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诅咒的西班牙女巫村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特拉兹摩斯(Trazmos)曾是万人之乡,但如今只有62人还住在这里。(图片来源:特蕾莎·埃斯特班/盖蒂图像)

只有62人的西班牙小村落为什么会被集体逐出教会,并遭受只有教皇才可解除的强大诅咒呢?

我想进一步了解这个充斥着巫术、迷信、复仇、嫉妒和权力的奇异故事,于是便动身前往特拉兹摩斯村,它坐落于阿拉贡地区白雪皑皑的蒙卡约山脉山麓丘陵地带。特拉兹摩斯的巫术历史长达几世纪之久,我被安排和洛拉·瑞兹·蒂亚斯 (Lola Ruiz Diaz) 会面了解情况,她是本地的一位现代女巫。我在建于12世纪的特拉兹摩斯城堡里等她,这座城堡位于村旁小山的山顶,已残破不堪,大厅寒冷无比,我瑟瑟发抖,满怀期待。

城堡的管理者瑞兹满面笑容地向我问好。她头发灰白,眼眸碧绿,穿着时髦的衣服,胳膊下还夹着一个笔记本电脑——远远不同于我的想象,没有水晶球,没有黑色蜡烛,也没有塔罗牌。如果非要在她的打扮上找出点女巫风格,就得看她的耳环了——悬垂的金色小猫头鹰,还装点了小小的羽毛——此外,她脖颈上的金色护身符项链也算得上一个。

“特拉兹摩斯的巫术传说起源于此,这座城堡,”她解释道。“13世纪时,住在城堡里的人致力于铸造假币。为了让特拉兹摩斯人不去调查他们整日的敲敲打打,他们散播谣言,说许多女巫和男巫在夜里折腾铁链,锻造大锅以调制魔法药剂。这方法奏效了,但特拉兹摩斯也就此和巫术扯上了关系。”

瑞兹接着说,那个时候特拉兹摩斯是个繁荣的社区,也是一块强大的封地,这里遍布铁矿和银矿,水源地与林木众多。特拉兹摩斯还是世俗领地,也就是说,它并不属于天主教会管辖,根据皇家法令也没有向附近的维如埃拉修道院缴纳税款的义务——这让教会非常不高兴。因此,特拉兹摩斯包庇巫术的谣言传出村子之后,维如埃拉修道院院长抓住时机,惩罚了特拉兹摩斯的村民,要求村子附近最大镇子特拉宗那 (Tarazona) 的大主教将整个村子逐出教会。这就意味着村民们不能再去天主教堂做告解或者行圣礼了。

特拉兹摩斯是个富裕的社区,犹太人、基督徒和阿拉伯人在此混居,他们没有忏悔——尽管忏悔本是挽回局面的唯一方法。村民和维如埃拉之间的冲突延续了许多年,在修道院不再为水源付款,而开始从村子引水时达到了顶峰。作为回应,特拉兹摩斯的领主佩罗·马努尔·西门子·德·乌亥亚(Pedro Manuel Ximenez de Urrea)拿起了武器,打算和修道院奋战到底。但是在战争爆发之前,国王费和迪南德二世(King Ferdinand II)插手了,他判决特拉兹摩斯的做法合理。

教会从未忘记这次挫败——在教皇尤利乌斯二世明确的授意下——1511年教会唱诵了圣咏集的诗篇108,对这个村子施下了诅咒——圣咏集是教会最强大的诅咒工具。他们宣称佩罗·马努尔和特拉兹摩斯村民为巫术所蛊惑,因为这一诅咒得到了教皇的批准,所以只有教皇才能解除它。直到今天还没有哪位教皇这么做。

此后的岁月特拉兹摩斯历尽困苦。1520年城堡烧毁,几个世纪以来只剩断壁残垣。15世纪西班牙驱逐了犹太人,特拉兹摩斯日渐式微,人口由10000人降至62人,其中只有一半是常住居民。如今村子里没有商店,没有学校,只有一个酒吧。村里许多房子年久失修,街道几乎空无一人。

回到城堡中,瑞兹领着我走下塔楼的一个个陡峭台阶,经过修缮塔楼已经变成了一家小型巫术博物馆,收藏了不少黑魔法器具,像是扫帚、黑色十字架和锅。穿过院子,我们来到了一处平台,平台上立着一个钢铁锻造的女性塑像。“这是拉·提亚·卡斯卡(La Tia Casca),特拉兹摩斯最后一位殉难的女巫,她于1860年去世,”瑞兹说。“当时爆发了一场致命瘟疫,既找不到缘由也没有治疗疾病的药物。于是人们责怪拉·提亚引发了这场瘟疫,因为他们觉得她很奇怪,还神秘兮兮的。他们将她团团围住,扔进了深井里,那口井就在我们现在站立的地方。”

拉·提亚·卡斯卡也许是特拉兹摩斯最后一位殉难女巫,但是巫术传统似乎仍在这个西班牙小村落延续至今。每年六月巫术节期间,这里都会形成集市出售洗剂和药剂,这些是用生长在蒙卡约山上的治愈性或致幻性草药和植物制作的。演员会重现历史场景,比如围攻折磨人们认定的女巫。幸运者会成为当年的年度女巫。特拉兹摩斯常住居民瑞兹便是新任年度女巫。

我问:“成为年度女巫有什么条件吗?”。

“很显然,你需要具备草药学知识,”瑞兹回答,“但是最重要的是,你必须参与到历史中,传承推广特拉兹摩斯的一切。现在,成为女巫是一件光荣的事。”

“你会施咒吗?”我终于脱口问出这个问题。

Image caption 建于12世纪的特拉兹摩斯城堡如今已残破不堪,它坐落于村旁山顶(图片来源:胡里奥·阿尔瓦雷斯 德国/盖蒂图像)

头一回,瑞兹轻松的笑容消失了。几秒过后,她又恢复了笑脸。“施咒?不会,但是我会用鼠尾草和迷迭香制作一种特殊的液体,你可以将这种液体喷洒在身体上。人们告诉我它可以缓解压抑心情,他们一用这种液体,坏运气就消失了。当然了,”她补充道,“你必须相信这一点,不然是不会有效果的。”

天色渐晚,夕阳西下,随着阳光慢慢隐入蒙卡约山峰之后,城堡高低不平的残垣和修复后的特拉兹摩斯塔楼都陷入了沉寂。置身这样的景象——手握一小瓶蒂亚斯给的草药调和剂——实在很容易让人陷入村子的魔咒之中。也许这里真的存在巫术。

我带了几粒米和一小袋盐——它们都是经过时间考验的辟邪之物。转身离开村子的时候,我抬起手,从肩膀上方将它们向后撒去。毕竟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董乐)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