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冷冻术需要考虑哪些后果?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人类的大脑可以适应数年冰冻沉睡的状态么?(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目前,在美国和俄罗斯的三家机构里,有大约3000人处于被遗忘的角落。他们在心脏停止跳动后,进入一种被称为“冷冻保存”的深度冷冻状态。在细胞真正死亡之前,他们的大脑组织经过“玻璃化”处理被“暂停”。所有这一切“停止”流程都是合法的,但是如果他们能够说话,他们有可能不会承认自己的“遗体”是“死尸”。相反,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只是处于一种无意识状态。

现在,估计没有人知道是否有可能再次唤醒这些人。但是,目前在世者中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这种“不确定性”是一种更好的选择。大约有1250位仍然活着的人已经准备将来被“人体冷冻”。美国俄勒冈州、澳大利亚和欧洲等地不久后将出现更多的人体冷冻机构。

我们有一句谚语,‘被冷冻,将是可能发生在你身上第二糟糕的事---丹尼斯-科瓦尔斯基(Dennis Kowalski),人体冷冻机构(Cryonics Institute)

总部位于美国密歇根州的人体冷冻机构是世界上最大的人体冷冻组织之一,该机构主席丹尼斯-科瓦尔斯基表示,“关于人体冷冻,我们有一句谚语,‘被冷冻,将是可能发生在你身上第二糟糕的事。’没有任何人能够保证你肯定会被再次唤醒,但可以保证的是,如果你被埋葬或火化,你肯定会永远消失。”

对于外行来说,冷冻术就像是类似“香草天空(Vanilla Sky),“超级战警(Demolition Man)”等科幻影视中的故事。但是,许多科学家认为这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领域,冷冻领域生物学家也正在慢慢尝试让冷冻人复活的可能性。最近,一个研究团队成功溶化了一个此前被冷冻的兔子大脑。尽管这个大脑被冷冻储存了数周时间,但其突触仍然完好无损,而突触又是大脑功能的关键结构。不过,这个兔子仍然是死的,研究人员也没有继续尝试让其复活。

虽然溶化一个兔子的大脑并不代表这种技术也可以适用于人体冷冻,但是一些科学家认为,将来有一天人体冷冻复活手术会像现在治疗感冒或骨折一样常见。美国专注研究老龄化疾病预防的非盈利组织森斯研究基金会(Sens Research Foundation)首席科学家奥布雷-格雷(Aubrey de Grey)表示,“这其实并非如你想像的那样惊天动地,可怕、怪异。它只是一种药物,是能够帮助患有严重疾病的人的另一种医疗保障。一旦你想通了这事,就没那么可怕了。”

他们立马就会面临在一片陌生的土地作为陌生人重建生活的挑战

假如人体冷冻技术最终被证明可行,那么过去被冷冻的人复活成为新市民,那将远远不是睁开眼睛,皆大欢喜这样简单的结局.他们马上就要面对在一个极其陌生的环境,作为陌生人重建生活的挑战。故事究竟该如何发展,依赖于许多因素,比如他们已经“离开”了多长时间,他们返回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他们是以什么形式回来的,等等。回答上述这些问题需要更多的思考,一些专家已经开始关注这些问题,而不是仅仅考虑如何让他们复活。

复活回来的冷冻人的大部分经历将取决于时间跨度。一些人运用加速循环法则乐观地预言,未来30年到40年内人类的医学将有助于增强生物系统功能、预防疾病,甚至实现逆向老化。如果这些都能够实现,那么那些如今冷冻的人在复活回来后的生命最初阶段将可能受到自己认识的人欢迎,比如已经成年的孙子辈。

事实上,人体冷冻机构的成员都在鼓励家人参与,成员配偶半价,未成年子女免费。

如果这样的进展需要100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患者在当代世界上很难得到有效的社会支持。科瓦尔斯基采取了组团参与来解决这个问题,他和他的妻子,孩子都参与了冷冻术的项目。科瓦尔斯基表示,“我们确实鼓励一家人能够呆在一起。”

但是即便冷冻人形单影只没有家人,科瓦尔斯基认为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他不能争取到幸福的生活。正如他所说的:“如果你和你的家人和朋友坐同一架飞机,飞机坠毁了,你是唯一的幸存者,你会自杀吗?还是说你会走出阴影找回生活,重新建立家庭和朋友关系?”

其他通过冷冻而复活的人能够帮助重建失去的关系纽带。像难民到了一个新的国家,他们很容易基于自己的共同经历和时间节点而建立新的联系。

在这些社区中的成员将生活或他们将如何支持自我生活是悬而未决的问题。伦理学与生命科学研究所--海斯汀中心(Hastings Center)创始人之一丹尼尔.卡拉汉(Daniel Callahan)表示,“如果他们来到一个陌生世界,一无所知,没有任何收入,他们需要关照。那该怎么办?”

