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是不丹通往幸福的秘方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不丹首都廷布(图片来源:Thomas Halle/Getty)

在游览不丹首都廷布时,我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位名叫嘎玛·乌拉(Karma Ura)的男人对面,倾诉着自己。也许是他名叫嘎玛的缘故,或许是因为稀薄的空气,又或者是这趟旅行已经卸下了我的心防,我决定自白一些非常隐秘的想法。不久之前,好像是忽然之间,我身体感到有些不适症状:气短、头晕和手脚麻木。起初我担心自己患上了心脏病,或是疯了。也可能两者都是。因此我去看了医生,他为我做了一系列检查并发现...

“没事。”乌拉说道。甚至我话还未说完,他就知道我是多虑了。我不会死去,至少没有我担心的那么快。我患上的是焦虑症。

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我现在的生活如此一帆风顺,并且我应该怎么做?

“你每天都应该花五分钟时间思考死亡。”乌拉答道。“这种方法可以治愈你。”

“怎样治愈?” 我目瞪口呆地说。

“问题的症结就在于对死亡的恐惧,担心在成功实现目标或者见证孩子长大成人之前死去。这就是困扰你的原因。”

“但我为什么要思考这些令人沮丧的问题?”

“西方国家中的富人们从未接触过尸体、伤口或已腐烂的东西。这就导致了问题。死亡是人类的一种的状态。我们必须为不复存在的那一刻做好准备。”

倘若我们仍能感到惊奇,并且没有受到某些观念先入为主的影响,那么有些地方就和人们一样,可以让我们感到惊奇。这座喜马拉雅山上的王国最著名的就是关于全国幸福指数的创新型政策;幸福在这片土地上遍地开花,而悲伤却无处可寻。不丹是一个特别的国家(不丹研究中心的主任乌拉也是一个特殊的人),但是它的特别之处非常微妙,不同于我们想象中如香格里拉一般的世外桃源,而要更加阴暗。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廷布的纪念碑修道院 (图片来源:Prakash Mathema/AFP/Getty)

实际上乌拉建议我每天思考死亡一次,还是非常宽松的要求。不丹文化要求每个人每天应当思考死亡五次。这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非常特别,对于不丹这样一个几乎可以与幸福划等号的国家来说更是如此。这是不是一个黑暗和绝望的国度?

并不是。最近有研究表明,不丹人通过常思考死亡,可能已经悟出了某种道理。在2007年的一项研究中,肯塔基大学的心理学家内森·德沃(Nathan DeWall)和罗伊·鲍迈斯特(Roy Baumesiter)将几十名学生分成了两组。一组学生被要求想象看牙医的痛苦过程,而另一组则被要求思考自己的死亡。接着两组学生都被要求补全单词,比如”jo_”。第二组——思考死亡的学生——组成积极词汇的可能性远远高于第一组,比如”joy”。研究人员因此作出这样的结论,“死亡在心理层面具有威胁性,但当人们思考死亡,大脑就开始搜寻快乐的想法。”

我知道,这些都不会让乌拉,或其他不丹人感到惊讶。他们知道,不论我们欢喜还是难过,死亡都是生命的一部分,忽略这一基本事实会对心理造成重大打击。

《通往幸福的指南:我在不丹学到的如何生活、去爱和醒来》(A Field Guide to Happiness)这本好书的作者——琳达·利明(Linda Leaming)—— 也知道这一点。“我认识到,思考死亡并不会让我沮丧。它让我抓住当下,并让我看到平时不会留心的点点滴滴。”她写道。“我最好的建议是:到那里去。每天若干次思考不可想象的事物,思考让你害怕的事物。”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一位信徒在位于廷布市的金刚座释迦牟尼大佛面前。(图片来源:Prakash Mathema/AFP/Getty)

与大多数西方人不同,不丹人并不避讳死亡。死亡——以及关于死亡的图像——到处都是,尤其是在有佛教图像的地方,你可以看到色彩丰富又诡谲阴森的图案说明。所有人,包括儿童,都直面这些图案,或是模仿死亡的祭祀舞蹈。

宗教仪式是人们表达悲伤的一种方式,而在不丹,这项仪式规模更大,面向所人群。人去世之后,为期49天的丧期包括复杂详尽和安排周密的仪式。“这比任何抗抑郁药物都要好。”不丹演员切旺·敦都告诉我。不丹人在此期间看起来十分超脱。其实不然。他们实际上通过仪式表达心中的悲伤。

为什么他们对待死亡的态度如此不同? 不丹人常常思考死亡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死亡充满了他们的身边。在这个小国中,死亡方式有很多。你可能在蜿蜒危险的道路上丧命。你可能遭到一头熊的重击;误食毒蘑菇;或者被晒死。

另一种解释是这个国家对佛教的虔诚信仰,尤其是对轮回的信念。如果你知道将拥有另一个生命,那你对此生的结束就不会有过多的恐慌。正如佛教徒所说,死亡不过就像是扔掉旧衣服。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女学生们身着不丹传统衣裙。(图片来源:Roberto Schmidt/AFP/Getty)

这当然不意味着,不丹人没有任何恐惧或悲伤。他们也有这些情感。但正如利明对我所说,他们不会从这种情感中逃走。“我们西方人悲伤时,希望可以治愈这种情感。”她说道。“我们害怕悲伤。这在医学上是需要克服的一种状态。而不丹人会接纳这种情感。这是生命的一部分。”

乌拉的教导,我一直记在心中。我努力做到每天思考死亡一次。除非我感到自己极其压抑,或是陷入了莫名的恐慌。接着,我会每天思考两回。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凯露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