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海伦斯:美国大陆上最致命的火山

Image copyright z

火山口的边缘烟尘缭绕,硫磺色的雾气在灰蒙蒙的空气中飘散流转。我们简直不敢相信,我们登上了一座活火山,而且还是美洲大陆上最致命的火山。

我和妹妹雪莉当时正在攀登圣海伦斯山的山脊,这座火山就坐落在西雅图南部约200英里、宏伟的喀斯喀特山脉中。感觉就像是攀登剑龙的背峰。在一大片足以碾碎骨头的巨石丛中,我们已经攀登了好几个小时,有时甚至只能用双手和膝盖爬行,一切都只为了登顶这座很可能爆发的活火山。山顶装有实况记录相机。

但是,一想到能在喀斯喀特8368英尺的山顶上饱览风光,再艰辛的攀登也都值得;这里是火山爱好者的梦想之地。雷尼尔山、胡德山、杰斐逊山和亚当斯山,四座活火山的顶峰都覆盖着皑皑白雪,闪烁着宛如梦幻冰雕般的蓝光。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且看一眼火山(图片来源:Joe Klamar/AFP/Getty Images)

它们静静地耸立着,在著名的环太平洋火山带中穿云聚雾;这条火山带由452座火山组成,从南美洲的最南端发轫,经北美洲的白令海峡,绕过亚洲的边缘,连缀到新西兰的边侧,环抱着太平洋,大有合围之势。

圣海伦斯是喀斯喀特火山群中最致命的一座;美国地质勘探局(USGS)称其为“美国临近火山群中最有可能喷发的一座”。它的喷发力、高活动性以及毗邻西雅图及波特兰的地理位置,无不让科学家们忧虑重重。此外,这座火山还因其不可预测性闻名于世。1980年,猛烈喷发的圣海伦斯导致57人死亡、方圆230平方英里的区域遭到严重破坏,在那以后,它又持续喷发了6年,并进入短暂的休眠期;2004年,它又再度发威,喷射出的火山灰和水蒸气高达数千英尺。小型的喷发现象一直持续到2008年。

美国地质勘探局报道称,如今这座火山已再现恶兆,其地表以下5英里正形成一个岩浆库。这就意味着圣海伦斯在今后几年或几十年时间里还将再度喷发。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圣海伦斯火山蒸腾的雾气(图片来源:David McNew/Getty Images)

我和雪莉都是生长在喀斯喀特山脉中的山地人,渴望在这座复式火山再度喷发前登顶——我们并非唯一有这种想法的人。圣海伦斯火山研究会全年都要求提供许可证,并从5月15日到10月31日只允许100人登顶。

夏季的几个月是登山旺季,因为登山者喜欢长达11个小时的日照时光,最好还能有一片晴空。2015年的许可证,是为了纪念火山爆发35周年,从2月起便开始发售,在7月和8月时很快便被抢购一空。那些被拒之门外的登山者可通过如下网址搜索转售许可。

圣海伦斯是喀斯喀特火山群中距离最短且最易攀登的一座,但攀登过程却不像周日旅行那样轻松省心。就山峰本身而言,它并不属于很难攀登的类型。但研究会网站却警告说,“寒冰、巨石、松动的浮岩、多变的天气和火山活动使得攀登活动变得艰苦费力、充满风险。

登山者应该具备良好的身体素质、装备齐全、掌握相关火山灾害信息,同时还要携带足够的饮水和食品。”大多数登山者都会沿着受监控的山脊线路攀登,线路在这座4500英尺高的火山上绵亘5英里,往返一次需要7到12个小时。相比之下,攀登高度4203英尺、曾经埋葬庞贝古城的意大利维苏威火山,总共只需要1个小时。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在活火山上漫步(照片来源:David McNew/Getty Images)

旭日初升时,我们便开始攀登这条受监控的山脊,头顶上是一片朗朗晴空。从3700英尺高的登山营地停车场开始,我们在绵延的森林里跋涉了两英里,而后便开始在利如刀刃的山地里艰难地前行,这里的火山岩都是刚形成的。拖动身躯在这里爬行的时候,我们把它们戏称为“撒旦摩天巨石”。无论向上还是向下,想攀住这些岩石都非常艰难。满眼所见,都是些陡峭、倾斜、锋利的地形。有些登山者还带上了园艺手套以保护自己的双手。

就在步履维艰、无路可走的时候,我们到了最后的1300英尺,这儿就是之前听说的那条由浮石和火山灰构成的走廊;就像滑梯一样,在这里你每走两步就会滑倒一次。但这条光滑石子铺就的斜坡却让我们得以从巨石阵的艰辛中缓一缓。攀登巨石时,我们不得不想笨拙的芭蕾舞演员一样,用脚尖保持平衡。我的登山靴对趾甲并没有太大的保护作用,因为不断支撑身体的缘故,它们最终都变成了青紫色。

太阳落下山头的时候,我们已经筋疲力尽。一旦登山者感到虚弱,其他伙伴就会给他些鼓励、蓝莓、防晒油和水——所有他们认为能鼓劲的东西。出发6个小时后,我们最终登顶,但是双腿已经累得发抖了。雪莉和我终于看到北部的喷发区域了:崩塌的岩石一直连缀到蓝色的湖边,周围环绕着缓慢恢复的常青林。既美丽又残酷。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掩埋在数百英尺的厚土下(图片来源:David McNew/Getty Images)

脚下的土地塌陷出一个锋面。所有的火山口壁都呈银灰色,直直地引导着高920英尺的熔岩穹丘中,出于安全靠考虑,任何人都不得站立在火山口的边缘。作为《走进空气稀薄地带》、《裂痕奇兵》以及阿尔卑斯派其他灾难书籍的粉丝,我们很容易想象穿过石块和坚冰、坠入深达2000英尺、崎岖不平的火山坑是怎样的感觉。更有甚者,我们还会想象跌入底部冰冷的冰川,或者栽进炽热穹底的景象。

后来,我们很快就了解到这些问题并非只是理论上想想的事儿。两年前,一名登山运动员在第68次登顶后,便开始在火山口边缘摆姿势拍照留念。因为靠得太近,便失足跌落而死。我们离开没几天,巡警便发现了一具日本登山者的尸体,当时他已经失踪9个月了——这就提醒我们,即使是不甚艰难的路径,也可能是非常危险的。

“出发的时候,我在想,‘是什么让圣海伦斯与众不同的呢?’”11个小时的往返之旅过后,雪莉告诉我,“我曾经攀登更大的山峰。但是翻越所有那些岩石真的充满艰辛。在我最终到达山顶并站立在火山口的旁边之前,我都看不见山的另一面,因为另一面已经被卷走了。但当我看着眼前的烟雾和边缘下令人难以置信的扇状毁坏时,我震惊了。到这里攀登,是我这一生最美好的经历之一。”

请访问 BBC Travel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路西)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