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克服飞行恐惧症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 iStock)

尽管空难发生概率很低,但却被各大新闻媒体所广泛报道。面对充斥着飞机残骸和遇难者尸体的恐怖图像,我们不由得对航空旅行心生恐惧。

以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发生的两起空难为例。马航370航班神秘地消失在印度洋的某个角落,马航17航班则在乌克兰上空惨遭导弹击落。整整两年后,这两起空难还不时成为报纸的头版新闻。去年发生了德翼航空(Germanwings)的空难惨剧:一名决意自杀的飞行员驾驶着飞机一头撞毁在阿尔卑斯山区;不久之后,俄罗斯Metrojet 9268号航班在从埃及起飞后不久就被疑似炸弹在空中炸毁。

专家们只会列出统计数字:对航空运输的恐惧是非理性的,你死于道路交通事故的概率要远大于死于空难。事实上,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发布的安全统计数字表明,2015年,共有35亿人乘坐民航飞机旅行,该年一共只发生了68起航空事故,其中的4起造成136人遇难。加上德翼空难和Metrojet空难的死亡人数,航空事故造成的总死亡人数为510人。

Image caption 马航两起空难发生后,人们对航空旅行的安全性更为担忧。(图片来源: iStock)

世界卫生组织宣称,2013年全球道路交通事故总死亡人数为125万人。整体来看,开车乘车比乘飞机的死亡概率要高大约100倍。另外,造成人类死亡的最大原因是心脏疾病和癌症。

.即便如此,也不能改变人们对飞行的恐惧。波音公司2010年的调查结果表明,有17%的美国人承认他们害怕乘坐飞机。其中有些人害怕碰上空难事故,另外有些人则害怕待在一个无逃生出口的封闭空间里。害怕乘飞机的名人也大有人在。《布达佩斯大饭店》(Grand Budapest Hotel)、《天才一族》(The Royal Tenenbaum)的导演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就选择乘船去欧洲。已故摇滚明星大卫·鲍伊(David Bowie)在1970年代初乘飞机从塞浦路斯起飞遇到了风暴,从此以后他就选择乘坐船只和火车出行;1980年代,他重新开始乘坐飞机,但在一次心脏病发作,以及他的女儿蕾西出生后又再次放弃了航空旅行。据说,凯特·温斯莱特(Kate Winslet)总是避免和他的丈夫乘坐同一个航班,这样可以保证他们不会在空难中双双遇难而让他们的孩子沦为孤儿。

“很遗憾,对于人们为什么会产生飞行恐惧症的原因,还没有一个单一的解释–致人们出现飞行恐惧症的原因多种多样,”专攻焦虑症研究的佛蒙特大学(University of Vermont)临床心理学家马修·普莱斯(Matthew Price)说。有些人害怕乘飞机是因为它们从来没进入过机舱,或者之前曾经有过与飞行有关的不良体验。“这些体验包括一次真实的航空旅行、看到空难惨状、或者害怕身处封闭空间之内等等。”

例如,911事件发生后,很多人突然对飞行产生了恐惧感。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发展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Human Development)心理学家杰德·吉格兰泽尔(GerdGiberenzer)称,在911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年,有成千上万的美国人选择开车出行。航空旅客数量开始下降,但是死于道路交通事故的人数却增长了1595人。由此看来,人们过低估计了开车的风险,却过高估计了死于空难的概率。

Image caption 有人谈飞色变,出远门靠乘船。(图片来源: iStock)

有些人是出于对其他原因的焦虑而惧怕飞行的。例如丧失控制感、幽闭恐惧、甚至无理由的恐惧,在皇家空军担任飞行员兼精神病学顾问的心理学家罗伯特·波尔(Robert Bor)称。工作压力、婚姻不和或子女生病等等与飞行无直接关联的事物也会引发人们的恐惧情绪。

作为对乘客的保护措施,机场和机上安全程序是另一个常常会引起人们紧张的因素。机场采取的反恐措施会让有些人感觉有恐怖分子准备炸飞机,起飞前的安全宣传片也会提醒我们可能发生坠机事故。有些精神容易紧张的人总是想避开这些安全宣传片不看,但这其实是一种错误行为。

那些看了安全宣传片以后对撤离飞机有了计划的人往往会做出正确的举动,波尔说。例如,在最近阿联酋航空一架飞机在迪拜紧急迫降的事故中,许多乘客带着自己的物品撤离飞机,增大了风险。“我们在安全宣传片中一直告诫乘客放弃一切个人物品迅速撤离飞机,但人们在面临危险时往往会做出难以意料的反常举动,”波尔说。

幸运的是,飞行恐惧症是可以治疗的,有很多治疗方法可以使用。许多方法都能缓解人们的紧张情绪–有人会戴上耳机或喝酒,有人则服用抗焦虑药物。普莱斯建议进行呼吸练习:用口深吸气,在保持胸部不动的同时让腹部膨大,然后把气体通过鼻子呼出去。“可以在呼吸的同时默唱一些舒缓的歌曲让精神更快地镇定下来,”他说。

