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剧中背景笑声的前世今生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BBC)

查利·道格拉斯(Charley Douglass)不喜欢听到这种笑声。

他是一名音频工程师,电视兴起的早期他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工作。他讨厌美国电视节目拍摄棚中的观众在不恰当的时候发出笑声,或者在应该笑的时候又不发出笑声,又或者笑声太大或笑的时间太长。于是,他借鉴了音频制作前辈的方法,使用了录制好的笑声。尤其是当著名的宾·克罗斯比(Bing Crosby)也开始提前录制他的节目,因为这样他可以让他的音频工程师在后期制作中增加或减少节目中的笑声。

道格拉斯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工作中也借鉴了这一技术,根据他想要达到的效果放大或缩小节目中出现的笑声,而非依靠观众自然的反应。很快他就接受了一项重要任务,制造出一部录满各种笑声的机器(根据历史学家的说法,主要录自无对白的《雷德·斯克尔顿秀》(The Red Skelton Show))。1950年道格拉斯录制好的笑声在The Hank McCune Show首次出现后逐渐成为行业标准。

这种背景笑声(罐头笑声)通过新的媒介迅速普及,并立刻招致争议,到现在也没有停息。演员、制片人大卫·尼文(David Niven)在1955年的一次访谈中嗤之以鼻:“背景笑声是我所知的对公众智力的最大侮辱,但凡我可以插得上话的电视剧,我决不允许插入背景笑声。”不过,不少电视制片人仍坚持加入某种观众反应以达到集体观看的体验。毕竟,观众的娱乐方式仍以现场表演和电影为主,身边都会有笑声。影视业对这一做法的摇摆不定集中体现在1955年Billboard杂志的一段谩骂中:“电视制作人巴贝·昂格尔(Babe Unger)痛恨背景笑声,但是他又觉得电视剧The Eddie Cantor Comedy Theater有必要使用观众反应,因为电视观众期待身边有其他观众存在。”

电视剧The Eddie Cantor Comedy Theater

然而,在此后的五十年中,背景笑声从无处不在变成笑柄本身,部分原因是我们对电视剧以及艺术加工的态度发生了变化。我们关注的重点从引人发笑的喧闹声变成了《女子监狱》(Orange Is the New Black)中的那种可怕但又好笑的情节。我们曾经看重集体观看的方式,现在我们更乐意自吹对《马男波杰克》(Bojack Horseman)黑色喜剧的情有独钟。今年秋季的七部半小时新美剧中,只有三部使用了背景笑声,它们是《室內新生活》(The Great Indoors)、《凯文的退休生活》(Kevin Can Wait)、《煮夫养成记》(Man With a Plan),三部都是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电视剧。(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品牌基础就建立在《生活大爆炸》这样的怀旧的、中间路线电视剧上)可能更能说明问题的是,七部艾美奖喜剧系列片提名中没有一部使用了背景笑声。它曾是情景喜剧的标配,现在被视为面向大众的幼稚电视剧的标志,而不是潮人会看的那一类。

世界与你一起欢笑

1950年道格拉斯“发明”背景笑声时,他的初衷是帮助观众观看、理解并习惯这种较新的媒介。电视剧中的背景笑声可以让观众适应这种新的娱乐方式,甚至包括那些拍摄时没有现场观众的电视剧。20世纪50年代,露西尔·鲍尔(Lucille Ball)和德西·阿南兹(Desi Arnaz)通过《我爱露西》(I Love Lucy)在情景喜剧上掀起一场革命。他们发明了“多摄像机”拍摄技巧,即在一个摄影棚内使用多台摄像机从不同角度同时拍摄,并辅以现场观众的真实笑声——不是道格拉斯的背景笑声把戏。

不过,很快媒介又发生了变化,这些背景笑声再次受到重用。随着电视从直播向录像带转变,编辑过程中会发现录制的观众笑声中带有明显的打嗝声,需要将这种声音抹除。所以,连那些有现场笑声的电视剧都需要背景笑声了。在英国,BBC的全部电视剧都使用背景笑声,比如1981年的《百货店奇遇记》(Are You Being Served?),当时《银河系漫游指南》(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首次上映。该电视剧的制片人录制了带背景笑声的一集以遵守公司的规定,但在播出前将其废弃。这就是当时大西洋两岸对背景笑声的鄙视态度。

1965年,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播出的电视剧《霍根英雄》(Hogan’s Heroes)使得美国观众较早获得机会摆脱背景笑声。他们无法撼动这种让人敬畏的技术。该剧的拍摄使用了单摄像机——换句话说,棚里面没有观众——不过因为公司对这一形式感到紧张,所以他们测试了两个版本:一个带有背景笑声,另一个不带。测试中,观众对前者的反响更好,所以这让那些在家中观看电视的人们又多听了几十年的录制笑声。在接下来的十年,道格拉斯极其背景笑声继续统治美国电视剧,比如《欢喜冤家》(Bewitched)、《太空仙女恋》(I Dream of Jeannie)、《安迪·格里菲斯秀》(The Andy Griffith Show)。甚至60年代的动画片也使用了笑声音轨,比如《摩登原始人》(The Flintstones and The Jetsons),尽管这一设置在该片的情景下没有意义——没有哪个头脑正常的人会认为有人看过这些动画人物。随后,在70年代,《大青蛙布偶秀》(The Muppet Show)首次用半艺术的效果使用背景笑声,用布偶逗乐观众。剧中的布偶确实是在“扮演”它们的角色。

