体。”

疯帽子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爱丽丝漫游奇境》里的疯帽子先生

早在路易斯·卡罗尔(Lewis Carroll)出版《爱丽丝漫游奇境》30年前,“像帽商一样疯狂”这种说法就已经很常用了。十八至十九世纪,汞中毒是帽子制作者的职业病:制作毛毡需要用到汞,长期接触这种化学制品就会患上所谓的“疯帽子病”。该病的症状包括颤抖、病理性内向、狂躁——人们怀疑卡罗尔笔下古怪的帽商是否患有此疾,某英国医学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表示“很难说疯帽子先生患有汞中毒,不论中毒程度如何,毫无症状是不可能的”。

高跟鞋

1912年中国正式废止了裹脚风俗,据说这一习俗源于十世纪的宫廷,当时一位舞者用丝绸将自己的脚裹起来为皇帝表演。但是仍有些人还在暗中继续这一陋习——因为裹脚是一种显示社会地位的方法,表明女人不必每天脚踏大地,为生计奔命。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英国摄影师乔·法雷尔(Jo Farrell)在开展“活着的历史”项目时,记录了最后一批裹脚女人的生活。她告诉BBC:“我知道许多人都觉得这一习俗无比野蛮,但是它也给予了女性力量。裹脚让她们过上了更好的生活……最重要的影响之一就是这些女性都以裹脚为荣。”

但斯特伍斯说,重塑足型不只发生在中国,“几个世纪之前,据说赶时髦的女性会截掉‘小’脚趾以便能把脚塞进风行的尖头鞋里。”她说,尽管历史上的风俗听起来野蛮,今天的女性同样也在吃时尚的苦头,她指的是“当代盛行的以手术方式缩短乃至截掉健康脚趾,以便能穿上‘恨天高’细高跟鞋。”二十一世纪仍有许多时尚受害者。“虽然我们没有了紧身胸衣或者裙衬,但现在却有人移除肋骨,好让腰显得更细。”

欲阅读 英文原文,请访问 BBC Culture网站。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