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星球》旅行:冬日七绝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包括阿拉斯加在内的北极范围内,极光之美随处可见。 (美联社图片/Bob Martinson) (图片来源:美联社图片/Bob Martinson)

1. 加拿大的北极之光

午夜时分,荒野之中。四周围漆黑一片,三英寸之内,便伸手不见五指。万籁俱寂的雪夜里,就连附近树枝上积雪坠落的声音,都会让你打起激灵。你会觉得连睫毛都要冻上了,哪怕只是眨一下眼,睫毛便很难再分开。纵然如此,在许多个即将到来的夜晚,你还是欢欣地坐在雪野里,只为有机会一睹大自然最神秘的风景:北极光的倩影。

加拿大的丘吉尔城是世界上最佳的北极光胜地之一,这里地处极光椭圆区的黄金观赏地带,光污染极少、气候条件优越(气候非常寒冷且夜空纯净)。在这座北极苔原和针叶林环抱下的小城,每年有 300 多个夜晚可以看到极光现象。极光的身影可能持续数个小时,也可能一闪而过。霓虹粉、松石绿与纯绿色的光影在空中回旋,形状奇异、姿态万千(时而像海象、时而作女巫状、时而化身鲸鱼?),直到向后收拢,渐渐消散。在这样壮丽的奇观面前,人们很容易相信当地因纽特人的神话:北极光是源自来世的信号,尤其是在你听到天空咔咔作响、就像宣言似的发出“嗖”的声音时。极光在头顶回旋的时刻里,只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你也是这一炫美场景中的一部分。

Image copyright AP
Image caption 圣彼得堡的冬日风景

2. 冰封的圣彼得堡

圣彼得堡的一月,城里的居民早已习惯了严寒,他们总会戴上裘皮帽、穿上厚厚的外套,排队等候。当然如今他们等待的不再是面包,而是一种艺术:冰封的艺术。每年冬季,雕刻家们都会将大块大块的寒冰雕刻成造型精美的人物、动物和其他物体。这种冰雕的传统可以追溯到 1740 年,那一年为了庆祝女皇安娜的生辰,人们雕刻了一座冰雪宫殿。斜日映照下,金黄色的穹顶熠熠生辉,以此为背景的冰雕展览彰显着圣彼得堡的冬日魅力。

当地居民在城市的桥梁间迂回前进,在坚冰覆盖的河道与运河里滑行,都只为取道进城,一饱眼福。整条涅瓦河都被封冻了,只有彼得保罗要塞前还有一个大洞。这里是海象俱乐部的跌水潭,一群游泳爱好者总是每日到此一浸,以期从中收获健康。当寒冷慢慢渗入生活时,彼得堡人常会在冰雕的酒吧里用冰制的酒杯喝伏特加取暖。一位风趣的赞助人表示:“至少除了在冰上滑倒跌跤以外,我们还可以用冰块来做一些事情。”

3. 瑞典的驯鹿迁徙

每年在英国北部千余英里的地方总会有一场大迁徙,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迁徙活动之一。在落雪沉积、湖面冰封、气温低于零下 25沉积、的日子里,上万只驯鹿便会穿过瑞典北部,进行一场大迁徙。从夏季西部群山间的草场中下来的鹿群不断向东迁徙,并要在这片森林中觅食、度过漫漫寒冬。

在这场持续十天或更久的大迁徙中,一路陪伴的是它们的主人:半游牧牧民萨米人。尽管这些牧民的放牧方式在数世纪的演进中变得更具现代化(雪地车,甚至是直升机,取代了雪地鞋),但饲养驯鹿却依然是他们的主要经济来源。接受萨米人和他们的牲口,不觉间便会成为融入这种绵延了千年的遗产的一部分—在某个日子里,跟着哒哒的鹿蹄信步前行,在微寒的夜空下,望着满天星光,拥坐在篝火前,分享着彼此的故事,该是怎样的惬意。

4. 意大利沉降的钟塔

这个冬季前往意大利的南提洛尔吧,因为在那里你可能遇见欧洲最奇异的风景—一座矗立在蕾西亚湖(Lago di Resia)冰面上的教堂尖塔,塔身上有明显的截痕。 这座建造于 14 世纪的钟塔像一支箭,向上直指风起云涌的青天,作为一座孤立的纪念碑,它祭奠着二十世纪五十年代那个沉入水力发电项目人工湖的村落。当地人会告诉你,尽管早在洪水暴发、浸没山谷时钟体就已然被冲走,在寒冷的夜里你还是可以听到教堂的钟声—。尽管有关那座钟的荒诞故事层出不穷,但教堂还有那片湖泊却仍旧占据着当地生活的绝大部分,每逢冬季更是如此。风筝滑雪爱好者们在冰面上回旋,并在风筝御风时凌空跳跃,当然还要留意不要撞上湖面周围的滑冰者。带上家人滑行到塔基的位置,满心欢喜地用戴着手套的双手去触碰历史,那可是一年中少有的机遇啊。

