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各半年 极地小镇如何起居作息?

Image copyright Getty

日出和日落决定着我们大多数人的日常作息:从清晨何时吃早餐到夜晚何时放松入眠。 但如果太阳不再升起,我们的生活会怎样? 当它不再落下时,我们的生活又会如何呢?

对于生活在北极圈以内或附近的人们来说,这都是些司空见惯的事儿:夏日永昼,连续几个月的阳光照射不断;冬季永夜,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有漆黑一片。

为了了解人们的感受,我们在 知乎网站上提出了问题:“住在极昼或极夜的地方,感觉如何? 从结果来看,对于每年长达数月不见阳光或星光的日子,回应者的答案褒贬不一。

Image copyright Getty

极昼里的生活

来自印度德里的赛·狄巴克·碧玛拉珠 (Sai Depak Bhimaraju)表示,在挪威特隆赫姆实习的两个月间,他对持续的白昼没什么不适。

他解释道:“在那儿,我遇见的多数人都不太适应极昼现象,因为它扰乱了他们的生物钟,但怎么说我也是从印度的工程大学毕业的! 我早已习惯了白天睡觉、晚上熬夜到第二天早上的生活。所以,睡觉时阳光照在脸上对我而言并无大碍。”

他惯常的作息是睡到中午,从下午两点工作到夜里十点,吃过晚餐后便在依然明朗的阳光下骑会车,凌晨一点回来吃甜点。

他说:“你知道吗? 那时候天还没黑呢!”

和德里相比,他发现挪威的夏季很冷,但终日不歇的阳光让他感到精神愉快。碧玛拉珠说:“阳光会让你充满活力, 让你觉得仿佛置身天堂,在那里日光永存。”

瑞典的日落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对于夏季长时间的日照,知乎网其他的被访者也表达了类似的喜欢。住在瑞典小城基律纳的格莉玛·潘迪 (Garima Pandey) 分享了一张凌晨一点红日高悬的照片。

她说:“百叶窗可挡不住所有阳光。我们在午夜的阳光下烤肉,忘记了时间。我们的生物钟(如果有的话)都被打乱,因为我们的身体对我们在大白天光下吃晚餐或睡觉这种行为并不适应。”

出生于挪威芬马克郡的威尔弗雷德·希尔德南 (Wilfred Hildonen) 也认为人们在夏季变得更爱交际。他说:“无论昼夜,人们都可能随时造访。我曾在凌晨两三点看到过在外嬉戏的孩子,还有用婴儿车推着幼儿的夫妇。”

饱受极夜之苦

就像夏季的无尽阳光一样,极夜则是冬季的常态 — 这就可能给居民的心理带来负面影响。

在挪威北极圈以北之地住了五年的比约恩·斯蒙斯塔德 (Bjørn Smestad) 说:“人们对此反应不一, 有些人变得沮丧,有些变得更加嗜睡,但还有些人却觉得没什么影响。”

Image copyright Getty

弗洛德·山德 (Frode Sand) 住在北极圈内挪威北部的小村布列克。他表示,生活的艰难可不仅只出于黑暗。

他说:“恶劣的天气、大量的风雪、严寒的气候、维生素D的缺乏,这些都让生活变得比较艰难,但人们还能适应。那些现在、将来都不能适应的人以及那些适应困难的人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会选择南迁。”

潘迪表示,每年的这段艰难时光里,瑞典人很清楚该如何保持理智。 “如果非要找两样瑞典人的深爱之物,那就是Fika (休息时间的点心)与桑拿浴。 那也是我渐渐喜欢并爱上的东西。”

冬季的习俗之一就是把桑拿烧热,进去想待多久就待多久,待够了再扑到雪地里。潘迪解释说:“就这么着,直到你浑身麻木为止。当晚你入睡时,就会明白睡眠本该是什么感觉了。瑞典的冬天少不了这种现象。”

她还提到了美丽的北极光,说那是无尽黑暗中的快乐源泉。

她说:“每隔一晚,天空中都会为上演这种欢腾、愉悦和斑斓的光与色的表演,美仑美奂,五颜六色,有绿色、有紫色、有红色,应有尽有!”

请访问 BBC Travel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郱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