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的“原版”詹姆士·邦德

Image caption 温尼伯的一面壁画描述了史蒂芬森的成就(图片来源:Ian Lloyd Neubauer)

据估计,全世界有四分之一到一半的的人曾看过邦德电影。随着该系列电影第24部影片《007:恶魔四伏》(Spectre)于11月6日在全球上映,看过该电影的人口数字将有可能进一步上升。

在15名据称为伊恩·佛莱明(Ian Fleming)提供邦德这位超级绅士间谍素材的真正特工里面,很少有人知道威廉·塞缪尔·史蒂芬森爵士,他的徒手格斗的能力、拯救世界英雄事迹、极富吸引力的个性以及对马天尼酒的偏爱,与007惊人地相似。事实上,甚至在他的家乡加拿大温尼伯(Winnipeg),史蒂芬森都不为人知。

“在我工作的这些年里,你是第二个问起史蒂芬森的人,” Heartland Tours公司的老板唐· 芬克拜纳(Don Finkbeiner)说,“虽然很多温尼伯人每天开车经过史蒂芬森的雕像,但是他的故事仍会让大多数温尼伯人吓一跳。”

为成终极特工,而与美国大亨继承人联姻?

史蒂芬森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同时还是军队里的轻量级拳击冠军。1918年一战结束后,他迁居英国,并在当地娶了一个美国烟草商的女继承人,并利用她的关系成为二战中的终极特工。他成为了温斯顿·丘吉尔和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密友,并在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和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成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他还在多伦多附近设立了代号为Camp X的特种兵训练基地,佛莱明等数百位同盟国特工在二战期间曾在这里接受训练。

Image caption 在温尼伯的威廉·史蒂芬森爵士的纪念碑(图片来源:Ian Lloyd Neubauer)

“我自己10年前才知道史蒂芬森,现在每次我带的旅游团都会去它的雕像前参观,” 芬克拜纳一边说,一边带我走过矗立在曼尼托巴省议会大楼(Manitoba Legislative Building)前这座巨大的飞行员青铜雕像。(在弗吉尼亚州美国中央情报局总部兰利(Langley)也有一座一模一样的雕像)“我和游客说:你们将要看见的是温尼伯历史上,甚至可能是加拿大历史上,最重要的人。他的故事让人难以置信。简直就像是梦幻。”

史蒂芬森小时候在伯恩特·道格拉斯(Point Douglas)街区一个破旧的两层木房子里长大。他上了Argyle Alternative高中,16岁时应征入伍。学校墙上的壁画有有关史蒂芬森的记录,但除此之外,几乎看不出史蒂芬森是在这里长大的。或许是这个社区忘记了他,也或许是像其他优秀的特工一样,史蒂芬森希望被人遗忘。

温尼伯的西点(West End)有一幅壁画更加生动地描绘了史蒂芬森的成就。最显著的是德军的恩尼格玛密码机(Wehrmacht Enigma),纳粹的这台似乎无法破译的密码机就是在史蒂芬森的帮助下被破译的。

“史蒂芬森是一个技术高手,他在商业方面也非常成功,”芬克拜纳说,“他通过无线电报发送照片的方法获得了专利。他还涉足钢铁业、汽车业以及航空,他还帮助开发了喷火战斗机(Spitfire),并且是英国广播公司最早的部门主管之一(负责公共关系方面)。”

1943年,在破坏被德国占领的挪威的韦莫克重水厂(Vemork Hydroelectric Plant)的行动中,史蒂芬森提供了情报。代号为冈塞赛德(Operation Gunnerside)的这次行动,阻止了纳粹科学家获得制造氢弹所需的重水,否则可能改变二战的结局。该行动被认为是同盟国在二战期间最成功的一次破坏行动。

“作为个人,史蒂芬森在坚持抵抗德国的努力上仅次于丘吉尔和罗斯福,”位于温尼伯的社团无畏之子协会 (Intrepid Society)的秘书加里·索拉尔(Gary Solar)说, 这是一个致力于保护和宣传这个最英勇无畏温尼伯人故事的团体。“他做了如此多缩短战争、减少人员伤亡的事情。”

为了帮助人们记住史蒂芬森的功勋,索拉尔和协会会长克里斯汀·史戴芬森(Kristin Stefansson)在2009年将温尼伯的水街(Water Avenue)更名为威廉·史蒂芬森路。虽然索拉尔和克里斯汀·史戴芬森都是威廉·史蒂芬森的后代,但是他们两人在史蒂芬森的遗嘱中都没有被提到,索拉尔开玩笑说。史蒂芬森的代号就是Intrepid。

虽然邦德是虚构的,但是史蒂芬森是真实的、真正的特工

Image caption 威廉·史蒂芬森爵士图书馆中的大事记(图片来源:Ian Lloyd Neubauer)

克里斯汀和索拉尔开车带我去1914年史蒂芬森加入温尼伯第101轻步兵营的地方。他的士兵代号是700758。虽然没有证据表明这与弗莱明命名007的是否存在关联,但是这种相似性非常有趣。类似的情况还在1959年出版的第七部邦德小说《金手指》的剧情中。反派对诺克斯堡(Fort Knox)的袭击类似于史蒂芬森未能成功的从法国殖民地马提尼克(Martinique)偷走维希政权(Vichy)价值30亿美元黄金储备的计划。

下一站,我们去了位于温尼伯的17号空军基地内的比利·毕所普大楼(Billy Bishop Building)。无畏之子协会 (Intrepid Society)在这里布置了一个永久展览,展出300多件史蒂芬森的私人物品。其中包括埃德加·胡佛(Edgar Hoover)和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寄给他的信,史蒂芬森的油画画像,以及美国、英国、法国和加拿大政府颁发给他的奖章。由于我是记者,卫兵不允许我进入基地,但是普通公民可以在工作日的9点到17点随时去参观。

位于北温尼伯的威廉·塞缪尔·史蒂芬森爵士的图书馆内有一个玻璃橱柜,里面放了少量这位英雄的个人物品。旁边放了一架索普维斯“骆驼”战斗机(Sopwith Camel)的模型,一战期间史蒂芬森曾驾驶它打下了12架敌机(包括红男爵曼弗雷德·冯·里奇特霍芬的弟弟洛塔尔·冯·里奇特霍芬),这里还有六部史蒂芬森的传记。

索拉尔取出了其中一本,蒙哥马利·海德(Montgomery Hyde)所写的《3603号房间》(Room 3603)。他只给我看弗莱明所写的序言。序言里有两句意味深长的话。

第一句是:弗莱明称史蒂芬森“曾制作出全美国最强劲的马天尼酒,并倒在夸脱杯里,”这为这位作家想出邦德具有标志性的饮酒习惯提供了线索。

第二句话位于序言的结尾,证明了1989年死于百慕大(Bermuda)的史蒂芬森,对塑造这部世界上最经久不衰系列电影里的虚构人物密不可分。

“詹姆士·邦德是对真实特工极度浪漫化的表现,”弗莱明写道,“而真正的特工……是威廉·史蒂芬森。”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