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有关身体如何运作的令人恶心的事实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最近我们写了一篇探究了耳垢那些神秘而又引人入胜的特性的文章——从它如何能够追溯古代人类迁徙的模式,到它作为早期的润唇膏而被使用等等。这篇文章非常受读者欢迎,超出了我们对一篇描写令人相当厌恶的话题的文章的预期。

虽然对想要了解这些令人恶心的科学事实的需求让人费解,但读者对此的反响非常热烈,所以我们特别将关于你身体其余的粘性产品和难闻排放物的知识,从BBC Future档案中抽取出来,供你阅读。记住这可是你主动要求的。

在飞机里感到胃肠胀气看似并非能引起科学家兴趣的话题……但是早已经有人研究过。

追根究底:为什么我们在飞机上会放更多的屁?

不仅仅只是你,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情况。飞行途中会让我们放更多的屁。压力的变化会引发腹胀,因为我们体内的少量空气会膨胀,而且只有一条排放的途径。

这个现象对飞行员是个严重问题——60%的飞行员报告经常遇到腹胀。而且,美国宇航局一度非常担心宇航员的胃肠胀气在太空舱里会致命:一篇1969年的论文强调了飞船舱内高浓度的人类废气引发火球的危险。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追根究底:为什么我们会抠鼻子?

Rhinotillexomania——或者叫抠鼻孔——我们91%的人都承认曾经做过。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我们中的许多人太懒,懒得伸手拿一张纸巾。这种事情令人恶心,具有潜在危害性,而且非常普遍。

对某些人而言,这能够变成一种强迫行为。一位53岁的老年女性患上了非常严重的习惯性抠鼻孔症,以至于不仅她的鼻中隔穿孔,而且她的鼻窦也穿孔了。

然而,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偶尔抠抠鼻子可能不会导致任何病理问题。

Image copyright Getty

追根究底:关于肚脐绒毛奇妙的真相

不是我们所有人都会收集我们肚脐的绒毛。肚子上少毛的人收集到的绒毛更少。因为正是我们肚脐周边的毛发将肚脐绒毛引导到凹陷处。

但在你拿起它之前,绒毛会通过收集形成的细菌来保持我们肚脐的清洁。

Image copyright Getty

耳朵里也有

回到引导我们走上这趟旅程的那种粘性物质,耳垢有湿的和干的两种类型,这是由基因决定的。这是由于在一个单个基因上差了一个字母,但两种耳垢甚至有不同的味道。

随着汗水排出我们体外的某些东西也可能会让你惊讶。例如,人体每天排出尿素中的7%是通过汗水排出的。但是,汗水也可能是重要的沟通工具。处于强烈情绪状态中的人的体味,例如高度的恐惧心理也会影响周围的人——这样的情况可能是我们的祖先会加以利用的。从我们汗水中中的嗅觉线索发现更多的秘密:我们的汗水揭示了我们什么?

Image copyright Sciencephotolibrary

暴露在明亮的光线下会打喷嚏,这不仅是一种公认的现象,而且是一个相当普遍、我们早已知道的病症。这种本能反应——称为“强迫性常染色体显性遗传性光眼激发综合症”(Autosomal Dominant Compelling Helio-opthalmic Outburst)(或更令人愉快的名称,阿嚏ACHOO)——可能早在公元前第三世纪就已经为人所知。

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受到影响,但对于那些遭受这一难题的人来说,在某些情况下它可能是相当危险的,比如驾车穿越黑暗的隧道的时候。

观察一下你是否你表现出其中任何一种症状:为什么看光会使我们打喷嚏

最后,眼垢可能是所有我们见过的分泌物中最粘稠的,也许也是最令人费解的。对非专业人士而言,它肯定看似是最无用的。但眼垢(meibum)——这是眼粘性分泌物(eye goo)的正确名称——恰恰适应于哺乳动物体内的需要。

首先,粘粘的油性液体可以防止泪水从我们的脸颊不断滚落,使我们的眼睛保持适当的滋润。阅读更多:为什么我们眼睛里会有眼屎?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林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