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印加古道更为壮观的山道

Image copyright Guy Wilkinson
Image caption 静静地抵达马丘比丘

秘鲁的印加古道(Inca Trek)由于广为人知,导致越来越多的游客纷至沓来,在旅游旺季迫使游客为了得到旅行许可而激烈竞争,而名为 Salkantay Trek 的另一条古道则几乎鲜为人知,它很快就因人少、路途更为艰难而声名在外,成为探险者的一种替代选择。

Image copyright Guy Wilkinson
Image caption 踏上印加古道 Salkantay Trek

由于海拔高,前往那里还需要健康的体魄,但付出总是会有回报的。这条印加古道的视觉效果令人震撼,沿途有着多样化的生态系统,从云雾林到高山之巅,再到冰川湖泊和热带丛林,应有尽有。跟着训练有素的印加使者,进行四到五天奇幻历险,最后抵达印加古城马丘比丘(Machu Picchu),旅程圆满结束。

Image copyright Guy Wilkinson
Image caption 稳步攀登

离开库斯科(Cusco)后,我们从小村庄 Marcocasa 穿越里约布兰科(Rio Blanco) 山谷,开始稳步攀登。库斯科是世界上最高的城市之一,海拔接近 3,500 米。我们沿着宽阔的碎石小道前行,沿途偶然有路过的骑马村民。我们定时歇脚,对着深深插入绿色山谷的悬崖绝壁感叹大自然的神奇。继续上行,我们来到位于 Challacancha 的全景观点台。

Image copyright Guy Wilkinson
Image caption 为过夜建立宿营地

在这里极目远眺,能看到白雪覆盖的 Humantay 和 Salkantay 山脉,它们锯齿状的顶峰像匕首一般直冲云霄。 现在前往印加古道 Salkantay Trek 还无需旅游许可,但以后的情况可能很容易就会改变。

Image copyright Guy Wilkinson

经过一整天的跋涉(约 15 公里),我们逐渐进入多山地区,当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山后,Salkantay 山脉愈发显得威严。在 Soraypamapa 宿营地,Bioandean远征景点的专门团队已经为我们搭好帐篷,但温度也在直线下降,冷得刺骨,这些帐篷从外面包裹着我们的小帐篷,足以帮我们遮挡风寒。薄暮时分,我在营地附近漫步拍照,路过拴在木栅栏上的三匹马,

Image copyright Guy Wilkinson
Image caption 背后积雪覆盖的山脉格外醒目。

厨师在用餐帐篷里准备晚餐时,我偶然遇到一个小男孩,当我用蹩脚的西班牙语问他的名字时,他笑着跑开了。起风了,夜幕降临,我们端着热汤和热茶挤坐一起取暖,然后回各自的帐篷就寝。即使在两层帐篷中,蜷缩在睡袋中,这也是我今生最寒冷的一个夜晚。凌晨 5:30,我很高兴地拿到可可茶,新的一天跋涉就要开始了。

跋涉向往 Salkantay 山巅小道

跋涉通往山巅小道是我们的艰难历程。空气愈发稀薄,海拔高度的影响让攀登举步维艰。我们沿着参差不齐的石头小道踯躅前行,左侧是 Tucarhuay 山,右侧是 Salkantay 山。进入深山,

Image copyright Guy Wilkinson
Image caption 寒冷的夜晚

脚下小道破旧不堪、崎岖不平,不时有松动的石头和沙砾,需要我们集中精力。我们偶然会遇到当地山里人骑马赶着小牧群突然在雾中出现,很快就又消失了,好像他们从未出现过一样。

在东北山脊上跋涉数小时,我们终于抵达山巅小道。我们颇费一番努力才来到 4,650 米的山巅,不过它只有珠穆朗玛峰一半的高度。遗憾的是,低空的云雾挡住了一切,山下只有一片白茫茫,我们无法目睹通常能见到的壮丽景观。

“Salkantay”是盖丘亚语,意思是“狂暴之山”。周围情况瞬息万变,这让人很容易就能体会到 在Willkapampa 山脉上这座顶峰名字的由来。

Image copyright Guy Wilkinson
Image caption 登顶狂暴之山(Savage Mountain)

在跋涉之旅开始时,我们穿过一马平川前往云雾林,来到 Huayracpunka 风景优美的景点,然后又直奔丛林。第二天有几小时感觉最为漫长,但也最令人难忘,我们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最终登上高山之巅。天黑的时候,我们抵达位于 Chaullay 的下一个宿营地。

必要的休息

在后面几天里,我们穿过丛林,跨过 Lluskamayo 河,还在小城圣特雷莎(Santa Teresa)营地附近的天然温泉沐浴。步行沿着铁路线跋涉,我们最终抵达阿瓜斯卡连特斯市(AguasCalientes)(如图所示),我们在此过夜休整。热水淋浴和冰啤酒的滋味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Image copyright Guy Wilkinson
Image caption 五天旅程亲历众多的生态系统

第五天,我们黎明即起,赶首班车前往距离市区 25 分钟车程的马丘比丘。来到古城时,天还没有亮,我们是第一批游客,只有一小群喇嘛在那里迎接我们。很快,太阳升起,揭开世界上这座最令人敬畏的古城的神秘面纱,它地处海拔 2,340 米,被亚马逊盆地上方的群山丛林所环绕。马丘比丘始建于 15 世纪的印加帝国,在 16 世纪遭到废弃。1911 年,在秘鲁导游带领下,耶鲁大学教授海勒姆·宾厄姆(Hiram Bingham)重又发现了这座“失落之城”。

它算得上是我们蔚为壮观的跋涉之旅的完美结局。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凯露)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