Image caption 冰川磨蚀和火山爆发共同作用形成的黄石公园景观

5. 黄石公园的滚水

像黄石国家公园这样充满吸引力的地方还真是为数不多了。这是一片由冰川磨蚀和火山爆发共同作用形成的景观,一片充斥着火与硫磺的地方,在这里,脚下的土地就像一只沸腾的水壶,会呼吸、会打嗝还会冒泡。这儿的林间漫步着驼鹿、熊与狼群,间歇泉与温泉欢腾跳跃并最终喷涌而出,自 1872 年初建时,这些景致便俘获了人们的想象力。这是一种源于美国的原始与狂野。

气温骤降时,冬雪便高高地堆了起来,此时的公园像一幕独特的话剧,优雅美丽。游客日渐稀少,取而代之的是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滑雪者,他们静静地在布满标记的山道间驰骋。毛发蓬松的野牛在厚厚的积雪中取道,只为在间歇泉区里取取暖,盼望着这些闪烁着光芒的热水池能够涌出温暖的泉流,为它们带来喜悦。当温泉喷涌而出时,它们便会后退几步,一阵阵热流便因此被激入凌冽的风中。

距离主要温泉路径较远的地方或是在森林深处,静谧与孤立的感觉便越发幽深。唯一可闻的便是瀑布结冰后缓缓融化、落向黑岩时发出的叮咚声响。瀑布旁边延伸着一排爪印,最终消失在树林深处,树木的枝桠也在新雪的积压下显得愈加沉重。那些爪印可能是狼或者郊狼留下的吧?你可能会因此失去继续探寻的勇气,恹恹地退回到旅馆的炉边座椅里,思绪纷繁,望着严霜覆盖的窗棂外那一片神秘的荒野景色。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成千上万名游客在冰冻的河面上钓山鳟鱼

6. 韩国冰雪节

一年中的多数时光,山鳟鱼(鳟鱼的一种)都在华川的河流中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这华川便是首尔东北部山区的一座小城。当干冷的韩国冬季来临,河水冻结,山鳟鱼消失在40 厘米厚的冰层下面。这时候喧嚣也跟着来了。每年一月份的“华川山鳟鱼冰雪节”都会突然给这座静谧的小镇注入鲜活的动力。成千上万名身着棉衣的游客纷至沓来,拥挤在每一块冰冻的河面上,准备在冰上钓鱼活动中一展身手。韩国人对待烧烤的激情就像法国人对长棍面包的喜爱一样,都是自然而然的,一时间木炭烟火的气息沿着河岸四处飘散,只待新捕的鳟鱼上岸。对于一些游客而言,仅在冰面上钻孔抛线的捕鱼体验是远远不够的。只见他们换上了短裤T恤,纵身一跃便跳入冰冷的湖水中,学习冰水中畅游的鳟鱼,撒起欢来。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下雪的伦敦人烟稀少格外宁静

7. 雪域伦敦

周一上午十点,伦敦市中心。皮卡迪利大街上可没有喷射蒸汽的公交,让每个站台上的乘客都能感受到一丝温暖。牛津街的人行横道上也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就连街上的百货大楼也大门紧锁。隧道中的地铁空无一人,飞机也静静地停留在希斯罗机场。少数让城市保持运作的人们发现办公室的大门紧闭,也只好回转家门。这并非是三脚妖电影中的末日景象,而是积雪封门时英国首都生活景象的真实写照。街道上空无一人,所有的活动都转向了公园里。汉普特斯西斯公园里,一家奔跑俱乐部放弃了在雪中曳步的打算,正努力将一只巨大的雪球滚向池塘的沿岸。里士满公园中,寄居的小鹿在冻土上漫步,寻觅着小树枝和灌木。远在东边的格林威治公园,有将近一个区的学童都在庆祝这场意外的假日,他们用平底雪橇滑雪,从皇家天文台一顺而下,远处金丝雀码头的摩天大厦在阴郁的天色下也几乎瞧不见了。回到市中心,雪花还在萧条孤立的敦伦上空静静飘洒,让每一位在街道上探险的人都产生一种不可思议的幻觉,仿佛这座城市独属于他们自己。

请访问 BBC Travel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