20世纪70年代,美国的电视剧走向成熟。比如《一家子》(All in the Family)和《玛丽·泰勒·摩尔秀》(The Mary Tyler Moore Show)探讨了当时的重大问题。不过,背景笑声仍挥之不去。战争剧《陆军野战医院》(M*A*S*H)的联合制片人拉里·吉尔巴特(Larry Gelbart)希望在该剧播出时不加笑声——“就像实际的朝鲜战争一样。”他开玩笑说。不过,他没能说服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管理层。他们坚持要加入笑声(尽管吉尔巴特和联合制片人吉思·雷诺兹(Gene Reynolds)有机会在医疗场景时不加笑声)。接下来十年,把笑声当做标点的情景喜剧继续繁荣,大洋两岸的最佳喜剧都继续使用背景笑声,比如《欢乐一家亲》(Cheers and Blackadder to Frasier)和《憨豆先生》(Mr Bean)。

声势减弱

世界其他大多数地区都唯英美电视剧马首是瞻,整个20世纪的大部分情景喜剧都使用背景笑声。一些拉美国家用自己的方式来填补背景音的空白。他们招聘一些观众在特定时刻发出明显的笑声。(这些人被成为“发笑者”)但是到20世纪80年代,自摒弃该技术的《银河系漫游指南》之后,英剧中的背景笑声开始衰落。政治讽刺剧Splitting Image的第一集在播映方ITV的强烈要求下在棚拍时邀请了观众,但是后来就停止了这一做法。其他国家,最显著的是墨西哥和加拿大,都抵制了背景笑声;尽管加拿大的电视剧《疯狂大楼》(Maniac Mansion)和《弗兰肯斯坦的滑稽屋 》(The Hilarious House of Frightenstein)在出售给美国播映方前都加入了背景笑声。

Image caption 21世纪初,英国的很多情景喜剧彻底摒弃了背景笑声,这一做法对美国和全世界的电视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图片来源:BBC)

美国的电视制片人很快开始跟随这一潮流,不过在90年代之前对此仍有所抗拒。90年代美国最热门的喜剧是《辛菲尔德》(Seinfeld),它模仿了单摄像机电视剧的效果,使用更为成熟的灯光和摄影技术,并常常在实地场景进行拍摄。但是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强迫联合制片人拉里·大卫(Larry David)和杰瑞·辛菲尔德(Jerry Seinfeld)(尽管大卫提出抗议)保留棚拍的观众笑声,因此在混音时加入了背景笑声。虽然英国电视喜剧常常在有观众的情况下拍摄或加入背景笑声,但是像《办公室》(The Office)等21世纪初非常热门的黑色喜剧更多的是依赖啼笑皆非而不是捧腹大笑。美国电视剧受到千禧年英剧的尴尬风格的影响,于是摒弃了背景笑声。《我为喜剧狂》(30 Rock)、《发展受阻》(Arrested Development)、大卫的《人生如戏》(Curb Your Enthusiasm)和美国改编版《办公室》都没有添加背景笑声。

不过,背景笑声依然残存在一些新剧里。问题是它是否服务于某个目的?或者1955年大卫·尼文在访谈中嗤之以鼻的做法是否正确?关于背景笑声作用的对比研究未能得出结论。研究说明,观众倾向于认可不加背景笑声的做法。1974年的研究表明,带有背景笑声的电视剧更容易让观众发笑。但是较晚近的关于《辛菲尔德》(带有笑声音轨)和《辛普森一家》(不带背景笑声)的比较研究发现两者的效果相同。各项独立进行的研究可能会得出不同的结论,或者两部电视剧的时间差距可能说明我们不再需要人来提醒我们笑点在哪里。事实上,互联网高手已经聪明到在YouTube上制作出一类展示背景笑声滑稽之处的视频:一些用户把热门情景喜剧的笑声消去,让这些喜剧变得奇怪,甚至可怕。

恰克·帕拉尼克(Chuck Palahniuk)在他2002年的小说《摇篮曲》(Lullaby)中写道:“电视上的大多数背景笑声都是在20世纪50年代录制的。如今,大多数发出这些笑声的人都已经去世了。”这个看法很有深度,但是可能并不正确,因为电视剧的音频工程师一直在更新这些音频。背景笑声曾经完全在人的预料之中,任何在这一行业工作的人都能猜到下一刻会出现哪一种笑声。不过,现在背景笑声本身可能要销声匿迹了。

请访问 B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