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寻访爱尔兰最古老的秘密

造型奇特的雕像 Image copyright Amanda Ruggeri
Image caption 一尊造型奇特的雕像守卫着尤西克 (Uisneach) 山(图片来源:Amanda Ruggeri)

爱尔兰算不上辽阔。 事实上,驱车从东海岸到西海岸也花不了四个小时。 但作为该国最新的旅游行动,爱尔兰东部古城游,却意在囊括爱尔兰半壁河山:从卡文郡以北 310 公里的科克直到香侬河以西 150 公里的海岸。 这儿没有路线,没有日程甚至也没有固定的遗址名单。

它所能贡献的,只有该国最知名的一些景点:塔拉山、基尔肯尼城堡、纽格莱奇墓——挨着些人迹罕至的秘密地带;却是非凡景象与未知神秘的梦幻结合。都柏林西北 80 公里外的米斯郡内,东卡恩博纳 (Carnbane East)、西卡恩博纳 (Carnbane West)、帕特里克斯汤 (Patrickstown)、凯瑞格布拉克 (Carrigbrack) 四座高峰耸然挺立,凝望其间,我感觉自己来到了一片拥有 5000 年历史的惊险岔路口。

Image copyright Amanda Ruggeri
Image caption 明信片上的爱尔兰东部景观(图片来源:Amanda Ruggeri)

从东卡恩博纳的顶峰望去,一幅明信片般完美的爱尔兰全景便展现在我眼前。一片片绿油油的草地上,到处是层层灌木树篱和一群群绵羊,树篱与绵羊身后,另外三座山峰绵延逶迤,自东而西,串成 4 公里长的山脉,交汇成爱尔兰最精致、也最鲜为人知的风景——石器时代风光。

每座山峰都有石冢冠顶,石墓的总数起先约近百个,如今却只剩下了 30 多座。这些由爱尔兰初代农民垒建于 5000 多年前的巨型石冢,构成了这个国家最大的石墓群之一,其中东西卡恩博纳巅峰上的 T 型石冢,更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Image copyright Amanda Ruggeri
Image caption 古老爱尔兰乡村中悠闲漫步的群羊(图片来源:Amanda Ruggeri)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那些穿梭在著名景点之间的旅游巴士,对于这样的遗迹却毫无所知,从不问津。相比于其他遗址终年不息的导览活动,这儿的导游观光只会在夏季进行。一年中的其他日子里,这种游览历程轻巧地让人欢喜:只消到朗科鲁花园的咖啡馆去,在簿册上签个名,借一把 T 型石冢的钥匙,驱车(或步行) 2.5 公里抵达东卡恩博纳山脚下的小停车场,然后再爬个 1 公里的山路即可。

直径 35 米的 T 型石墓,足以供三辆伦敦巴士并排穿行其中。 纵然远古巨石边前后逡巡、悠然漫步的群羊不以为意,石冢本身却总让人印象深刻、叹为观止。

Image copyright Amanda Ruggeri
Image caption 一只绵羊朝着小山上的 T 型石冢飞奔而去(图片来源:Amanda Ruggeri)

从金属门的门缝里朝石冢偷眼望去,我瞄见了驱使自己到这里的原因:那儿是石冢的墓道,一条将你引向墓室深处的石质隧道。深吸一口气,我便把钥匙往锁里插去。

竟然不匹配。

在古老的爱尔兰东部,行至这些鲜有人迹的景点时,你还得记住另一件事: 参观那些并非专为游客开发的区域、或那些需要凭借个人聪慧探索发现的遗址时——你一定要确保带对了钥匙。

我稀里糊涂地围绕石冢转着圈,想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入口,但随后还是折返到一开始的地点。我轻轻拍打着大门,瞬间便舒了一口气: 门上还有另外一把锁。手里的钥匙刚好跟它对上了眼。

Image copyright Amanda Ruggeri
Image caption 解锁远古历史(图片来源:Amanda Ruggeri)

为了不让自己的脑袋撞上石头墓顶,我躬下身来,慢慢地在墓道中前行,就是数千年前人们设计的那条墓道,春秋分时的黎明,太阳光会照进狭窄的墓道,照亮里面的墓室。 墓室正厅里,巨大的岩石上雕刻着繁复的纹理图饰,图案的本意已失落无考。 就连石冢本身的意义,也一样不得而知:学者们并不认同通道墓葬均被用作墓室的观点,实际上这些墓葬还带有灵魂等额外的占星意义。当然这种神秘也让它们变得更加令人着迷。在没有向导的指引下去体验一番,也同样让人心驰神往。

