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人幸福感的真谛

Image caption 在很多方面带给人快乐的冰岛蓝湖(图片来源:Neil Beckerman/Getty)

几年前,我在隆冬时节造访冰岛。当时,我正在研究一本关于全球各地幸福感的书,我被冰岛这个北欧小国迷住了。这个漂浮在寒冷的北大西洋上的国家,怎么会在世界幸福感最高的国家中名列前茅呢?

为了找到答案,我和在冰岛遇到的每个人交谈,吃腌鲨鱼肉“harkl”,喝大量的酒,当然,也曾前往蓝湖(Blue Lagoon)游泳。蓝湖这个超脱尘世的地热水湖俨然成为冰岛幸福的代名词。

在我离开后不久,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波及冰岛,冰岛数家大型银行遭遇破产,全国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失业率猛增八倍之多。诸如银行和国会这样的机构的信任度骤然下跌。

我以为冰岛国民的幸福感也会一落千丈,

但是我错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蓝湖成为“冰岛幸福的代名词”。(图片来源:Getty )

健康专家多拉·古德蒙兹多蒂尔(Dora Gudmundsdottir)在《社会指标研究》(Social Indicators Research)杂志发表的一份独家研究报告中指出,“经济危机对幸福感的影响有限。”经济危机中,不仅冰岛国民整体幸福感只是略有下降,而且有 25% 的冰岛人幸福感反而有所提高。其中玄机何在呢?

我向在雷克雅未克时认识的报纸编辑卡尔·布伦达尔(Karl Blöndal)发邮件询问。他回信解释说,“许多人也受到沉重打击,原本领退休金的人员失去了存款。但是,生活在小型社区的一个好处是,大家彼此都伸手可及。那些失业的人并没有被孤立,在大型社区中遭遇疏远的风险在这里并不存在。”

冰岛人幸福感的真谛在于:在很大程度上,冰岛是一个集体企业。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冰岛国际化的首都雷克雅维克(图片来源:Getty )

在冰岛,即使是国际化的首都雷克雅未克,在许多方面也类似于小城镇。冰岛人说,人们无需担心会掉入黑洞,因为这里根本不存在黑洞。总是有人会帮你。一位移居冰岛的美国移民告诉我,如果困在雪地里,永远都会有人会停下来伸出援手。实际上,冰岛的信任度极高,在冬季的黑夜里,六岁大的孩子独自上学在这里并不稀奇。

在一份典型的冰岛人乐观陈述中,布伦达尔甚至能看到金融危机中蕴藏的机遇。“现在我们可以革故鼎新了。天晓得,也许这正好是建设一个更好、更开放的社会的机会呢,权力下放更多,原来的既得利益群体和经济壁垒都被一一清除。”

这种建设一个开放、公平的社会的想法似乎是核心所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Getty)

据联合国最近一份关于全球幸福感的报告,冰岛人的幸福感呈现均匀分布态势。也就是说,大多数冰岛人或多或少都感到一样幸福,而在其他国家,特别是在中东和拉美国家,人们幸福感的差异非常之大。这点非常重要,因为“新研究表明,在一个幸福感分布比较平均的社会中,人们的幸福感要高得多。”换言之,如果邻居遭殃,我们能获得的幸福感也就那么多了。冰岛人似乎凭直觉认识到这个真谛。

数百年的剥夺和孤立帮助冰岛人磨炼出了极强的坚韧精神。想一想冰岛漫长的冬夜,火山喷发,无情的地理环境,如此超脱尘俗。1965 年,美国航空航天局曾派遣阿波罗飞船的宇航员在冰岛训练,为即将实施的登月计划做准备。

在冰岛的日常工作中,总是能见识到这种顽强的乐观主义精神。冰岛无处不体现着这种精神:在这里,全年都会见到坚持户外游泳的人;在这里,放弃糟糕的工作或是恋情也没有什么难为情的。这种坚韧精神也反映在冰岛丰富的文学文化中,它可以追溯到古老的海盗传奇故事,在这些故事中,人们以大无畏的英雄主义精神直面各种逆境。

Image caption 在朗谷(Lon Valley)吃草的冰岛小马 (图片来源:John and Tina Reid/Getty)

今天,冰岛的人均书籍出版量居于全球各国之首。有些心理学家相信,在困难时期,文学以及其他文化资源能能为人提供缓冲,带来慰藉。文学故事是抒发悲伤情绪的一种媒介,而悲伤情绪通过这种途径可得到化解。文学还是引导文化的创造性能量的一种途径。

冰岛人当然认识到书面文字的价值,这也反映着一句冰岛俗语中:“赤脚走总比没有书强。”

如果真的存在幸福感的话,它应该就是一种乐观的想法吧。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