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世界各地美丽的传统市场

Image copyright Getty

说到新鲜食材,长期以来英国和美国等英语国家和世界其他各国之间存在着一条分界线。英语国家的工业化进程起步早、发展快,导致了大量人群与他们曾经耕种过的土地之间的分离。

制冷技术、铁路、不断扩大的郊区和汽车的普及让超市开始兴起,我们吃的食物变成了真空包装、有保质期、贴着品牌、打着广告的食品。开车去城市周边的大超市购物导致了家庭商铺的关门,商业街的跌价,消费者、种植者和销售者之间的互动也不如从前。

在英国和北美地区,室内集市一度扮演着超市的角色,正如今天在世界上许多地方,人们仍然想近距离地观察他们准备购买的食品,聆听着市场上无可比拟的喧嚣声,沉浸在全方位的感官盛宴之中。

不止是这些司空见惯的乐趣,室内集市往往还是造型别致、精心设计的建筑物,因为它们扮演着用美食喂饱市民的角色,这让它们与市政厅和礼拜场所享有同等的地位。尽管加工食品和超市的显著增长不可撼动,室内集市仍在英美国家的部分地区蓬勃发展。

超级市场

洛杉矶是一座公路之城,绝大部分游客甚至从未想过用脚浏览此地。但洛杉矶市中心有一个意外的好地方,那就是位于南百老汇街的中央大市场(Grand Central Market)。此座市场于1917年在荷马洛夫林大楼(Homer Loughlin Building)一楼开业,由英裔建筑师约翰·B·帕金森(John B Parkinson)设计,服务了一代又一代移民。今天,80%每日在此购物的人是拉美裔美国人,这从市场中大量的新鲜果蔬和西班牙熟食店里就能看出。不过,绝大部分店铺都在典型的美国风格的霓虹灯广告牌下展示货物,店主们把广告牌悬挂在这座新颖大楼的钢筋混凝土横梁上——全美最著名的建筑师之一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曾选择在此地经营他的工作室。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西雅图的派克街市场。(图片来源: Getty)

位于海边的西雅图派克市场(Seattle’s Pike Place Market)于1907年首度开放,自那时起它就漫不经心地混杂了若干种不同的建筑风格。坐落在几座山坡的平地上,这座占地9英亩(3600平方米)的市场提供了从最新鲜的太平洋海鱼到当地工艺品在内的一切东西。作为一家公有住宅小区,这里居住着大约500人,并给更多的人带来了美食和欢乐。你当然可以在这里品尝寿司。早年,日裔美国家庭曾在这里扬名立万,拥有市场超过80%的货摊,直到1942年国会通过法案宣布整个二战期间他们都将被送往收容所。派克市场今天依旧繁荣,提供了加工食品和畅销零售食品之外的选择。如果足够幸运,你甚至能在“纯净食物和鲜鱼”(Pure Food & Fish)的店铺外看到索尔“鳕鱼之父”阿蒙(Amon),你很难错过他,他是派克市场呆了最久的摊主,西雅图的传奇人物。派克市场的建筑与大人物总是形影不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威尼斯里亚托桥(Rialto Bridge)附近的市场摊贩(图片来源:Getty)

就纯粹的建筑之美而言,欧洲和中东地区拥有最棒的室内集市。从富丽堂皇的宫殿到洋溢着艺术气息的教堂,渔市场却能从华美建筑的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很少有前往威尼斯的游客不对设在里亚托桥(Rialto Bridge)正旁边的室内鲜鱼市场留下深刻的印象。这座鲜鱼市场自1097年起就开设在此地附近,不过集市所在的新哥特风格建筑直到1907年由建筑师多梅尼克·卢泊罗(Domenico Rupolo)和画家塞萨尔·劳伦蒂(Cesare Laurenti)设计完成。抬头仰望支撑着屋顶的立柱顶上的雕刻装饰:它们刻画的是鱼头,而不是更为经典的蜗形或叶形装饰。

