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需要寻找防过敏新利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已经清晰地认识到了,许多细菌和寄生虫不仅不是我们人体健康的敌人,而且还是人类健康的守卫者,保障人们不受更危险棘手的病原体侵入,同时还对人体的免疫系统进行微调。

受此启发,有些人甚至建议大家彻底连肥皂都不要用了。他们认为,实际上,清洁过了头,反而不利于保持人体健康,而且会导致诸如花粉热、哮喘和食物过敏等疾病的发病率升高。

然而,现在是否到了抛弃这个理论的时候了呢?这正是英国皇家公共卫生协会(Royal Society of Public Health,简称RSPH)和家庭卫生国际科学论坛(International Scientific Forum on Home Hygiene)召集专家委员会,想要回应的问题。

如今,在抗生素耐药性和传染病易感性双双走高之际,洗手洗澡不仅会破坏人们抵御病菌感染的努力;而且,家家户户朝地面上喷射消毒剂实际上也无济于事。虽然我们必须要重视“微生物群系”,但除了忍受肮脏污浊的生活环境之外,我们还有更稳妥、更行之有效的办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尽管脏乱可能更有助于微生物群系的潜滋暗长,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舍弃基本的清洁习惯(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一方面,你随便步入一家超市或者一家杂货店,在家用商品货架处,都会迎面看到墙上堆满了清洁用品、肥皂以及洗手液,它们个个都号称能够清除诸如流感病毒和大肠杆菌之类引发传染性疾病的细菌和病毒。而另一方面,随着人们对微生物群系及其对人体健康作用的认识日益加深,部分微生物研究者的抵触情绪已经被激发了起来,其中就包括他们建议大家:不再洗手或将更健康。

然而,一篇新近发表在《公共卫生前瞻》(Perspective in Public Health)当月特刊上、被称为“名不副实之‘卫生’”的论文却认为,以上两种做法均不可取。相反,我们需要选定一个“有针对性的卫生”管理准则:采取既减少致病菌传播、同时又让益生菌得以繁茂生长的措施。

该论文的第一作者、伦敦卫生和热带医学学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and Tropical Medicine)的名誉教授萨利·布隆菲尔德(Sally Bloomfield)指出:“人们觉得问题就出在我们太讲卫生了,而卫生并不是一种状态:它是我们在一些重要时间和关键地点中的所作所为。”换言之,“问题并不在于,拥有一间干净的房间;而在于我们身在其中的一举一动。”

这篇文章发表在英国皇家公共卫生协会所2月份举办的一次研讨会之后。会上,各路免疫学家、微生物学家、过敏症专科医师及公共卫生专家齐聚一堂,根据人们对微生物群系(寄生在人体内部和表面的微生物生态系统)逐步深入的理解,共同对过敏症和传染病问题的应对策略进行评审。

“真正的问题在于,眼下真正制约我们接触微生物的并不是公众所以为的家庭卫生,而是抗生素、现代饮食以及都市生活方式,”该论文的合著者、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医学微生物学的荣誉退休教授格雷厄姆·卢克(Graham Rook)说:“我们不必抛弃洗手的卫生习惯。”

Image copyright 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想要培育养成一个欣欣向荣的肠道益生菌群落,健康而富含纤维的膳食是必不可少的。(图片来源:Science Photo Library)

许多人以为,想要免于染上像麻疹这样的传染病,过敏是我们必须付出的代价。1989年,伦敦南部图庭(Tooting)圣乔治医院(St George's Hospital)的流行病学家大卫·斯特罗恩(David Strachan)教授第一个提出这种“卫生假说”。

在此之前,他一直都在绞尽脑汁地解决这样一个悖论:尽管已经有了干净的饮用水,人们也可以在幼年时期接种疫苗,还有卫生设备可用——所有这些措施都已经削减了诸如伤寒和霍乱之类的传染病发病率——但过敏的发病率看起来却在升高。

他指出,哥哥姐姐较少的孩子患花粉热的几率更高,并提议,在幼年时期接触常见的传染病菌,可能有助于充分锻炼人体的免疫系统;相反,如果完全不接触这些病菌,人体将会走向一种较为敏感易亢奋的状态,其间免疫细胞对诸如花粉或鸡蛋等日常物品都会反应过敏。

