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日本最美味的拉面吗?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六只手在我面前飞快地舞动:浇上酱油,撒上调料,飞速舀上一勺汤底,华丽地甩动沥干的面条,最后快速地加上配菜。这套动作优雅的烹饪表演在数秒之内完成——然后另一双木偶一样的手立刻把碗端走,新一轮表演又开始了。

在这狭小、拥挤的厨房里,为了观看烹饪表演,我只能挤到收银台旁边。这里的环境虽然简陋,但是它却制作出了日本最受推崇的料理作品之一:日本最好的拉面。

日本供应拉面的餐馆超过24,000家,拉面凭借烹饪的复杂性——浑厚的汤底和完美口感的面条——日益成为受人尊敬的料理。

它象征着日本人对和谐、美丽和平衡的永恒追求。2015年12月,拉面获得了烹饪界的最高荣誉,东京巢鸭区(Sugamo)的小巷里的一家拉面店 Tsuta 成为米其林星级餐厅。

Image caption 井出商店的低调外观。(图片来源:Danielle Demetriou)

但是在人们的心目中,并且在十多年来长期稳居日本杂志、电视节目、特色美食博客榜单第一的日本最美味的拉面却出乎意料的是远离首都东京的,来自和歌山市(Wakayama City)的一家家庭经营的小店,这是一个米其林甚至都不会覆盖的地区。

1998年1月1日默默无闻的井出商店(Ide Shoten)从数万家拉面店脱颖而出, 被著名的新年电视节目TV Champion评为日本最佳的拉面店。

这一高度评价让井出拉面店的人气飙升(甚至到今天,每周末店门口都有30分钟长的队伍),很多人认为是这家店开启了和歌山市的拉面热潮。

Image caption 井出商店里总是坐满了饥肠辘辘的食客。 (图片来源:Danielle Demetriou)

关于井出拉面店无人能及人气度背后的秘密,忠实顾客列出了很多让人食欲大开的理由:长时间炖煮的猪骨和酱油结合起来的浓厚口感、汤底风味的微妙平衡、又细又直的面以及叉烧肉富有深度的风味。

作为一个住在东京的拉面爱好者,前往大阪以南这个海滨城市去品尝拉面圣品,踏上朝圣之旅只是时间问题。

我并不是去和歌山朝圣的第一人,也不太可能是最后一人。和歌山市,一个层峦叠嶂、隐藏着寺庙和古代神社的城市,长期以来以其带有乡村风景的古代朝圣之路而闻名。

Image caption 一份拉面包括叉烧、葱、一块粉红色的鱼糕和竹笋 。(图片来源:Danielle Demetriou)

不过,拉面朝圣正在冉冉日升——这反映在和歌山市旅游办公室制作的一份拉面指南地图。这真是恰到好处,因为这样,被拉面——当地叫做“中华面”——吸引来的游客就不会为选哪一家拉面店犯愁了。和歌山市有50多间拉面店,这对一个只有36万居民的地方来说不是一件平凡事。

东京太阳还没升起,我的拉面之旅就启程了,在四个小时后我来到了冰冷的和歌山站,期待满满,肚里空空。不论有没有拉面地图,井出拉面店都很容易找到:从车站出来往前走,10分钟就到了,标志是一个红色的纸灯笼和陈旧的红黄两色的商店招牌。

店的门面——乍看之下是一个衰败的五金商店,而不是一家著名餐馆——和室内一样低调。这个温馨的空间里,有10个吧台席位,中间是一张小小的八人桌。这里给人的感觉和当地的日式餐馆一样,都是一种强烈的复古风:红色的塑料吧台、墙上复古的挂钟、门口嗡嗡作响的自助式饮水机、桌子上几篮子煮鸡蛋和保鲜膜包起来的青花鱼寿司(和歌山的拉面传统),墙上写满了名人来店时的留言。

Image caption “我确实每天只是重复做一件事。”(图片来源:Danielle Demetriou)

