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整个国家都被海水吞噬,情况会怎样呢?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马尔代夫是少数几个可能完全消失的国家之一(来源:科学图片库Science Photo Library)

气候变化给全球各地的滨海地产和海滨城市都带来威胁,而其中的风险可不是被迫向内陆转移几公里这么简单,有时甚至不得不放弃整个城市,诸如迈阿密、阿姆斯特丹和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就面临上述问题。气候变化带来的后果会导致约 6-10 个岛国从地球上完全消失,人们失去家园。

引爆点

至于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确切情况不得而知——但值得指出的是,一些研究表明,不断升高的海平面注定会将几个岛国淹没——许多科学家担心,大错已经铸成,无论我们采取怎样的缓解措施,都已无法阻挡一些国家从地球上消失。即使现在我们停止一切排放,未来数年,气候变化导致的温室气体排放可能已足以让海平面再升高一到二英尺。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著名气象学家迈克尔·曼(Michael Mann)表示,“即使技术再先进,某些海拔很低的岛国可能也无法避免被海水淹没。这让我想起所谓‘拖延的后果’,无论从身体意义还是社会意义上,我们都已跨过了某些引爆点。”

如果我们能设法将人为气温升高控制在高出工业化前水平的 1.5 摄氏度以下(这也正是上述岛国所呼吁的),那么上面的大多数岛国就不会被海水淹没。但其他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似乎更乐意考虑将全球气温升高控制在高出工业化前水平的 2 ℃ 甚至 3 ℃以下。联合国特别顾问约瑟·里埃拉(Jose Riera)表示,“太平洋岛国已经率先向我们生存的地球发出警示,他们本国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几乎为零,却站在应对气候变化的最前线。”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冰川融化造成的海平面升高可能让某些国家成为‘名义上的’国家。(来源:科学图片库Science Photo Library)

此时此刻,既然某些情况似乎已经不可避免,我们就被迫面对这样的问题:随着损失开始逐步显现,未来的情况会是怎样的呢?历史上,尽管不断有国家被其他国家吞并、或者分裂后建立新的国家,但却从未有哪个国家真的完全从地球上消失。

同样地,对那些未来将不复存在的国家,未来究竟会怎样,目前并无法律、文化或经济上的先例可循。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沙滨中心(Sabin Center for Climate Change Law at Columbia Law School)主任迈克尔·杰拉德(Michael Gerrard)表示,“国际上将不得不建立一种新的公民观念。我相信,本世纪这些岛国将依然存在,但下个世纪就是另一回事了,将存在诸多的不确定性。”

他认为,这些不确定性会带来很多问题。沉入海水的国家是否还会拥有联合国席位?如果这些国家设有专属经济区,那么其海域的渔业和矿业开发控制权是否依然存在呢?这些国家的公民将何去何从呢?其国籍又将怎么处理呢?他们对控制温室气体排放者或温室气体排放国是否还拥有任何法定权利?

不远的将来,随着全球政治和环境格局的变化,上述问题还将进一步复杂化。杰拉德认为,等到岛国真的开始消失之时,整个地球就将进入危机模式,大量低海拔地区将被海水淹没,孟加拉国、尼罗河三角洲、 湄公河三角洲等地区就是其中的例子。尽管如此,这些小岛国将要面临的政治和安置问题却不太可能成为全球的当务之急。

难民身份

由于政治和经济冲突,目前叙利亚和非洲部分地区成百上千的人们绝望地逃离家园,寻求避难之地。杰拉德担心,如果国际社会不早做准备,上述局势就将是我们未来的前兆。他表示,“上述危机所涉及的人口与未来气候危机最终将影响到的人口相比,要低一两个数量级。”

杰拉德不愿对本世纪剩下的 85 年做出预测,但他指出,那些面临失去国家威胁的国民未来将何去何从,现在还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尽管那些岛国们已经在思考这样的问题,但其他大多数国家却并没有这么做。目前,针对“气候难民”(法律术语,指由于全球变暖造成的后果而被迫逃离家园人)的命运,国际上并未达成任何协议,目前还没有人由于气候变化造成的影响而成功获得其他国家的国籍。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在西太平洋岛国图瓦卢这样的国家,人们已经试图为未来逃离家园开始准备。(来源:科学图片库Science Photo Library)

例如,去年 11 月,一名新西兰法官拒绝了一名基里巴斯公民的请求,后者声称他和他的家人应获得气候难民身份。该法官指出,上述基里巴斯人并未遭受迫害,因此不能获得难民身份。该法官补充说,如果自己放宽难民的界定,允许上述基里巴斯公民及其家人在新西兰居留,那么可能就会有数以百万计的人要求以同样原因敲开新西兰的国门。实际上,过去二十年来,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已经驳回了将近 20 个类似案例。

但是,世界各国最终将不得不面对现实,敞开国门接纳气候难民,或者以其他方式为其提供帮助,如出售小块土地,允许气候难民在那里重建自己的国家。据里埃拉预测,其他各国将慷慨地让失去家园的人们保留属于自己的经济资产。他表示,“国际社会需要安宁,而非骚乱。我认为,美国不会指着贫穷的基里巴斯或图瓦卢说,‘你们根本就不算是国家!’”

同样,只要联合国继续承认这些国家,其国家代码(独一无二的双字母组合国家代码,用于国家域名、国际银行和护照)就将依然有效。ICANN 技术服务总监金·戴维斯(Kim Davies)表示,“由于缺少陆地而使一个国家不复存在,这将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情况,但这也并非我们目前的程序无法处理的。”ICANN 是负责管理互联网域名系统的一家非营利组织。他还表示,“我们认为,只要这些国家依然拥有联合国席位,其国家代码就将继续存在。”

凭本事移民

以岛国基里巴斯为例,它由太平洋上星罗棋布的环状珊瑚岛组成,面积 130 万平方英里(340 万平方公里)。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岛国们可能不得不将其国民迁往不会被海水淹没的其他国家(来源:科学图片库Science Photo Library)

基里巴斯共和国总统办公室发言人里蒙·里蒙(Rimon Rimon)表示,“对我们基里巴斯而言,科学研究的结果显而易见。我们很清楚,即使其他国家决定在未来 30-50 年实施减排措施,我们生存的岛屿也将被海水淹没。”

基里巴斯总统汤安诺(Anote Tong)已制定一项计划,号召有尊严的移民,该计划得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支持。基里巴斯公民可以前往上述国家接受专业和技能培训。这样,在永久移民的时刻到来之际,“他们将凭本事移民,而不是仅仅作为无助的难民。”里蒙如是说。去年,汤安诺总统还在距离基里巴斯约 1,200 英里(1,930 公里)的斐济群岛购买了一小块土地。基里巴斯暂时将会利用这块土地耕种庄稼和供应淡水——由于海水的上涨,目前基里巴斯的这些资源已经受到影响。

如果大限来临,基里巴斯可能最终将部分公民迁移至此。里蒙表示,“由于气候变化的影响,我们将面临失去自己的身份、文化和传统,但我们希望自己做好准备,以便在 50 年后,地球上仍然有个叫做基里巴斯的国家。”

请访问 BBC Future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董乐)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