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驶直升机营救老鹰的人

Image copyright Ryan MacDonald
Image caption 圣克鲁兹岛(Santa Cruz Island)的日落景色(图片来源:Ryan MacDonald)

在圣克鲁兹岛(Santa Cruz Island)东南侧,彼得·夏普(Peter Sharpe)率领他的现场工作人员穿过蒙大拿山瘠(Montañon Ridge)崎岖狭窄的小道。

他们穿越满是松散砾石的山坡,设法绕开遍布这片山岭地区多刺的仙人球、仙人掌类植物。薄纱一样的云彩掠过锯齿状的花岗岩巨石和荒野,狐尾草在风中来回摇曳。这片平静的大地上,杳无人烟。

夏普和他的团队直奔秃鹰远方的巢穴,他要帮那里一只八周大的雏鹰捆扎翅膀。夏普是野生动物研究所的一名生态学家,他负责领导海峡群岛国家公园(Channel Islands National Park)的秃鹰监测计划,他有大量现场工作需要前往很难到达的鹰巢。他说,“有时,鹰巢可能在 500 英尺高的悬崖上。”

这个国家公园距离南加州海岸 20 英里,包括五个小岛,圣克鲁兹岛(Santa Cruz Island)是其中最大的一个,面积为 96,000 平方英里。每个小岛都有形态各异的沙滩、丛林和峡谷以及有着丰富生物多样性的当地动植物种群,因而它们被昵称为“西方的加拉帕戈斯群岛(Galapagos,隶属厄瓜多尔,位于南美大陆以西 1000 公里的太平洋面上)”。海峡群岛国家公园是加州最大的国家公园,但游客稀少,这就使野生物得以繁荣生长。夏普说,“大陆上有大量幼鸟被汽车撞上,或者在电线上触电。在岛上,它们能得到相当好的保护,远离人为威胁。”

在捆扎季节第一次远征时,夏普还有点儿紧张。他笑着说,“我可不想在 30 英里/小时的风速下上树。”他担心的可不仅仅是个人安危。雏鹰还不会飞翔。如果张开翅膀,雏鹰就可能从栖息的高处摔落,摔坏鹰喙,更糟的是,还会摔坏翅膀。“我们既不能吓到雏鹰,也不能让成年鹰太过紧张,这需要巧妙的平衡。”

Image copyright Ryan MacDonald
Image caption 夏普和他的团队在峡谷斜坡上穿行(图片来源:Ryan MacDonald)

夏普捆扎过的雏鹰中,约有 50% 活不过一岁,但通过捆扎,夏普得以跟踪雏鹰头几年的活动情况,了解哪些雏鹰最后能存活下来。

第一天尽管紧张不安,夏普还是准备就绪。他于 1997 年加入野生动物研究所,当时,秃鹰数量降到最低点,处于繁殖期的秃鹰只剩下三对。直到 1950 年代,秃鹰还一直栖息在小岛上,但随着化学公司开始通过洛杉矶污水管道系统倾倒有毒农药 DDT(1972 年已被美国环境保护局禁止),秃鹰濒临灭绝。秃鹰的蛋壳越来越薄,这与秃鹰食物链的污染息息相关,它导致大多数秃鹰蛋在孵化前就已破壳。由于成年鹰没有雏鹰接替,因此秃鹰种群数量锐减。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一名工作人员负责控制鹰腿(图片来源:Ryan MacDonald)

于是,夏普亲自接手处理。他回忆道,“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拯救秃鹰,虽然我对怎么做一无所知,我还是申请了这个工作。”他最初以为,这不过是一份为期九个月的临时工作,但他却一干就是二十年。他别说,“我差不多是凭运气才做这份工作的。”

在来小岛之前,夏普的现场工作包括帮助恢复南伊利诺斯州的披肩鸡种群、考察爱达荷州地松鼠的习性和栖息地。但从事秃鹰保护工作需要掌握一整套全新的技能,这还意味着他必须挑战自己的恐高症。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内森·梅尔林(Nathan Melling)记录鹰喙和鹰腿的长度(图片来源:Ryan MacDonald)

在类似于《碟中谍》系列电影中的一系列营救行动中,夏普要悬吊在直升机下垂落的 100 英尺长的绳子上,随着飞机艰难地靠近鹰巢。他回忆道,“最初的 10 次,我一心想的是千万不要摔死。后来我学会了欣赏风景;没有几个人能从这个角度欣赏小岛的风光。”悬停在 1,500 英尺高的悬崖上,夏普取回易碎的鹰蛋,它们随后会被运到旧金山动物园继续完成孵化。

截至 2006 年营救行动结束,岛上共有 129 只雏鹰完成自然孵化。今天,已经有 20 对秃鹰处于繁殖期,在这个季节,夏普负责监控所有五个小岛上的 13 只(也许有 14 只)雏鸟的成长。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彼得·夏普和内森·梅尔林欣赏圣克鲁兹岛风光(图片来源:Ryan MacDonald)

在徒步两小时后,夏普发现,一棵铁木树顶上有一只雏鹰。两只成年鹰在上空盘旋,鸣叫着对他的侵入发出抗议。他解开背包中的工具:给翅膀做标记用的老虎钳和卡钳;针、注射器和小瓶用于抽取血样。然后,他套上登山背带,腰上叮当作响,戴上安全帽。

他对雏鸟轻声打着招呼,“嗨,”就像对自己的孩子说话一样。不出几分钟时间,他就将雏鸟放入地上的帆布袋,然后他真正的工作就开始了。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圣克鲁兹岛有 22 英里长(图片来源:Ryan MacDonald)

首先他要测量鹰喙和鹰腿的长度,由此辨别雏鹰的性别:雌鹰要比雄鹰高 25%。然后,他抽取血样,并在雏鹰的左翼固定一个标记。标记上带有一个字母和识别码,在秃鹰离巢后,这个身份标签将帮助生态学家识别秃鹰。他有着急诊室医生的冷静和精确,丝毫不会浪费时间。

在决定让我们的美国国鸟回归原来的栖息地后,夏普将雏鹰放回巢中,长舒了一口气。“又完成一只,天知道还有多少只需要处理。”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