周二早上11点30分,这是一个难以形容的早上, 刚开门不久的店里早已高朋满座。我坐在中间的大桌,身边是西装革履的白领、独身一人的学生和来自中国的度假者。

正当我开始流口水时,73岁灰白短发、戴着眼镜的店主井出纪生向我热情微笑——快步上前和我打招呼,坐下来和我聊了几句。

“在我小时候,我非常讨厌拉面,”他笑着说,“我的母亲总是在街边的推车卖拉面,为此我在朋友面前感到很尴尬。所以很长时间我都讨厌拉面。”

Image caption “我只是用心做拉面。”(图片来源:Danielle Demetriou)

不过,在将就做了几份工作以后——从物流司机到煤气送货员——他还是继承了母亲的衣钵,在30年前开了一家餐馆。

如今,在评奖和随之而来的媒体报道的助推下,这里一天可以卖出600到1,000碗拉面,70%的顾客来自外地,从南部的冲绳,到北部的北海道,以至整个亚洲。

大多数来这里的人会品尝招牌猪骨酱油拉面,这是和歌山拉面主要的两种拉面之一(另一种是较为清淡的酱油汤底)。

我向井出询问店里的人气度,他却对自己的高超技艺保持谦虚。正是凭借这份技艺,他把朴实的汤底变成了拉面的梦想。

Image caption 井出商店的招牌猪骨酱油面(图片来源:Danielle Demetriou)

“每天我们都向同一份汤底里添加原料,累积风味,保持它的厚度,”他说,“真的只是这样。我只是用心在做拉面。”

我继续追问他,他却笑我用“艺术形式”这个词。“没那么复杂,”他说,“我们就是运气好。我确实只是每天重复做一件事。”

我听到别人吃面的吸溜声,感到很饿,于是点了午餐。菜单写在墙上,没法更简单了:中华面700日元,100日元可以加额外的叉烧或面。

Image caption 井出纪生30年前开了自己的拉面店。(图片来源:Danielle Demetriou)

我选择了基本款中华面, 一分钟不到,一碗盛在白瓷碗里的热气腾腾的日本第一拉面就端上来了。

我立刻被拉面的颜色震撼了:汤底是浓厚的、土地般的橙黄色,喝起来和看起来一样深厚、复杂。汤底极为浓厚,有强烈的猪肉风味(比东京的米其林星级拉面店的汤底浓厚多了),不过它在保持复杂度的同时并不显得过于厚重。

硬挺的面条支撑着强烈的风味,而三片薄薄的叉烧、清爽的葱花和一小撮腌制的竹笋则起到了平衡的作用。

Image caption 井出商店的店主井出纪生和他的妻子。(图片来源:Danielle Demetriou)

我展开了拉面食客的标准姿势,俯身在碗前,拿起筷子——接下来的10分钟,我尽情啜吸,吸溜,发出满足的叹息,吞咽下这美味的混合物。

不止我一人欣赏这里。来自大阪着装犀利的49岁上班族新一增子和我坐在同一桌,他说:“我来这里六次了。你可以说我是吃上瘾了。我最喜欢这里的汤。味道非常醇厚。”

不过,意识到外面还有长长的队伍,所以我没时间聊天——在告别了井出以后,我带着吃完拉面后温暖的愉悦感步入绵绵细雨中。

Image caption 游客还可以购买井出商店的拉面套装材料,自己回家复制井出拉面。(图片来源:Danielle Demetriou)

但是在上火车回东京前,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乘车很快就到了和歌山游艇城(Wakayama Marina City)——一个滨海地区,那里有一个丰富的食品集市—— 我在这里买了一包当地著名的蜜柑,还有终极纪念品:井出商店的拉面套装,包含几包湿面条,还有银色小包的汤底。这样,回家以后就可以重温拉面的美梦。

最后,我去了这里的天然温泉。在吃饱了拉面后,浸入蒸汽腾腾的室外浴池,饱览海景:我想这可能就是在日本拉面圣地朝圣的终极方式了。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