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墨西哥城里的幽静农场

Image caption 水上农庄(图片来源:Omar Torres/AFP/Getty)

当我第一次告诉朋友我要去墨西哥城——一个聚集着两千万人的中心城市——很多人提醒我要注意交通拥堵、持续的雾霾以及臭名昭著的犯罪行为。

但是他们也提到那里有美味的路边摊点和世界级的文化景点——以及后来成为这个城市我最喜欢的一个地方,一个你可以享受独处,聆听白鹭的低鸣,欣赏金盏花和一品红的地方。这才是我决心要去找到的墨西哥城。

Image caption 索兹米哥(Xochimilco)的船(图片来源:Luis Acosta/AFP/Getty)

索兹米哥位于墨西哥城宪法广场(Zócalo)(也称中央广场)以南开车约20公里的地方。公元900年左右,这里曾经建起一座独立的城市。如今,索兹米哥是构成墨西哥市区的墨西哥联邦地区的16个组成区中的一个。

它也是墨西哥城最大的自然保护区,以拥有一系列古代浅运河系统和浮园耕作法而知名,后者是中美洲用人造岛屿种植蔬菜、药草和花的耕作方法。通过这种方法,在这个区域生活的阿兹特克人(Aztec people)差不多可以把本来不适合耕种的土地变成农田。

Image caption 墨西哥城平常拥挤的人群(图片来源:Yuri Cortez/AFP/Getty)

索兹米哥仍在使用的最古老的浮园可以追溯到12世纪。198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它列入世界遗产,而如今,这些有时也被称为“水上流动花园”的浮园已成为游客钟爱的旅游胜地,更不用说,它们也是墨西哥城居民和餐馆主要的农产品供应地。

周末,当地居民和游客会蜂拥至运河,逛一逛排在河边的纪念品店铺,租一条trajenera船在河上蜿蜒而行,这是一种浅底的贡多拉式的五彩缤纷的船。一些人会在沿途买一些墨西哥卷饼(taco)和玉米肉粽(tamale)带上船;而另一些人则会直接从水上并排航行的独木船买啤酒和烤玉米。再加上墨西哥街头乐队的表演,整个场面就像是一场盛大的节日狂欢。

Image caption Ttrajinera船在等待游客(图片来源:Laura Kiniry)

虽然这个地区是热门旅游景点,但是这只是自然保护区的一个部分。有一部分运河和浮园被另外辟作索兹米哥自然公园(Parque Natural Xochimilco):这是一个静谧的生态保护区,是候鸟和濒危灭绝的蝾螈的栖息地,基本上没有游客会来这里。正是在这样一个远离人群的地方,我得以了解这座城市的创意农业系统的历史,并且找到了我梦寐以求的宁静。

Image caption 在trajinera船上工作(图片来源:Luis Acosta/AFP/Getty)

在墨西哥城长大的里卡多·罗德里格斯·萨维德拉(Ricardo Rodriguez)是De La Chinampa a tu Mesa的总监,这是一个致力于在公众和浮园的无杀虫剂农业生产者之间架起一座桥梁,以恢复索兹米哥的文化遗产的组织。

萨维德拉在索兹米哥自然保护公园的运河一带做导游,参观正在作业的浮园,并深入介绍他们如何种植几十种不同的植物和蔬菜,包括仙人掌、菠菜、南瓜还有鼠尾草、薰衣草等药草。

Image caption 远离尘嚣(图片来源:Omar Torres/AFP/Getty)

萨维德拉说,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很多家庭放弃了他们曾经照料的浮园,部分原因是他们无法盈利。继续经营的家庭更多的是出于对农业的热情,而不是经济利润。如果没有这些人,索兹米哥将失去它最重要的特色。

和索兹米哥更加热闹的漂浮花园一样,萨维德拉带的旅游团也是在trajinera船上漂流,但周边环境更为安静。“过去六年,我一直带团,”这位曾经的金融界人士说道,“因为我希望让人们认识索兹米哥、浮园以及相关的文化。”

Image caption 一个正在运输草料的农民(图片来源:Omar Torres/AFP/Getty)

为了获得对浮园产品的第一手体验,萨维德拉邀请我们一边游览运河,一边吃饭。船上摆了一张铺着桌布的野餐桌,手工制作的陶盘和陶杯盛着玉米片和自家制作的沙拉。沙拉选用了新鲜的浮园农产品,比如白洋葱和西红柿。

此外,还配了两种牧场芝士和填满蘑菇和瓜希柳(guajillo)辣椒酱的瓦哈卡(Oaxaca)风格的玉米肉粽。在我们享用这些食物的时候,萨维德拉提醒我们吃的是什么食物以及为什么吃这些食物。“这些食物是本次旅行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说,“因为它们的食材都是在这里种植的。”

Image caption 浮园耕作法种出来的牛皮菜(图片来源:Omar Torres/AFP/Getty)

在这之后的几个小时里,萨维德拉告诉了我们浮园是如何建造的以及它们的自然环境。一个浮园通常是6米宽、91米长的长方形平台,泥土取自周围较浅的水域,肥力就来自它们含有的养分。

这基本上就是一种因地制宜的创意湿地农业。凭借清泉和浅滩,这里成为浮园农业的完美地点。这里生产的一些食物供应给墨西哥城的高端餐厅,包括Pujol,一些评论家认为它是全世界顶级餐厅之一。

我们的船经过了几棵高高的柳树,万籁俱寂,只听到一只小狗沿着河岸一边奔跑一边吠叫。四下一望,只有我们一条trajinera船了。

Image caption 在墨西哥城中独处(图片来源:Omar Torres/AFP/Getty)

我本来是希望在城市的核心找到一块舒适的绿洲,没想到还发现了一个对其周边环境有重要作用的多样的生态系统。“浮园是非常独特的一种农耕方式,”萨维德拉说,“它是我们墨西哥人身份的一部分。”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