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正在大举占领海洋吗?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水母来了吗?

在过去的十年中,水母入侵世界各地海滩的报道时有所见。“水母大爆发”也给发电站造成了严重的问题。

更有甚者,许多科学家声称水母的数量在世界范围内都在增加。他们的研究引发了《专家警告说水母正在占领海洋,》("Jellyfish taking over ocean, experts warn")和《你需要知道的即将到来的水母狂灾》("What you need to know about the coming jellyfish apocalypse")等等这类危言耸听的新闻报道。

任何亲眼见过水母爆发的人都会觉得这听起来挺有道理。因为很多地方或区域确实有过水母数量暴增的事例。

然而,认为水母正要统治海洋的论点似乎有些根基不牢。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有证据表明这种夸大其词背后的证据其实来自于不靠谱的研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许多科学家声称水母的数量正在增加 (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水母的数量被认为在过去几十年间时升时降。在某些地区,水母种群确实经历了急剧的增长,导致在某个特定的地区,会有某些时期水母数量看起来比平时多。

水母也经常以“水母群”(fluthers或者smacks)的方式大规模地迁徙,这种迁徙看起来蔚为壮观,气势磅礴。

但整个海洋都被水母牢牢地占据了吗?西班牙地中海高级研究所(Mediterranean 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ies in Spain)的玛丽娜·桑兹-马丁(Marina Sanz-Martín)和她的同事研究了科学家们如何研究这个问题。

桑兹-马丁从2012年开始调查关于水母爆发的研究文献。她之所以选择这个问题,是因为她听到了很多广为报道的水母占领海洋的说法。

但是当桑兹-马丁更仔细地审视水母研究者用来支持这些理论的来源时,她发现其中许多说法站不住脚。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随海水流动的水母 (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有一种倾向,一篇论文中比较微妙的用语在下一篇论文中会说得更加肯定而且具体。从一篇论文到下一篇时,有些研究发现会被夸大,有时甚至被扭曲。

在桑兹-马丁调查过的研究文献中,她发现有将近一半的出版物错误地引用了其它论文。一些论文错误地解释了他们的来源,而其它的则引用了不相干的论文或者为了迎合作者的论点选择性地引用论文。

桑兹-马丁不得不详尽无遗地筛选了几百篇论文。她说,这在个人层面上也是一个挑战,因为“批评别人的工作是非常困难的”。为了完整性,她和她的同事们还分析了自己写的关于水母的论文,其中也发现了完全一样的引用错误。

这些研究人员已经在《全球生态学与生物地理学》(Global Ecology and Biogeography)杂志上发表了他们的成果。

有一项研究导致的混淆,特别能够说明问题。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认为水母在统治海洋的理论基础并不牢靠(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克劳迪娅·米尔斯(Claudia Mills)是美国华盛顿大学星期五港(Friday Harbor)实验室的一位独立科学家。2001年她发表的一篇论文,在水母生物学领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米尔斯的论文是一篇评论,文章中她质疑水母占据海洋的全球趋势是否存在。她的回答并非确实的肯定或否定,所以她把文章标题写作一个问题:“全球范围的水母数量增长是因为不断变化的海洋条件吗?”

许多引用她文章的科学家们似乎都认为她对这个问题坚决回答“是”。“我提出一个问题并邀请人们做出结论,并非让他们随意阅读了事,”米尔斯说。

大约10年后,在全美生态分析和综合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Ecological Analysis and Synthesis)一次有关水母爆发的会议上,米尔斯亲眼看到了她作品的影响。“有一次认为水母正在增长的人举手表明立场,超过一半的人都举了手,”她说。米尔斯没有举手。

“我似乎开启了这个谣言,而它则完全失控,”米尔斯说,“我真的有点被吓到了,这篇论文大概花了我将近一年的时间,而其用语非常微妙。看到甚至没人费心去读一读这篇文章真是让人惊讶”,她称这些草率的引用非常“不负责任”。

科学家们把互相引用做得如此糟糕,可能有许多原因。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有人认为水母的数量正在暴增(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桑兹-马丁觉得科学家必须认真掌握规模庞大的文献可能是一个原因。“处理所有这些信息而且还要保持平衡非常困难,”她说。

当你只能用简单的一句话准确地概括别人复杂而微妙的作品内容,这也很困难。

此外,科学家需要竞争争取研究资金,这给他们施加了压力,让他们在做结论时比本来的更加大胆。“你需要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去做研究并获得资金”,桑兹-马丁说,“你需要得到资金,你需要每年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

米尔斯补充说,在全世界许多地方,人们很难有机会接触到科学论文。对于水母研究而言这尤其如此,因为这项研究吸引了热爱这种动物而对其热心地加以研究的兴趣人士,然而他们并不一定附属于某个大学。这些自然主义者和民间科学家不可能承担得起通过大学图书馆付费阅读大量期刊的费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水母有时集聚在一起(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因为这个原因,米尔斯说她的很多有名的同事只在那些任何人都能免费在线阅读的“开放”期刊上发表文章。但是科学家们并不总是对他们发表成果的地方如此挑剔。

没做后续研究,桑兹-马丁不能肯定是哪些因素起了作用,如果有其中任何因素起了作用的话。缺乏更多的细节,可能很难想出办法阻止类似的错误未来再次发生。

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是科学家检查所有引用过他们作品的论文,以确保它们没有被误读。“但这将是一个庞大的工程”桑兹-马丁说。

此外,这个问题并不局限于水母生物学。2010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在海洋生物论文中平均四分之一的引用是有问题的。其它的研究领域,如商业研究,似乎也并没有表现得更好。

最后,这一切是否意味着海洋被水母占领了?

桑兹-马丁的发现并不意味着水母数量没有上升。相反,这意味着许多表明数量增加的现有证据不能只看表面。换句话说,我们又回到了原点。

请访问 BBC Earth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