然而与此相反的是,为了探寻更多有关爱尔兰的古老秘密,我却和那些世代保卫它们的人攀谈了起来: 就是那些当地人。

Image copyright Amanda Ruggeri
Image caption 含早旅馆店主克里斯多夫·凯利 (Christopher Kelly) 朝马群走去(图片来源:Amanda Ruggeri)

附近的洛夫主教屋是一家由 19 世纪农场改建的含早餐旅馆。在这里享用过自制苏打面包和当地鸡蛋的早餐过后,店主克里斯多夫·凯利表示要免费带我和旅伴见识一下 100 公顷的农场。在爱尔兰的这部分地区里参观一片遗址,换了其他任何地方,你都要交门票钱的。但在这里,毫不夸张地说,古代遗址就是自然风光的组成部分。他指着田野里的一片山脉问道:“看到那片高耸的山地了吗?绵羊边上的那块。那就是铁器时代的围墙。”

凯利还和我们说了另一个爱尔兰东部的必看景点:尤西克山。 这片 150 公顷的土地,像大多数其他爱尔兰的古代遗址一样,由私人所有。这里被认为是史前爱尔兰地区最重要的宗教中心。 我本以为自己已做好了充分研究,但尤西克之前却从未出现在我的视野中,它的重要性被塔拉山、纽格莱奇墓等遗址(同属爱尔兰东部,同样值得一观)所遮掩了。

Image copyright Amanda Ruggeri
Image caption 爱尔兰乡村点缀着史前遗址(图片来源:Amanda Ruggeri)

凯利说:“在爱尔兰的这片区域里,最重要的是要靠你自己去探寻。它并不像其他区域那样,已经为游客开发好了。”

我们要去的尤西克山也是如此。在谷歌地图里输入尤西克 (Uisneach),便发现它带我们去的并非是古代遗址,而是一处打着同样名字的房产建设。愤然转身,反向前行后,我们最终到了那里。遗址内,活波开朗的导游马蒂·马利根 (Marty Mulligan)正在那里等待我们。

没想到我们所到之处,正是公元前爱尔兰的正中心。 此处被认为是爱尔兰的中心点,也即古代爱尔兰五省的交汇处。 还被认作是地球与其他世界的临界点。

Image copyright Amanda Ruggeri
Image caption 马蒂·马利根引导着尤西克山的路径(图片来源:Amanda Ruggeri)

按照口头传统的说法(直到公元 5 世纪基督教传入之前,所有的爱尔兰历史都是用故事传承的),这里是大地神艾如 (Ériu) 与太阳神鲁夫 (Lugh) 最终的安歇之所,前者将自己的名字赐给了爱尔兰,后者则把名字借予了伦敦。 这里还曾是数千人每年都会相聚的地方。

马利根解释道:“这儿是个神圣的地方。 就像是麦加一样: 因为古神的缘故,人们到此朝圣。” 昭示夏季来临、点燃篝火的凯尔特亮火节上,尤西克山的火焰据说是第一个被点亮的,并且作为信号,引燃爱尔兰全岛上的篝火。

如今,人们仍然会齐聚尤西克,庆祝亮火节等节日。 但在今天,这儿却只有我们,为历史的印记所环绕。

Image copyright Amanda Ruggeri
Image caption 在尤西克山探索远古奇迹(图片来源:Amanda Ruggeri)

漫步在葱郁繁茂、翠如碧玺的风景之中,我们不时会经过一座座坟茔。 这儿的古迹遗址有 40 多处,包括环形堡垒、古墓、立石和一座尚待考证的巨石墓葬。

所有这些遗址或其中任一处的用途至今尚未弄清;撇开口头传统不谈,对这些遗址最为深入的挖掘也是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了,如今这儿的遗址已被归入考古相对无名区了。

但最近学术研究还是发现这儿曾定期举行过宴会和篝火节,还找到了可以追溯至 3-5 世纪铁器时代晚期的人工制品,数量尤为庞大的环形堡垒很可能还是皇家寓所。

Image copyright Amanda Ruggeri
Image caption 猫石,通往异世界的大门(图片来源:Amanda Ruggeri)

我们最终抵达了猫石。这尊 30 吨重、6 米高的石灰岩巨砾,被一座数千年前的冰川冲抵至此,看起来就好像神祇自身便栖息于此。这座巨型构造就是人们口中的爱尔兰中心点,地神艾如的安歇之处——通往异世界的大门。

就在那个时候,我真切地感受到仿佛被送入另一个世界——一个归属于不同时间、不同人群的世界。这里离游客们眼中常见的爱尔兰相差甚远。

Image copyright Amanda Ruggeri
Image caption 古老的爱尔兰东部充满着奇幻的奥秘(图片来源:Amanda Ruggeri)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