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迷恋屁股的时代?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 Reuters)

我们正处在一个迷恋屁股的时代。在18世纪的理性年代,让人们着迷的是思想意识,而今天的世界则更具肉感,更加摇摆。臀部在现代文化意识中已经成为一个突出的概念,其影响力早已超出互联网的范围。人们谱写了歌曲恭维臀部,就好像臀部是我们一直想要取悦的神。这一题材下已经出现了众多歌曲:从“My Humps”到“Anaconda”,从“Baby Got Back”到“Bootylicious”,它的歌词里有对小臀人士的嘲讽“你别嫉妒我身材好”。人们如此看中臀部,许多人只是由于自己的臀部天然尺寸不够大,就去做外科手术来丰臀(美国整形外科学会将2015年戏称为“整臀手术年”)。现在,表现屁股的艺术作品更是获得了重要艺术奖项的提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英国泰特美术馆正在展出安西娅·哈密尔顿(Anthea Hamilton)的雕塑作品《大门计划》,该作品以纽约的一个入口的设计为基础(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最近一张照片再一次展现了我们所处时代所痴迷的东西:画面中,一位年轻姑娘站在伦敦泰特美术馆画廊内,她面前矗立着一座巨大的臀部雕像,巨臀上扶着双手,就好像宇宙的秘密就要从中喷薄而出似的。这件高达5米的低俗雕塑作品名为《大门计划》(Project for a Door),作者是生于伦敦的艺术家安西娅·哈密尔顿(Anthea Hamilton)。她因为这件作品已经获得本年度特纳奖(Turner Prize)提名,特纳奖是最为知名(同时最富争议)的当代艺术奖项之一。哈密尔顿对臀部的情有独钟并非无源之水:这件雕塑的设计灵感来自意大利建筑师戈塔诺·佩赛(Gaetano Pesce)为纽约市一座公寓大楼设计的入口,但是该建筑设计并未真正建成。

早在99年前,法国达达主义艺术家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就提出在画廊中展示一只小便器,从而震惊了整个艺术界;20年前,英国艺术家翠西·艾敏(Tracey Emin)在特纳奖展示了一张凌乱的床铺,从而让艺术评论界大为光火。由此看来,当代艺术家们应当已经知道,现在的人们见多识广,对于这种惊世骇俗的所谓“艺术作品”应该已经见惯不怪了。在这种环境下,一个单纯表现屁股的巨大塑像还能引起如此关注,其背后原因在于它表现了一个独特而取之不尽的文化意象来源。

Image copyright Wikipedia
Image caption 在霍勒费尔斯(HohleFels)出土的史前维纳斯雕像是目前已知且公认的最早人类形象艺术作品(图片来源: Wikipedia)

这张参观者站在哈密尔顿塑造的巨大臀部雕像前的照片无疑是艺术史上的重要一笔。现存最为古老的造型艺术作品——在霍勒费尔斯(Hohle Fels)出土的史前维纳斯雕像(2008年出土于德国,据信有4万年历史)表明,人类先天就具有崇尚丰满臀部的本能。这件由猛犸象牙刻制的小雕像造型粗犷,特别凸显了丰满隆起的乳房和臀部——学者认为,雕像采用如此夸张的表现形式与当时的生殖崇拜有关。自那时起,臀部就成了检验艺术家们是否具备视觉天赋的试金石。无论是希罗尼穆斯·波希(Hieronymus Bosch,他曾经描绘过布满音符的臀部)还是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他笔下的威廉·退尔拥有硕大而扭曲变形的臀部)、让-莱昂·杰罗姆(Jean-Léon Gérôme,他曾经制作过拥有圆润丰臀的石像作品)和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她刻意突出臀部的自拍在网络上不断掀起风浪)都莫不如此。对此是否存在一个底线?无论是对于史前时代还是现代,妮琪·米娜(Nicky Minaj)已经用她的嘻哈歌词给出了答案:“我们可不会想要的呦,除非你有翘臀”!

请访问 B 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