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裁者会消失吗?

希特勒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希特勒定下了一条规矩,他的话高于一切法律。(图片:盖帝图像)

生活在民主政体下的公民常常会把独裁政体与压迫、侵犯人权、贫穷和动荡联系起来。独裁政体确实掠去了无数生命,包括约瑟夫·斯大林(Joseph Stalin)统治之下死去的4900万俄罗斯人和惨死于波尔布特(Pol Pot)手中的300万柬埔寨人。

面对这些数据,彻底终结独裁政体似乎是个值得追求的目标。但这个目标能达到吗?独裁者是凭借什么而崛起的呢?对于这些领导人来说,未来又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独裁者”和“独裁政体”这样的词语当然带有主观色彩——甚至含有贬义。但是在学术界,这些字眼则有更加客观的定义,可用来判断一个政体的性质。英国埃塞克斯大学政府研究系高级讲师娜塔莎·艾兹柔(Natasha Ezrow)说,大多数研究独裁政体的专家都会从一个简单的定义入手。她说,“如果一个政体中不存在执政权交替,那么这个政体就是一个独裁政体。”这就意味着,独裁可以建立在个人崇拜之上,也可以建立在一党执政之上,还可以建立在军政府寡头统治之上。

研究者发现,独裁政体还有其他一些典型特征。君主通常是从一小圈子人群选拔出来的,例如皇室家族。与君主不同,独裁者可能是从一大批人中脱颖而出的,但是独裁者组成的执政联盟很小,而且只依靠少数人来维持自己的权力。在一些国家,真正能够决定掌权者的人只是少数,甚至可能只有十几个人或是几百人。

独裁政体可能会也可能不会有国家恐怖主义的成分,但是研究者认为,独裁政体几乎总会包含合谋勾结,特别是挪用国家资金给某个特定的心腹小圈子。“当你依靠极少数人的支持来维系自身统治时,最为有效的途径就是通过腐败、贿赂、讹诈和勒索等方式。”美国纽约大学政治学教授布鲁斯·布恩诺·德·梅斯奎塔(Bruce Bueno de Mesquita)说,“你可以给一小群人真正的实惠来收买到他们的忠心。”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在非洲,一些领导人之所以能够长久执政,是因为他们国家丰富的资源。(图片:盖帝图像)

独裁者的权力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如果这个独裁者想要保持其无上的地位,他就不会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他只能为少数人谋取利益。“独裁者的恶行并不因为天生的缺陷,也不是人民不幸遇上了一个精神变态的领导人,”布恩诺·德·梅斯奎塔说。“这种行为完全是政治体制造成的。”

即使是在笼络了心腹之后,往往还剩下大量可以自由支配的钱。布恩诺·德·梅斯奎塔等学者认为,这才是真正检验独裁者品性的时刻:他要么将这些钱搜罗来留给自己和自己的支持者,要么用这笔钱去改善人民的生活。但是就算他真的选择了后者,也并不代表着事情会尽如人意。真心想为社会做些事情并不会自动转化为可以落实的好主意,一些灾难性事件印证这一点。这些独裁者想努力增进人民的福利,却使得老百姓的处境更差。

研究者还发现了与独裁政体相关的另一个普遍问题。独裁者并不是生来就是邪恶,但是许多独裁者确实拥有一些共同的人格特质。他们可能幻想拥有无限权力、美丽、荣耀、荣誉和支配地位,但是他们缺乏同情心。“独裁者这一职位很可能吸引了我们人类这一物种中较为卑鄙的那一批人,特别是自恋者。”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说。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波尔布特应对数百万柬埔寨人的死亡负责。(图片:盖帝图像)

既然如此,那么独裁政体之下的生活显然有许多缺陷——但是根据学术定义,比你所能想到的多得多的国家都能够合理地归入独裁国家之列。事实上,总部位于华盛顿的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进行了调查。该组织估算,目前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口生活在独裁政体之下,全球有20亿人生活在高压统治的环境中。自由之家表示,至今全球仍有106个独裁政权或半独裁政权,占全世界国家的54%。