对于那些从未乘坐过飞机或有不良记忆的人,缓解其紧张情绪最好的办法可能就是告诉他们飞机的飞行原理,波尔说–可以告诉他们,看起来很笨重的金属机器是怎么飞起来的,空管人员是如何保持两架飞机的距离防止相撞的,飞机是如何抵御风暴的,等等。

其次,容易焦虑的群体或许应当接受催眠术疗法或认知行为疗法。首先找到焦虑的周期,摸清焦虑感不断增加且保持的规律,焦虑感是如何产生恐慌情绪,以及最重要的,如何有效应对焦虑。

另外还可以阅读有关自我应对机制的书籍,或者寻求医生帮助。“与阅读西蒙德·弗洛伊德长篇累牍的心理学著作相比,你可能只需要去看一次医生就能解决问题。焦虑症完全可以治疗–但你如果对它毫不在意,它就不会轻易好转,”波尔说。

Image caption 虚拟现实可以帮助人们熟悉飞行环境,这样他们在飞行过程中就不会感觉紧张了。 (图片来源: iStock)

普莱斯和波尔都认可,克服飞行恐惧症的最佳手段在于控制暴露程度。参照一句老话“该来的终归要来,”飞行恐惧症患者可以在心理咨询师的循循善诱下,让自己逐渐暴露并适应飞行过程的各个阶段。过去,航空公司曾经在机舱内聘用心理咨询师(报酬很高)与心情紧张的乘客谈话,帮助其缓解恐惧情绪。

另一种暴露方式则是通过虚拟现实技术实现:你可以安坐在在地面上体验飞行的各个阶段。过去,只有飞行模拟器才能提供这种体验:大屏幕上显示停在虚拟机场上的虚拟飞机的内部情况,此外还可模拟飞机噪声。后来,一项新发明出现了:这就是虚拟现实头盔。

普莱斯分析了针对虚拟现实和飞行开展的大量研究并得出结论说,虚拟现实技术无疑是对付飞行恐惧症的一件利器。“例如,虚拟现实很适合治疗对起飞时间长感到恐惧的乘客,”波尔说。“实际飞行中的起飞过程为时很短,但在虚拟飞机上,心理咨询师却能自由控制起飞时间的长短。”你要是在前往机场的路上,在登机门处、或者在空中巡航期间感到压力巨大,心理咨询师就能够针对你的情况让你身处最不利的场景之中。另外还能根据最让你感到恐惧的因素任意设置一天中的飞行时间、天气、飞机座位甚至飞行员的心情。

为了监控焦虑等级,可以在乘客手指上固定计量生物学传感器。Wearable网站科技记者卢克·约翰逊(Luke Johnson)就在专攻各类恐惧症治疗的心理咨询师迈克尔·卡西(Michael Carthy)协助下尝试了虚拟现实疗法。

虚拟现实直接作用于思维中的潜意识部分,虚拟现实头盔则是虚拟现实疗法的互补性工具,约翰逊写道。“头盔的使用极大增强了虚拟现实疗法的感染力。你不会感觉到虚拟场景是非常虚假的。相反,它却能帮助你随时体验让你感觉恐惧的场景进行治疗。”

Image caption 某些患有飞行恐惧症的乘客使用飞行模拟器了解飞机的飞行原理。(图片来源: iStock)

约翰逊后来在乘坐真实航班时惊奇地发现,他对飞行的恐惧感比以前轻多了。“做深呼吸、保持微笑、保持直立坐姿后,我就丝毫感觉不到恐惧了。我感觉很轻松舒适,”他写道。

乔治亚州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家芭芭拉·罗斯鲍姆(Barbara Rothbaum)将虚拟飞机和真实飞机场景下的暴露疗法进行了比较。“在接受了所有两个场景下的8次治疗后,93%的患者不再惧怕飞行,”她说。头4次治疗教会人们如何应对焦虑。例如,如何确认哪些念头是无益处、非理性的(比如,“这架飞机马上就要坠毁了,”)并纠正这些错误念头。

接下来的4次治疗会使用虚拟现实技术帮助人们体验飞行环境,从而克服焦虑感。“使用真实飞机和虚拟飞机的效果一样好,虚拟现实的优势在于可行性高–成本低廉、操作简便。在短短45分钟治疗时间内足不出户就可以安排很多次起降,”罗斯鲍姆说。

有些人则尝试自己解决问题。美国商人克雷·普莱斯利(Clay Presley)在2009年哈德逊河空难中幸存后患上了飞行恐惧症。那么他后来是如何克服的?自己当飞行员!尽管这个选择并非适合每个飞行恐惧症患者,但仍然不失为一种可行的方法。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