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假说的要点已被简化成为“清洁过了头也在让我们得病”。不过,卫生假说还存在其它的漏洞。一方面,我们进一步细看它的数据发现,在报告中,花粉热、哮喘以及食物过敏发病率的急剧上涨出现在过去120年中的不同时间点位——均略微晚于水加氯消毒处理、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领域取得重大进展的时间点位。这表明,多种因素都可能在其中发挥了作用。进一步的研究也驳斥了大卫·斯特罗恩所提出的幼年时期疾病与过敏有关的假说。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就生活方式、户内外活动的时间分配以及户外活动方式而言,我们已然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一反往常满身污垢、细菌丛生的赤脚形象,现在我们大多干净整洁,还穿着鞋,”该论文的合著者、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的过敏症专家兼儿科免疫学家保罗·特纳(Paul Turner)说道。“将其中缘由归结为某一特定事物,是非常困难的,而且我觉得还会误导大家。”

当前,最佳的猜测是,一个健康免疫系统的培育生长并非源于感冒、麻疹以及其它传染病的刺激,而是我们的“老朋友”的功劳。在人类免疫系统的演进过程中,它们一直陪伴在我们左右,例如,自然环境中的微生物和寄生虫——可我们现在很难在城镇和都市环境中获得它们。这些“老朋友”的缺席,连同诸如环境污染加剧、非天然花粉侵袭等影响因素,一并增加了过敏性疾病的患病风险。

在北卡罗莱纳州(North Carolina)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研究肠道生物学、并在本期特刊上单独发表了一篇评述性文章的威廉·帕克(William Parker)表示:“当前环境中的免疫系统就像一辆缺乏保养的汽车。它的运转效率不高,又过于亢进,但同时缺乏一个免疫系统应该具备的微调特性。这感觉就像是一支只装配了手榴弹的警力。”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抗生素可能在毁灭它的敌人的同时也在毁灭人体最伟大的盟友。(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对此,波士顿儿童医院(Children’s Hospital Boston)的儿科研究员戴维·道林(David Dowling)表示赞同:“由于卫生假说是在20年代80年代末提出来的,它有一个微妙但致命的缺陷,亦即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虽然我们接触到的某些微生物可能是有害而且会导致感染的,但我们在环境中接触到的另一些微生物可能却是有益的。而对其起作用的方式,人们尚未充分了解。总之,归结起来,就是一个思想:最大程度地增加适当接触。然而,几乎没有证据表明,适当接触就意味着有必要暴露在病原体感染之下。”

我们所需要的是那种既能增加人体在益生菌环境中暴露几率,同时又能降低其在致病菌环境中暴露几率的策略。但是,过一种脏兮兮的生活和不再洗手并非解决之道。事实上,目前,诸如弯曲杆菌等肠道传染病的发病率比它们在20世纪90年代时的发病率要高出43%。此外,抗生素的耐药性也在增强,而人口老龄化则意味着,易受传染病侵扰的人数在增加。

一种解决方案,是养成有针对性的卫生习惯。布隆菲尔德指出:“这意味着,虽然在日常活动中,你可以想整洁就整洁,想邋遢就邋遢,但在重要时间和关键地方,你必须要确保自身的清洁卫生。”其中包括:接触了生肉(特别是鸡肉)之后,要立即洗手并刷洗灶面;如果咳嗽或打喷嚏,用手(或用一张纸巾)遮住嘴——并随后洗手、扔掉用过的纸巾;不仅要在去完卫生间后洗手,而且要定期消毒马桶座圈、冲洗马桶、水龙头和浴室把手。

与此同时,这个专家委员会还推出了多项措施,以提高人体(尤其是在刚进入童年时)在益生菌环境中的暴露几率。他们写道:“如今,数据十分确凿,足以推动一些改变,例如,鼓励自然分娩、鼓励兄弟姐妹和非兄弟姐妹之间的身体接触、增加运动和其它户外活动(包括小宝宝坐婴儿车)、少在室内待着、少吃抗生素。”

卢克补充说,我们的饮食也越来越重要。他指出:“纤维和多酚类物质(存在于红葡萄酒、水果和蔬菜中)似乎有助于维持我们肠道菌群的多样性,而如果我们的饮食中这几样东西的含量不足,多样性就会大打折扣,而且一些重要菌群就会消亡”。

寄生于人体表面和人体内部的细菌和寄生虫,是让人成为人的多元因素中的一个部分。确实,我们在彼此的相伴相生中似乎都更加强大。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