几个世纪以来,当初催生独裁政治的原因迄今并没有发生多大改变。最早的独裁政体中有一些出现在古罗马时期,当时国家正处于危急时刻。“人们将权力授予尤利乌斯·凯撒(Julius Caesar)一个人来协助社会应对危机,危机过后权力本应归还人民,”埃塞克斯大学的历史学家理查德·奥弗里(Richard Overy)说。“但是通常说来,这个人是不愿意交出权力的。”许多近现代的独裁政治——例如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和本尼托·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的独裁——也是在动荡之中出现的,将来的独裁政治很可能也会如此。“下个世纪同样将会出现危急关头,”奥弗里说。“我认为独裁的终结和战争的终结一样远在天边。”

然而,总体上说,正如历史上的暴力有所减少一样,独裁政治的数量也在下降,特别是在20世纪70年代以后,拉丁美洲和东欧的政权纷纷倒台了。“如今如果人们想为独裁辩护就更加困难了,一部分原因是当今全球都处于媒体的聚光灯下,”奥弗里说。“与从前相比,现在想侥幸逃脱惩罚更加困难。”

“经济压力可以推翻独裁”

因此,尚存的独裁政权中至少有一些已经是时日不多了——如果这些政权的高压统治加剧了国内经济问题,那就更是如此。“当独裁处于权力衰败之势,在其经济条件之下,支持者担心独裁者将无法继续为他们提供帮助,所以他们会开始进行比较,寻求更好的靠山,” 布恩诺·德·梅斯奎塔说。这种情况有时会导致军事政变。他补充说,至少就以前的例子来看,军事政变常常会推动国家走上有利于人民安乐的积极道路。

但是,一些独裁政权并没有出现崩溃的迹象。“如今大多数独裁政权极为牢固,”美国丹佛大学国际学研究副教授艾丽卡·切诺维思(Erica Chenoweth)说。“能够留存至今的独裁政权是已经完善了其独裁体制的政权。”

持久的国家

比如,一些符合独裁政权定义的非洲和中东政府因为足够富裕而得以继续存在。“在非洲,民主的驱动力已经存在,但这些国家拥有钻石、石油和矿产等资源,这些资源一方面导致了动荡,另一方面当局利用这些资源,收买人心,”艾兹柔说。“而在中东地区,并没有外部驱动力促使各国走向民主,因为这些国家政局稳定,其他人则希望它们保持这种稳定的状态。”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此前墨索里尼一直依宪治国,而 1925 年他成为了一个独裁者。(图片:盖帝图像)

一些独裁政权很可能会继续存在的另一个原因是反直觉的,那就是民主会促进独裁。“人们天真地认为民主政体会促进民主,” 布恩诺·德·梅斯奎塔说。“但事实并非如此,而且理由充分。”他解释说,民主型领导人最根本的任务是实施能够惠及本国选民的政策,而非帮助别国人民。

由于独裁式领导人需要满足心腹的需求,民主型领导人常常会发现,自己可以通过付款给独裁者这种简单的方式让对方听命于自己。这是双赢的交易,独裁者需要钱,而民主领袖则需要让国内选民满意的政策。

因此,尽管我们无法预测独裁政体将会出现在何处,将在哪里长期盘踞,但我们却可以断定,独裁将会永远与我们同在。切诺维思说,“我认为每个国家都存在一些变成独裁政体的风险。”

然而,与盛行的西方观点相反,对于所有地方及其人民而言,这不一定是件坏事。独裁政权并不总是以悲剧收场,也总有人不想生活在民主政治之中。平克指出,“败坏的民主可能比仁慈的独裁更加糟糕。”

艾兹柔说,没有证据表明对自由和民主的向往是人类天性中固有的一部分。只要能维持较高的生活质量,人们可以按自己的意愿生活,即使在独裁政治之下,人民也可以过得非常幸福。有些人甚至会在失去了这种生活之后怀念独裁政权时代。“我年轻时,当时我在研究生院就读,我推定每个人都想生活在民主政治之中,”艾兹柔说。“但是如果看看对独裁政权国家的调查研究,你就会发现那里的人们感到很幸福。”

换句话说,终结一切独裁政权可能并不是所有人的共同理想。只要独裁统治者避开这种治理模式固有陷阱,倾听人民的呼声,独裁政体就只是一种领导国家的不同方式罢了,这种统治方式重视秩序胜过个人自由。正如艾兹柔所说:“一些文化可能更倾向于安全稳定而不是自由吧。”

请访问 BBC Future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