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通往喜马拉雅山谷的危险公路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印度旁吉至基斯赫特瓦尔(Pangi via Kishtwar)公路(图片来源:图片来源:Himanshu Khagta)

被穿越印度的一条叹为观止而又险象环生的公路所吸引,我们五个人挤进一辆车里。经基斯赫特瓦尔至旁吉(Pangi via Kishtwar)公路穿过两个偏远地区——查谟(Jammu)和克什米尔(Kashmir),当大雪阻断常规路线(经 Saach Pass),它就成为藏身于西喜马拉雅山脉比尔本贾尔岭(Pir Panjal Range)和赞斯卡山(Zanskar Range)之间的神秘的旁吉(Pangi)山谷通往外界的必经之路。

11 月的天气通常反复无常。大雪会让旁吉山谷完全与世隔绝长达数月,但我们还是决定踏上长途跋涉的征程。从印度北部不规则延伸的商业城市昌迪加尔(Chandigarh)一条最好的六车道公路出发,道路渐渐变窄,我们最终踏上为期两天的上坡路,这里之前曾经是山间小路。现在几乎是一条一车道的泥泞小路了,也就仅仅几年前,这条通道才出现在山腰。

据当地传说,逃离莫卧儿王朝入侵后,昌巴(Chamba)人就定居在这个隐蔽的旁吉山谷。显贵的家庭都会将妇女儿童送到旁吉,过上祥和宁静的生活。随后在 16 世纪,旁吉山谷由昌巴王国(Kingdom of Chamba)统治,派往这里的官员都会得到丧葬补助,因为预料他们永远不会返回家乡。另有传说称,昌巴国王会把罪犯发配到旁吉山谷服无期徒刑。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通往神秘的旁吉山谷的公路岌岌可危(图片来源:Himanshu Khagta)

旁吉至基斯赫特瓦尔公路刚好穿过山脉的岩脊,大部分宽度仅可容一辆小车通过。不过,有时候勇气可嘉的公交车和卡车司机也会在这条路上往来。如果有两辆小汽车在路上相向而行,其中一辆车的司机就必须小心倒车几百米开外,直到找到合适的通行点。沿着这条公路,悬崖峭壁直上山顶,然后又直下数千米,抵达碎石遍地的杰纳布河岸边。公路上岩石嶙峋,地势险峻,我们花了 4 小时才走了 30 公里路程。

一路上我们也遇到当地人,但他们对这种险峻的道路和周围环境都已经习以为常。原住民的后代旁吉人(Pangwal)还沿着公路边建起小农场。海拔较高地区的伯特(Bhot)人说藏语,大多数以畜牧为生。为了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他们腌制肉类,存储大麦,还酿造一种在当地被称为“patru”或“rakh”的烈酒。冬季,整个山谷会被白雪吞没,是当地人最难熬的日子。通过公路抵达昌巴需要两天时间,在需要医疗急救时,政府会安排直升机为民众服务。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当地人沿着公路边建起小农场(图片来源:Himanshu Khagta)

在返程中,我们亲历了一些恶劣情况。山谷风云突变,我们被浓雾所覆盖,细雨让公路变得泥泞不堪。我们在下坡路上时,开始下雪,公路变得又湿又滑,危机重重。我们花了长达八个小时才抵达河边的安全区——52 公里外的古拉布格尔(Gulabgarh)。如果当时没有离开,也许我们还会在天堂般的大山中超出预期多呆些时候。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公路变得又湿又滑,危机重重(图片来源:Himanshu Khagta)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勇气可嘉的公交车司机会在这条单车道公路上往来(图片来源:Himanshu Khagta)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当地人已经对险峻的道路和环境习以为常(图片来源:Himanshu Khagta)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沿着旁吉至基斯赫特瓦尔公路会路过不同的小村庄(图片来源:Himanshu Khagta)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为了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人们要储备丰富的资源(图片来源:Himanshu Khagta)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要花很长时间才走完 52 公里路程(图片来源:Himanshu Khagta)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大雪会让旁吉山谷完全与世隔绝(图片来源:Himanshu Khagta)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