为了提早准备应对这些需求,人体冷冻机构已投资了一部分病患花费(目前每人需要约合2.8万美元的人寿保险)到股票和债券中。可以这么说,他们希望未来的收益能够协助复活的冷冻人能够依靠自己生活。

然而,也有可能,当冷冻技术能够有回报的时代钱已经不再存在了,而且人们不需要为生活而工作。科瓦尔斯基和其他人认为一个社会如果发展到足以治愈所有疾病和解决老化问题,也必将是一个没有贫困和物质需求的社会。在这种情况下,服装,食品和住房都可以通过3D打印或其他先进的手段实现,物质极大丰富,随处可得。“如果花时间仅是为了生活在不是乌托邦或者落后的时代,复活是没有意义的,”科瓦尔斯基说。“能够把人复活,那么也同时必然能够通过技术达到其他伟大的成果,例如提供物质富足的生活。”

他们会有错位的感觉,像外星人一样被对待,必须接受他们认识的每一个人都不存在了的情况。

但是,即使冷冻复活人回到了一个更加公平、先进的社会,心理上的突然变化仍然需要调节,需要适应新世界。由于离开时间太久,且对这个社会很陌生,冷冻复活人会有一种强烈的愿望,希望能够抓住某种确定性,即他曾经所知道的人或事,当然这些已不可避免地失去了。如果这样,他们心理会形成强烈的创伤。此外,专家们还忽略的一个事实,那就是冷冻人只是冷冻了大脑,而身体则是全新的。

美国精神疗法专家杰弗里-考夫曼(Jeffry Kauffman)认为,“即使某些人实现了完美复原,他们仍然需要让自己适应一个全新的身体、全新的文化、全新的环境。这些人将被迫经常自问,‘我是谁?’”

Image caption 复活的冷冻人群体很容易基于自己的共同经历和时间节点而建立新的联系。(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不过,仍有一些人认为,冷冻复活人精神方面的复原并不需要特别担忧,因为未来心理治疗技术可能取得极大进步以及人类本身拥有精神快速恢复能力。纽约新学院(New School)人类学家阿布.法尔曼(Abou Farman)表示,“我们一出生就要面对一个陌生的世界,我们一生都在不断适应一个个陌生的环境。”

科瓦尔斯基也认同这一观点。他指出,人们从发展中国家移民到更加发达的工业化国家,面对全新的环境一样可以做得很好。同理,那些曾经因事故或战争而身体残疾的人也一样可以找到生存之道。

毫无疑问,这种强烈的转变对于心理学家来说是一种全新的情况。创伤,如抑郁,可以通过多种形式出现,因此创伤人体冷冻可能触发我们从未见过的任何情况,考夫曼说。“基于情况的不同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现象学,所以我们只能基于其他创伤去猜测可能出现的新情况。”

还一个问题需要指出,即那些从遥远的古代复活的人是如何与当代人建立起联系。建立真正的联系会相当有挑战,考夫曼说,因为当代人会把复活人当成“另类”。

格雷指出,“虽然人们一直都是这样,总是把外人当成另类。”在这种情况下,社会孤立比现如今的其它社会隔阂问题更为严重。卡拉汉表示,“100年时间,社会会发生很大变化。如果再加100年,社会将完全不同。从200年前回来的人,几乎就是个外星生物。”

那么他们仍然是人类么?

这些场景仍然是建立在可想象的情况下,但还有一种大开脑洞的情况。如果只有人的意识被保存并进入一种虚拟存在的状态–就像“超验骇客”(Transcendence)中的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那样,那么所有有关他们将如何面对这个世界的猜想都不确切。考夫曼指出,大脑与感官和其他身体感觉一起发挥作用,因此即便是与身体切断联系,例如四肢瘫痪的人,仍有个人自我意象意识。不能控制身体,像幽灵般的状态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从未有过的体验。卡拉汉说:“真的很难想象那将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长生不老的状态也应该引起人们的注意。一个上传的大脑将会战胜死亡

长生不老的状态也应该引起人们的注意。一个上传的大脑,在某种意义上,将会战胜死亡,这产生了基本心理和哲学问题。考夫曼说:“我们可以说,死亡是意识,法律和人类存在的根源,“死亡的消失很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的本质属性。”

无法保证这个“物种”是和进入冷冻前的人同属一个物种。如格雷所说,问题在于“无论是扫描大脑还是将其上传到不同的基质上是否是唤醒冰冻人,或者说你是否创造出了一个具有相同特性的新个体。”

不管在系统中成了什么人或鬼,编入自杀程序仍然很有必要---以防止这样的经历过于难以接受或令人感到压迫。卡拉汉说:“我想,他们必须事先决定,如果这招不行,那么退出机制是什么。“是公司被授权来杀你还是你选择自杀?”

尽管情况未知,有些人仍然愿意尝试一次这样的存在。“如果选择是完全被遗忘与虚无或将我的头脑想法上传至电脑中,我真的至少想要尝试一下,”科瓦尔斯基说。“这太酷了。”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董乐)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