同富有艺术感的建筑相得益彰的是这里陈列的鲜鱼和隔壁俄贝利亚市场(Erberia)贩卖的新鲜蔬果。进入市场的最佳途径是从大运河另一边的圣索菲亚酒店前的贡多拉渡口乘坐渡船抵达。沿途是鲜鱼、流水、船只、大运河、美食与令人难忘的带有鱼元素的建筑物,它们为你编织出一张与众不同的威尼斯之网。

每日面包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巴黎的中央市场大堂正在进行整建工程(图片来源:Getty)

这些意大利和美国集市是特别的,但只在特定时间出现。与之相反,巴黎的悠久传统则是遍布全城的室内集市每天都会开放。这些市场都可看作被誉为“巴黎之胃”的中央市场巴黎大堂(Les Halles)的子嗣。巴黎大堂的绰号来自于左拉写于1873的一部小说,巴黎之胃(Le Ventre de Paris),不过这座造于19世纪中期、由城市建筑师维克多·巴尔塔(Victor Baltard)设计的水晶宫在1971被拆除了。

在幸存的13家室内集市中,由巴尔塔设计的位于18区的教堂市场(Marché La Chapelle)保存得十分完好。它暗示了被拆除的巴黎大堂的昔日风貌,供应从葡萄牙和北非运来的食物,也让我们得以一瞥那些每日都要光顾此地或其他巴黎集市、步履匆匆的采购者。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瓦伦西亚(Valencia)的中心市场(Mercado Central)- 在这座精致的西班牙新艺术风格的建筑中售卖的食物比起市场的建筑外观毫不逊色。(Getty)

这些法国集市采用的是优雅而切实的设计。市场售卖的东西要比建筑本身重要得多。不过这一观点并不适用于瓦伦西亚的中央市场,它让室内集市被奉为城市艺术典范。令人高兴的是,在这座西班牙新艺术风格建筑中售卖的食物和它的建筑外观相比毫不逊色。这座市场由泰罗尼亚建筑师弗朗西斯科·瓜迪亚(Francisco Guardia)和亚历杭德罗·索勒(Alejandro Soler)设计,拥有壮丽非凡的穹顶和色彩缤纷的彩绘玻璃,于1928年落成。今天,一千多个摊位在其中叫卖顶呱呱的食物。这让超市不得不目瞪口呆;这就是新鲜食品的魅力,而所有人无需额外费用,每天都可享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位于阿勒颇(Aleppo)中心地带的麦地那集市(Al-MadinaSouq)。此建筑的历史至少可追溯到1450年,但在近期的叙利亚冲突中毁于一旦。(Getty)

从规模宏大和建筑壮丽的角度而言,中东的室内市场可拔得头筹。这其中最棒的市场是位于阿勒颇(Aleppo)中心地带的麦地那集市(Al-Madina Souq)。悲剧的是,这座历史至少可追溯到1450年的建筑在近期的叙利亚冲突中毁于一旦。这里有长达8英里的室内街道,许多被覆盖在雄伟的石头拱顶下。在日光下的这片阴凉之地中,数千个摊位摆满了食品、香料和纺织品,在数个世纪中这里曾是宗教和文化的大熔炉。我们希望,这里仍将保有它昔日的荣光。

与此同时,在鹿特丹这座以宽容闻名、许多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共同生活、工作和购物的城市中,一处夺人眼球,甚至可谓是标新立异的新室内集市在劳伦斯区(Laurens)开张了。这座巨大而多彩的马蹄形建筑由MVDRV建筑师设计,涵盖食品摊、花店、时髦的时尚精品店、明亮的公寓和从事新商业的企业。它甚至还囊括了一家为不知如何处理新鲜食材的人们专门开设的烹饪学校。这座市场的存在证明了从这里到洛杉矶,室内市场并未停滞在过去,它拥有比开在城市边缘的超市更为迷人和令人愉快的未来。

请访问 B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