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心理:盗贼的奇特技能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大多数盗贼都依靠“自动导航”能力行窃,这种素质能让他们快速抓住每一个机会。(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入室行窃没那么难。我蹑手蹑脚的进入后门,穿过草坪,打开房门,在这个过程中我都没有被发现。我正在大白天行窃犯罪,而且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我。

但我内心的窃喜很快被脑海的空白取代了。我先拿了台平板电视,但以摔在地上告终。时间一秒秒的流逝,我楼上楼下的上跳下窜,最后拿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一部电话——但在慌乱紧张之中,我把一些最值钱的东西给遗漏了。

我的同谋者,克莱尔Ÿ·倪(Claire Nee)翻了翻双眼,指了指挂在椅子上的一件夹克衫——里面有一个装着银行卡和钥匙的钱包——这些都是我本来很容易拿到的。然后她又指了指椅子上的iPad平板电脑和抽屉里的护照。我被刺激了,原本我以为我应该是一个很厉害的盗贼。

不过,至少我不用担心真的被抓现行。我们抢的这栋房子不是真正的房子,而是一个虚拟现实程序里的,我坐在电脑屏幕前动动鼠标就行了。倪是朴茨茅斯大学(University of Portsmouth)的司法心理学家,这个虚拟现实程序是倪进行盗贼心理研究的最新工具。“过去,人们认为罪犯都是行为冲动、恣意妄为和机会主义型的。不认为他们很聪明,因为这些罪犯通常都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倪说到。但这种认知是错误的。倪研究发现盗贼有一套复杂的、形成潜意识的专业技能,就像象棋选手或网球运动员一样。如果我们想防止未来的犯罪活动,我们就需要去理解这些专业技能。

倪是从监狱开始的研究,在那里她对囚犯的罪行进行了仔细盘问。她通过访谈和问卷调查的方式来让他们深入回忆行窃的过程,还用到房屋和街道的图片激发他们回忆当时的行窃策略。你可能觉得这些盗贼们对于这样去窥探他们秘密会心存疑虑,甚至不友好。但事实上他们很愿意去分享。倪说:“大多时候这些囚犯会感到非常无聊。所以,如果他们发现你对他们的所从事的事情感兴趣,他们会很高兴。”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你会拿什么?阿姆斯特丹的自由大学(Vrije University, Amsterdam)开发了一个让用户模拟盗窃过程的电脑程序(图片来源:Network Instiitute at Vrije University, Amsterdam)

倪的研究结果显示,大多数盗贼都依靠“自我导航”能力行窃,这种素质能让他们快速抓住每一个机会。

行窃之前要做好充分准备。当某个盗贼壤中羞涩的时候,他们就会在日常活动中留意潜在的行窃对象,比如遛狗的时候。盗贼非常灵活,想法说变就变,行窃当天如果发现有一户更容易进入的房子,比如开了一扇窗或一扇门的房子,或者屋主不在家的房子,他们就换目标了。

进屋之后,自动导航的技能就是盗贼保持清醒头脑的关键了,使盗贼不会像我一样在偷东西的时候笨手笨脚的。安全屋现在作为模拟行窃之用,我参与的是虚拟现实的场景模拟,这也是倪让盗贼们用来在这上面重现行窃过程的场所。尽管这个场景是人为搭建的,但倪发现这些盗贼非常认真的对待这个事情,且行为表现跟实际的行窃表现几乎一致。

我曾对倪所说的盗窃是个技术活儿表示不屑。当我进入虚拟的房屋时,我对自己说“能有多难呢?”但是,尽管我知道应该关注那些体积小、易于携带、高价值的东西,但我的双眼总是忽视它们。我的大脑在飞转,但就是找不到任何东西——然后我就开始拿那些大而笨重的东西了。比起娴熟的盗贼,我更向是一个在复活节上蹿下跳找鸡蛋的小孩儿。

