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烧烤的秘密

Image copyright Other

和歌山区是一个位于日本关西地区人口稀少的地区,它因当地的梅子和柑橘而闻名。少为人知的是和歌山也生产一种用于烹饪的木炭,这种木炭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烹饪用炭。

作为一种非凡的蒸煮助剂,KishuBinchotan被贴上了很多标签,如空气和水的净化器和心境增强剂。KishuBinchotan是一种白色木炭,产自于当地的一种名为ubame的橡树,它被视为世界上最适合用于烧烤的木炭,尤其是一些日本菜品如yakitori(烤鸡串)和unagi(烤鳗鱼)。全世界的厨师们都发誓这一木炭给肉和海鲜添加了一种独特的香味,这种味道是其他种类的木炭实现不了的。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日本的白色木炭源自当地的ubame橡树(图片来源:兰斯·汉德尔斯坦)

在和歌山市,我去到yakitori餐馆,在那里点了五份鸡串和一份啤酒。我问厨师为什么要用Kishu Binchotan而不用其他更便宜一点的木炭,他熟练过地列举出了理由,一边将烤肉叉子在烤架上翻个面,一边拿着这些叉子强调着他的理由。厨师说这种白色木炭在一个很低的温度下燃烧,因此不会将烟或木炭的气味释放到肉上,更不可思议的是,它会发出一种远红外波,这听起来有点牵强附会。但我不得不承认的是,当我越让自己相信这可能是真的时候,鸡肉也开始变得更加美味。

我不得不承认,鸡串的确变得越来越好吃。

第二天早晨我搭乘海岸火车从和歌山市前往Minabe同这个地区最著名的Kishu Binchotan制作工匠冈崎光男见面。我们把见面的地点约在了他的工作室。Minabe是一个小镇,人口只有14,000人,周围山川环绕,一条同名的河流横穿而过。由于该地森林中有着丰富的ubame橡树,在这一点上世界上其他地方都无法匹及,这使得该小镇成为了日本主要的KishuBinchotan的生产地。Minabe同样也是日本梅子最大的生产地。我很幸运能够在第一期开花季的时候来到这里,山旁的果园里都开满了白色的花朵,微风中夹杂着花朵淡雅的芳香。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长满ubame橡树的森林(图片来自兰斯·汉德尔斯坦)

在冈崎光男的工作室,他和他的助理正忙着制作Kishu Binchotan。他们拿着挂在钩子上的长长的金属耙子,将它们够到烧窑里头。灰烬在空气中飘着,制造出了一种朦胧感,黯淡了烧窑发出的火光,直到附着到任何它能够找到的物体表面上。

我向冈崎光男进行了自我介绍,当时他正在用一块毛巾擦着脸,从橡木堆后的一个巨大的储水池里舀了一大杯水。他说在冬天,烧窑的热度使得工作变得非常愉悦,但是在和歌山潮湿的夏季,超高的热度就变得异常难熬。当冈崎先生正在等着那一批木炭完成第一轮烧制的时候,他向我介绍了有关 KishuBinchotan 制作过程的一些基础知识。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冈崎光男,该地区最好的KishuBinchotan制作者之一(图片来自兰斯·汉德尔斯坦)

首先,ubame橡树要在手工制作的陶制烧窑里用低温进行烤制。之后要关闭燃烧室的门以保护木头里的炭,在余烬还没燃尽氧气之前温度会迅速升高。正是这最后一步使得Kishu Binchotan的制作过程不同于一般木炭的制作。

冈崎先生解释说当木头的颜色变成了柠檬黄之后他就知道木头的已经达到了合适的温度。这时候就要使用耙子把发着火光的木头从炉子里捞出来,将它们进行转向,让它们面向灰烬堆。冈崎先生展示了这一过程,过程中不断地有火星冒出。那些本被埋上的灰尘从下面的余烬那里喷散开来,使得灰色的阴然堆仿佛有了生命。灰烬渐渐冷却了KishuBinchotan,赋予了木头独特的白色外貌。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灰烬创造出了一种朦胧感,黯淡了烧窑发出的火光(图片来自兰斯·汉德尔斯坦)

我被这个过程吸引住了。这里的温暖和光亮让我的观察显得格外平静。我感受到了这份工作的魅力所在,并且理解了为什么KishuBinchotan 的这种家庭式的制作工坊会延续几百年的时间。

我被这一个过程深深地迷住了。

但是 KishuBinchotan最近作为一种家用的健康万能药火了一把,它被认为具有比其他种类木炭更强的吸收有害化学物质的功能。这使得 KishuBinchotan的需求量达到了一种不可持续的水平,给像冈崎先生这样的工匠带来了困扰,因为他们的生产原料仅来自于当地有限的ubame橡树资源。Kishu Binchotan也是很多化妆品、洗发水以及牙膏的主要原料;人们将未经燃烧的木炭放入衣柜和冰箱,来达到提高空气质量和吸收异味的效果;此外,更加令人疑惑的是,Kishu Binchotan还被认为具有改善心境的作用,因为会有负离子不断地从活性炭中释放出来,这种负离子被认为能够提升大脑中的血清素水平。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当木头达到了合适的温度,颜色就会变成柠檬黄(图片来自兰斯·汉德尔斯坦)

当工作室里的工匠们完成了他们的下一批木炭后,我问冈崎先生他对这些说法怎么看。他耸了耸肩,说KishuBinchotan真应该只用于它原本的目的:烹饪。至于哪一种食物最能够从这种木炭中获益,冈崎先生说出了一长串食物的名字,包括神户牛肉、羔羊肉以及日式烧鸡。最后停在了sabashioyakai(椒盐鲭鱼)上,他认为这样菜最好地展现了木头的微妙香味。用Kishu Binchotan烧制的鱼肉的味道让他回想起了小时候冬季的餐桌。

根据冈崎先生的说法,下一代人会继续生产Kishu Binchotan,但是会是用另外一种方式。现在的生产方式对劳动力的需求过高,而且现在也有了可以使用的工业化的烧制炉子。但是冈崎先生还是认为这些工业化的炉子会剥夺木头的生命力,他说每一捆树枝都彼此不一样。这些区别需要通过人的碰触才能感受出来,需要通过人的辨别才能判断哪些树枝是已经可以切除的了,需要人去调整烧制的时间,在不破坏橡木生命力的前提下将ubame橡木从简单的硬木状态变为木炭。制作Kishu Binchotan的基本功可以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学会,但是对木炭一致性的完善是一种需要经过数十年培养的本能直觉。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灰烬渐渐地冷却了KishuBinchotan(图片来源:兰斯·汉德尔斯坦)

这些来自和歌山的白色木炭制作者们,他们的身份意义超越了传统的工匠。他们是这片ubame森林的管理者,精心挑选树枝以保证树木的健康,齐心协力一起防止ubame橡树遭到过渡的开采砍伐。冈崎先生和他的同事们专注于创造一种可持续性的高质量产品,以及将这一生产方式传递给下一代。正是这样一种对生命轮回的使命感带来了具有惊世美味的烤肉。

Image copyright Other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林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