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美?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你探究的越深入,就越会觉得美难以界定(图片:Getty Images)

在另一个时代,你会不会是一个美女?大卫·罗伯森(David Robson)发现吸引力的易变性和主观性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

比常人大一号的喜剧演员唐·弗兰奇(Dawn French)不大可能称自己为性感尤物,难道她只不过是生不逢时吗?“如果我生在画家鲁宾斯(Rubens)的时代,我会被奉为模特界的女神,”她曾经自嘲说,“凯特·摩丝(Kate Moss)?嗯哼,她就是普通的路人甲了。”

弗兰奇可能是在说笑,但她的所阐述的观点却值得严肃认真对待。审美标准会随时代变化而变迁吗?亦或是有一些特征,即使在不同年代和不同的文化背景下,仍被普遍公认为具有普适性的吸引力?

进化论上甚至有一些合理的推论解释了为什么美可能是永恒的。生物的某些特征可能标志着健康、健美和生育力强——理想伴侣所不可或缺的素质——而我们可能发现这些特征散发着性吸引力。然而,生物学家和心理学家探究得越多,就越觉得难以找到美的纯生物学基础。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面部匀称的人总是漂亮的吗?(图片:Getty Images)

平时大家普遍认可的审美标准中,我们显然更喜欢匀称、均衡的容貌,科学上的解释似乎有点道理:孩童时代的疾病和压力可以潜移默化地影响身体的发育,引发一种“失衡”,从而使得一侧生长得与另一侧略有不同。因此,面部长相上些微的不对称可能象征着其人身体的虚弱——使他们不像自己的父/母那样清秀动人。

而问题在于之前的许多实验仅仅覆盖了一小部分的被试者——从而使侥幸出现的结果更容易变得显著。当安特卫普大学(University of Antwerp)的斯蒂芬·范·唐元(Stefan Van Dongen)在一项工程浩大的荟萃分析中对以往结果进行合并研究,发现当你的样本量足够大的时候,这种效应几乎消失了。事实上,面部匀称很可能并没有透露出关于你身体健康的多少信息:一项2014年的研究对5000名青少年进行三维扫描,并对他们的医疗病史进行测试,发现那些容貌最为匀称标致的人并不比其他人更健康。

生物学家还曾假设,我们更喜欢象征着“男子气概”的男性面容或体现了“女性特质”的女子面容:男人要有乔·哈姆(Jon Hamm)的宽下巴;女人要有米兰达·可儿(Miranda Kerr)精致的面容。基本原理又一次看似合理:骨骼构造反映出在我们血液中跳动奔涌的性激素的水平,所以正像它们可以反映出一个男性的优势地位一样,它们也昭示着一个女性的生育能力与性格特质——挑选配偶时的重要考虑因素。

然而,大部分的研究仅仅调查了西方社会。当布鲁内尔大学(Brunel University)的伊莎贝尔·斯科特(Isabel Scott)和他的同事们决定扩大样本范围时——覆盖了来自亚洲、非洲、南美洲和俄罗斯的社区团体,它们发现了多元化的偏好。他们发现,实际上,只有在城市化程度最高的地区,较为阳刚的男性和较为阴柔的女性才对异性呈现出强烈的吸引力;而在规模更小、更偏远的社区群落中,许多女性其实更喜欢长相“阴柔清秀”的男子。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不是每种文化都推崇肩膀宽大的肌肉男(图片:Getty Images)

身体形态同理。在西方,人们称道女性的长腿,却不那么喜欢“瘦骨嶙峋的男人”。然而,在纳米比亚(Namibia)的游牧部落辛巴族(Himba)的社会里,品味刚好相反。其实,西方人的偏好似乎也随着时代变化而变迁;甚至波提切利(Botticelli)的维纳斯(Venus)——一度身为西方美女的典范——长着相较于身体格外短小的双腿,与如今对模特外形的要求相去甚远。而即使是沙漏型身材的女子和长着V型宽肩和窄腰的男子也在许多地方为人欣赏。所以,人们理想中的完美形象因社会环境而异。

也许,我们需要具有灵活性的择偶观,以便我们可以在当前的环境下选择最佳的配偶、“比如说,在面临饥荒威胁的地方,对分量较重的配偶的偏好是可以预期的,因为这样的人对食物短缺具有最强的耐受力,”斯特灵大学(University of Stirling)的安东尼·里特(Anthony Little)说道——而实际上,情况似乎确实是这样。出于同样的原因,相较于那些不太容易感染疾病的人,面临着更高患病风险的人更容易重视象征着身体健康的标志——像面部匀称。在强权备受推崇的地区,人们同时更喜欢长着方形下巴的男子。“比如说,我们发现女人亲身受到男性间较量的刺激,例如亲眼目睹男人们打架,会对阳刚的男性面容的有更深喜爱,”他说道。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整形手术使人们可以整得更接近理想中的容貌——但,是谁的理想呢?(图片:Getty Images)

所以,尽管美貌似乎是虚无缥缈的,但是我们几乎可以肯定它就是环境的产物。一致性的影响同样值得我们注意:层出不穷的研究都已表明,如果你听说或者看到别人被其它人的外貌所吸引,那么你就极有可能将后者想象成自己。通过这种方式,对某种类型的外貌的认可就会在人群中传播开来,从而改变我们对美貌的认识。“这个过程的好处是,你不需要去了解每一样事物,仅仅从其他人的经历中你就能了解到一切,”里特表示:“有趣的是,在现代社会中,社交媒体使得这种了解的过程得以在全球的范围内进行。”

来自巴尔的摩(Baltimore)的约翰霍普金斯凯瑞商学院(Johns Hopkins Carey Business School)的科研人员最近进行了一项实验。他们利用一个交友网站,让实验对象随机地评估这个网站上的人的相貌。在他们给出评分后,让其中一部分实验对象看到其他的网站访客所给出的平均分数。尽管这里并不存在对错之分,这些实验对象仍然很快地认识到什么样的人会更受大家欢迎,并在对其他面孔评分时给出与平均分相近的分数。很快,所有人的品位就趋于一致——仅仅通过一个网站,他们的审美就已经发生了偏移。这还是发生在所有人都匿名参与的情况下——这种时候,维持现状并不能使人们获益。

我们很容易想象出是某些名人从这种从众行为中受益。在一个较小的范围内,你可以很轻易地通过与你可能与之结合的人走在一起而获得类似的效应,例如与异性在一起。其他的人会以为你已经取得了成功,并开始模仿你的举止。

我们的吸引力同样受到熟悉度的左右:人们看到你的某种样子的时候越多,它就越具有吸引力。在一个整形手术变得越发司空见惯的时代,这为我们带来了一个重要的启示。与其改变你那不同寻常的脸来迎合当下的时尚,你还不如用你的相貌来改变时尚潮流。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