有经验的盗贼在每一栋房子里行窃的时候都会遵循同样的行动路径。首先去楼上的卧室,然后是楼下的客厅。他们会迅速定位外套口袋中的钱包和银行卡、一些贵重的衣服、珠宝及其他值钱的小件物品——他们不会去拿电器产品,因为这些东西贬值太快。专业的盗贼能在平均4分钟内比实验组里规规矩矩的学生们多偷到价值1000英镑(约1560美元)的物品。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银行卡是许多盗贼的理想目标(图片来源:Thinkstck)

惊人的是,整个搜索过程好像都是在盗贼的潜意识下完成的,从而让盗贼能腾出更多的精力去避免发出声响。“我闭着眼都能偷”倪的其中一个囚犯在访谈的时候说到。另一个人则形容说:“翻东西靠的是本能,就像一场军事行动一样。”

基于这种快速、系统化、无意识行为,倪将盗贼与其他需要更高专业技能的群体进行了比较,从音乐师到象棋选手到网球运动员,这些领域最出色的人都具备相似的“流态”(flow state),在这种状态下,大多数最关键的决策都是在无意识下做出的。

并且,倪认为,盗窃过程如同其他类别的专业技能一样,都依靠一套复杂的“心理模式”。“它由多套行为清单组成。你变得更专业时,并不意味着你获得了更多的模式,而是能将这些模式变得更为缜密且相互贯通。”她说,“这样一来,只要一个提示,你就能从记忆中瞬间找到解决方法。”

但是与之相反,“新手就会同时处理每一件事情”,倪说到。正如我所体会到的,这样一来在行动的时候就会变得优柔寡断。

倪的理论听起来比较抽象,但是她希望能以此能找到制止犯罪的可行手段。基于她的研究,对于防盗铃的失效,她一点也不感到奇怪。铃声响起后,大多数情况下,邻居都至少20分钟以后才会报警,因此对于盗贼来说并不能构成太大威胁。并且现在防盗铃太普遍了,以至于盗贼们基本上都会将铃声纳入他们的心理模式——这样他们在铃声中也能继续行窃。

倪说相比防盗铃,设计一个小把戏,让盗贼找到不属于他们日常清单中的东西,更能够打断他们自动的、无意识盗窃进程。倪认为“这样貌似更能制止他们犯罪”。比如播放某人的脚步声,或一个简单的假噪音,就有可能足以让盗贼分心。除此之外,你也可以将房间布置的不同寻常,这样也可以扰乱到盗贼的固有思维模式。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打断盗贼认知的“自动导航”有可能成为一种威慑(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扰乱盗贼的自动导航模式有时候可以让他们停止行窃。倪指出,有一些暗示,一栋空房子的一扇开着的窗户,可能激发盗贼大脑里的奖励机制,让他们无法抗拒,并开始进入自动导航思维模式。“犯罪是一连串的决策过程,”倪说,“他们一开始所做的决策是潜意识的,而当他们逐渐接近潜在的犯罪场景时,大脑的奖励机制就开生效。”因此,行为重塑疗法就是为了训练这些盗贼规避这些暗示,并克制引诱;从源头开始制止,如当他们侦察潜在行窃目标时。倪现在与荷兰犯罪与法律应用研究中心(Netherlands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Crime and Law Enforcement)的金路易Ÿ范Ÿ吉尔德(Jean-Louis Van Gelder)合作研究犯罪过程中的情绪波动。

目前,我们可以采取一些简单的办法。除了最基本的,要记得关门关窗之外,倪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假装家里一直是有人的;几乎她访谈过的所有的盗贼都尽量避免与户主面对面冲突。

在我离开之前,我情不自禁的想到倪是否可能已开始四处寻找盗窃机会,就像她研究的那些聪明人那样。她自己坦白说,现在她出去遛狗的时候,确实都会像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手一样,四处辨认可能的被窃目标。对我们来说,幸运的是,迄今为止,她还没考虑过把她掌握的行窃技能付诸实践。

请访问 BBC Future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