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疼痛的人是变态狂吗?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很多人都喜欢在性爱中增加一点痛苦(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对手是个狠角色,它可能令你抽搐痉挛、心脏病发作,甚至还能致人死亡。但詹森·麦克纳布(Jason McNabb)进入赛场时却显得异常镇定。哨声响起后,密集的攻击汹涌而至,随之而来的是满眼的泪水、肿胀的嘴唇和满身的大汗。

这可不是一场普通的比赛。麦克纳布目前保持着一项2分钟内吃下最多印度鬼椒(Bhut Jolokia)的世界纪录。“感觉就像满嘴的大黄蜂在同一时间狠命刺我。说实话,那简直就像地狱一样。”他说。

印度鬼椒的辣度超过100万斯高威尔,是全世界最辣的辣椒之一。无论是谁,只要轻轻咬上一小口,就会感觉一阵剧痛。那么问题来了:既然这么辣,为什么还有人愿意主动尝试?

常识告诉我们,人人都喜欢追求快乐,逃避痛苦。但其实未必如此——很多事情都很痛苦,包括跑步、热石按摩、纹身、身体穿孔,甚至BDSM(这是个缩写词,指的是捆绑与调教、支配与臣服、施虐与受虐)。

对麦克纳布来说,吃辣椒时产生的痛苦与食物、毒品和性爱带来的痛苦非常相似。“这种痛苦很快就会消失,辣椒会激发肾上腺素,从而带来愉悦感。”詹森解释说。

Image caption 跑步爱好者长时间锻炼后也会获得快感,但大脑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图片来源:Thinkstock)

作为一种生物,愉悦与痛苦之间的联系深深地植根于人类的体内。首先,所有的痛苦都会导致中枢神经系统释放内啡肽(endorphins)——这是一种能够止痛的蛋白质,它的机制与吗啡等麻醉剂类似,可以令人产生愉悦感。

喜欢跑步的人对这种关系肯定不会陌生。高强度的运动会释放乳酸,这是当体内缺氧时,伴随葡萄糖分解而产生的一种副产品。乳酸会刺激肌肉中的痛觉感受器,从而利用电信号将它们的处境通过脊髓传送给大脑。大脑会将这些信号解读为腿部的灼热感,这往往会导致跑步者放慢速度或停下来。

直到作为神经系统控制中心的海马体介入,事情才有了转机。海马体接收到痛苦信号后,便命令人体释放出自带的麻醉剂——内啡肽。这种蛋白质作用于大脑的阿片受体上,阻止大脑释放与痛苦信号的传输有关的化学物质。这有助于止痛,但内啡肽的作用还不止于此,它会刺激大脑的边缘和额叶前区——激烈的性爱和美妙的音乐同样也会激活这些区域。痛苦结束后的这种快感与吗啡和海洛因带来的快感非常相似,后二者同样会作用于大脑的阿片受体。

与此同时,高强度的锻炼也会激发人体释放另外一种止痛药——大麻素。这种被称作“幸福化学品”的物质会作用于大脑的大麻素受体,从而阻止疼痛信号,并产生与大麻相似的温暖而模糊的快乐——事实上,大麻同样会作用于大麻素受体。人类在感觉疼痛时还会释放肾上腺素,通过加快运动员的心跳来提升兴奋度。

腿部的灼热感是为了避免运动过度,而“跑步者的快感” 或许曾经帮助我们的祖先克服了长途狩猎所产生的痛苦。更广泛地看,疼痛结束后的这种令人愉悦的快感,或许就是为了帮助我们缓解受伤之后产生的短期疼痛而进化出来的。

Image caption 辣椒最终能够激发愉悦感(图片来源:Thinkstock)

但为什么有的疼痛令人愉悦,有的疼痛却令人烦恼?

有一种理论将其归因于“良性自虐”——在保持意识的同时寻求痛苦。

辣椒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辣椒素是一种无害的活性成分,它之所以令人感觉疼痛,是因为它恰好作用于辣椒素受体,这是我们舌头上的众多热敏受体中的一种,这种受体会在接触过冷或过热的物体时向人体发出警报。辣椒素受体被激活后,大脑收到的信号与舌头被火灼伤时收到的信号相同。

这是人类独有的嗜好,科学家曾经试图让老鼠也爱上辣椒,但却未能成功。科学家还曾试图训练动物进行自残,但只有通过“正强化”才能实现——这就需要通过各种手段让动物将疼痛与奖励联系在一起。“整体而言,当动物体验到负面感受时,它们就会主动避开。”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保罗·罗津(Paul Rozin)说。

喜欢BDSM的人对“良性自虐”并不陌生。亚历山德拉女主人(Mistress Alexandra)是伦敦的一名职业虐待狂,她解释道:“我们会对良性痛苦和恶性痛苦加以区分。恶性痛苦表明某方面出了问题,我们必须立刻予以关注。而良性痛苦则是令人愉悦的。例如,如果肩膀在捆绑过程中开始拉伤,就可能不太安全,我们就会松开绳子。”

Image caption 常识告诉我们,人人都喜欢追求快乐,逃避痛苦,但其实未必如此(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这种理论还试图解释我们为什么会主动寻找,甚至享受其他不愉快的体验,例如引发恐惧的过山车或悲情电影。“动物乘坐过山车会感觉恐惧,它永远不会再次尝试。”罗津说。

性爱与痛苦之间的联系并不仅限于BDSM。在一项研究中,科学家使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观察女性自慰到性高潮时的大脑变化。他们发现,人脑会有30多个区域被激活,包括与痛苦相关的区域。另外一项研究则发现,为了缓解慢性腹痛,一些癌症幸存者切除了脊髓中的部分神经,但他们同时也丧失了达到性高潮的能力。倘若疼痛感恢复,性高潮也会失而复得。

罗格斯大学的巴里·库米萨勒克(Barry Komisaruk)是这项成像学研究的作者,他认为,痛苦与性高潮的路径之间有着本质的联系。“另外一种观察发现,性高潮时的面部表情往往无法与疼痛时的表情区分开来。”他说。

沿着这些线索,一项研究扑热息痛如何影响情绪的研究发现,止痛药不仅能缓解情感痛苦,还能降低愉悦感。在这项研究中,学生们分别服用了扑热息痛和安慰剂,并在观看了一系列刺激性的照片后对自己的情绪强度进行评分。结果表明,扑热息痛不仅缓解了消沉情绪,也降低了愉悦感受——这表明两种情绪共用相同的生物学路径。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