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地铁图:塑造一座城市的设计

伦敦地铁图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伦敦地铁图

1863 年,伦敦地铁第一段通车。在之后的几十年中,多条地铁线路纵横交错,纷纷涌现。但由于私营企业独立修建运营,地铁线路图也随之变得日趋繁冗,这与如今为游客和当地人津津乐道的标志性地铁图大相径庭。

这张标志性的地铁线路图由哈利▪贝克 (Harry Beck)于1931年设计,现在世界各地的地铁图都是根据该地铁图设计的。而实际上,在这张著名的地铁线路图问世之前,人们也曾花费多年时间,运用聪明才智陆续设计过多个地铁线路图。

毕竟,在20世纪初期,要让设计师在一张图上完整地反映所有那些在伦敦市中心纵横交错数英里,又横跨农田、商品菜园甚至遥远的米德尔塞克斯村庄的线路并非易事。更何况,地图的大小还要方便随身携带。

地图尺寸

地铁线路分布之广让线路图的制作变得棘手。即便在伦敦市中心,站与站之间的距离也大相径庭。比如考文特花园站(Covent Garden)和莱斯特广场站(Leicester Square)仅隔200米,而国王十字站(Kings Cross)和法林顿站(Farringdon)却相距 1.15 英里(1.85公里)。

出了市中心,地铁线路延伸至距离贝克街(Baker Street)50英里的周边郊区——白金汉郡(Buckinghamshire) 的维尔内路口站(Verney Junction)和布里尔站(Brill)。当时的地铁线路图设计要求地图上各站点的距离要准确对应实际地理位置。

但到了1930年,人们清楚地认识到,想在一张地图上按照真实比例来规划整个地铁网络,实在是一个难以应付的大工程,尤其在人头攒动摩肩接踵的地下,更加不可行。所以那时的地铁线路图往往只侧重于伦敦市中心的地铁线路的描绘。

而地图上幸存的这些地铁线路逐渐远及城市的边缘地区,犹如扬帆启航的船只航行在未开化的海域,将现代文明传播至边远落后地区。

诸多此类早期充满艺术气息的线路图如今成为收藏家的心头之好。可是这些地图既不能全面展示伦敦地铁线路,用途也不大。

胜似绘画

1925 年,一位名叫哈利▪贝克的工程绘图师加入伦敦地铁集团信号工程师办公室,并于1931年发明了新的线路设计图。这张图不仅成为伦敦市民和游客的有效出行工具,其自身设计也颇受人们喜爱。如今伦敦地铁线路图仍遵循当时的基本设计。

但是,当贝克向地铁管理部门初次展示他的设计时,他们却持怀疑态度。贝克设计的地铁线路呈水平、垂直或对角线延伸。摆脱了真实地理比例局限,地铁线路图如同交叉穿行的电路图,犹如一幅蒙德里安风格的绘画。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本图为哈利▪贝克的 1931 年设计图,其成为未来伦敦地铁线路图的设计基础 (图片来源:伦敦运输博物馆收藏)

贝克认为实际距离在地下不是很重要,所以无需根据地图来了解线路确切距离或者站点的精确位置。乘客只需知道如何便捷的搭乘以及换乘地点即可。

1933 年,地铁、城市公交车、有轨电车、无轨电车、过河巴士以及绿线公交组合成一个新的公共交通集团:伦敦乘客运输委员会 (London Passenger Transport Board)。本着现代化的精神,让公众检验贝克大胆设计的线路图效果的时刻到了。1932年,在少数站点尝试性地印发500 份线路图后,在1933年又印发了70万 份线路图。一个月内重印再发,这表明线路图清晰明了,设计十分成功。

可是这份线路图也并非十全十美。贝克尚未考虑区域线(绿色显示)的西端区域,也没有考虑里克曼沃斯 (Rickmansworth) 另一边的大都市区(洋红色显示)的郊区。经过他多年的改进,这些问题已得到解决。当贝克与伦敦运输系统产生分歧时,他的最终设计版本也于1960年印发。然后公关主任哈诺德·哈金森 (Harold Hutchinson) 接替了设计工作。

出于版权保护以及不满第三方改变设计,贝克与伦敦运输局陷入了一场漫长的法律纠纷。虽然他于1965年放弃了这场诉讼,但直至1974年去世之前,他仍继续私人设计,包括数十年前就开始绘制的巴黎地铁线路图。

自1986年起,这项设计工作已成为一项公司任务,设计师的名字已经淹没在浩繁不息的员工大军之中。而作为创始者的贝克却不在署名之列。其他国家纷纷效仿这份线路图的设计。它不仅为各国地铁线路图的设计树立了榜样,也激发了许多设计灵感,在衬衫、咖啡杯以及无数纪念品上均可见到它的身影。

我爱大河

重大转变会吸引所有人的注意。经过多年的发展,伦敦运输系统新增了若干线路,包括多克兰轻轨、地上线路网、伦敦地铁新干线以及往来格林威治半岛和皇家码头的阿联酋空中缆车。2009年,一直被奉为伦敦地标的泰晤士河从地图上被移去。这项举措在全国激起一片哗然,各国媒体的负面报道更是纷至沓来。

最终几个月后,泰晤士河又重新出现在地铁图上。正如邮票收藏者珍藏爱德华八世的邮票一样,因其珍稀的设计,许多地铁线路图的收藏者也将珍藏这份没有泰晤士河的线路图。

2006年,英国广播公司电视2台发起“英国最伟大的设计”评选活动,超过20万名观众对包括迷你库珀(Mini),捷豹E级轿车以及《佩伯军士的孤心俱乐部乐队》(Sergean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的专辑封面等一些著名设计进行投票。贝克设计的线路图名列第二,仅次于世界上最美飞机——协和客机。

贝克的地图以及之后的更新版本同样也给予艺术家灵感。大卫·布斯(David Booth)的《地铁里的泰特美术馆》(The Tate Gallery by Tube)(1986) 是伦敦地铁站的宣传海报,用画作展示了纷繁复杂的路线。自1992年起,泰特现代美术馆展出西蒙·帕特森 (Simon Patterson)的《大熊》一作,画中地铁站名称变成诸多艺术家、探险家、科学家、演员以及作家的名字。

受到伦敦地铁线路图启发的不仅仅是艺术家。多年来,几代的学生为了打发上学和放学途中的无聊时间,尝试将站名翻译成不同的语言,如将国王十字站翻译成德语的“国王十字站”。明亮的颜色和高辨识度的Johnston字体使得地铁路线一目了然。这样人们就能轻松记忆线路图的每一站。

工艺品和纪念品中融入的地铁线路图元素,在人们脑海中刻下一张特殊的伦敦地图。80多年来,贝克设计的线路图仍被视为新地铁路线设计的金科玉律。

欲阅读 英文原文,请访问 BBC Culture网站。

(责编:路西)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