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下的神秘洞穴

Image caption 公园里的洞穴完全不见阳光(图片来源:丹尼斯·麦克唐纳 [Dennis Macdonald]/盖蒂图片社)

一座高耸的石柱出现在我的探照灯前方,仿佛一块石化了的蛋糕,而且还在滴着糖霜。石柱上面是另一个上宽下窄的钟乳石,下端聚集着一个闪闪发光的巨大水滴。

我在新墨西哥州奇瓦瓦沙漠 [ Chihuahua Desert] 地下 750 英尺处,陪同我的是管理员罗德·霍罗克斯 (Rod Horrocks)。他是卡尔斯巴德洞窟国家公园 (Carlsbad Caverns National Park) 的洞穴管理专家。我们正在探索左侧隧道 (Left Hand Tunnel)。这是该公园尚未开发的洞穴之一,只有科学家和获得允许的参观者可以进入。

霍罗克斯对我说:“带上手套,跟紧我,”说着他就消失在了一条狭窄的侧面通道里。当我小心翼翼地爬上一个类似骨骼的坚固晶格状构造时,我看到他指向一系列西红柿大小的珍珠一般的小球,饱满程度各异,附着在墙壁上。

Image caption 1930 年卡尔斯巴德洞窟成为一座著名的国家公园(图片来源:史蒂夫·拉列斯)

他解释说:“这些是水菱镁矿物球,非常稀有。”水中析出的浓缩镁矿覆盖在墙上,形成薄薄的一层,而地下聚集的化学反应产生的气体又轻轻地充盈了这一层矿物质。这些精妙绝伦的矿物球强有力地证明了卡尔斯巴德洞窟国家公园是一个活生生的洞穴系统,其在历经 2.5 亿年之后仍然处在形成阶段。

霍罗克斯在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担任了 24 年的洞穴管理专家。在他七岁时,他父亲带他参观了密苏里州的一个采石场,从那时起他就对洞穴探险产生了热情。霍罗克斯说“我们当时正在观察岩石,突然遇到两名少年从一个洞里出来,他们说他们在探索一个洞穴,这个洞穴一直贯穿整座山。我想要进去看看,但是父亲理智地制止了。于是,我就去到图书馆,阅读各种我能找到的关于洞穴的书籍。我完全被迷住了。”

1992 年,霍罗克斯从杨百翰大学获得计算机辅助制图硕士学位,成为了廷帕诺戈斯洞窟国家公园 (Timpanogos Cave National Monument)、大盆地国家公园 (Great Basin National Park) 和风穴国家公园 (Wind Cave National Park) 的洞穴管理专家。

Image caption 卡尔斯巴德洞窟国家公园已知有 119 座洞穴(图片来源:丹尼斯·麦克唐纳/盖蒂图片社)

在此期间,他还学习了地质学、古生物学和考古学等洞穴相关的学科,并和专家们一起在现场工作。在他的职业生涯里,他曾帮助在卡尔斯巴德洞窟完成一些调研和调查项目,期望着某一天能谋得一个永久职位。终于,在 2016 年初,他如愿以偿。

霍罗克斯说:“我入这行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洞穴专业学位,于是我尽可能地将在洞穴探险和学习中用到的很多学科拼凑起来,洞穴就像时间胶囊,蕴藏着从这个星球的形成到人类文明的起源的各种线索。”

如今,他运用他所掌握的各种领域的专业知识来监控和尽可能降低人类对于这个巨大的洞穴系统的影响,同时确保每年参观公园的 407,000 游客获得良好的体验。卡尔斯巴德洞窟国家公园包括 119 座已知的洞穴,但只有一个主洞窟对无需获得许可的普通游客开放。

Image caption 公园采用 LED 灯来展示洞窟高耸的构造(图片来源:扎德·埃勒斯 [Chad Ehlers]/盖蒂图片社)

虽然霍罗克斯负责处理洞穴里的 LED 灯光,以展现其高耸构造的戏剧效果(那些构造就像高迪大教堂与数不尽的中土世界怪兽骷髅骨之间的混合体),但是他的主要工作是确保公园的其他洞穴尽可能保持其天然状态。

对于研究从气候变化到其他星球上的生命迹象的各个领域科学家,这些洞穴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活生生的实验室。

例如,霍罗克斯协助了生物学家研究蝙蝠,以战胜白鼻子综合症。这种疾病曾在美国东部导致几个种类的蝙蝠数量骤减。科学家可以通过在生物处于健康状态的洞穴中获取基准值,监控有害的状况变化。

鉴于寨卡病毒可能传播至北美,卡尔斯巴德洞窟成百上千的墨西哥游离尾蝠将成为一种重要的资源,这些蝙蝠夏季昼伏夜出,以捕食蚊子等昆虫。

Image caption 霍罗克斯已经从事洞穴管理专家工作 24 年(图片来源:史蒂夫·拉列斯)

他还帮助研究其他星球和月球上生命迹象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科学家在这里研究靠摄入矿物质为生的细菌。洞穴完全不见阳光和有机物质,因此通过摄入硫等元素在洞穴中存活的极端微生物可能会对宇宙中其他星球上的生命可能如何生存提供一些线索。研究以石油化工产品为食的细菌可能对于清理石油泄漏也有所帮助。

霍罗克斯说:“就探险而言,这里的洞穴堪比马里亚纳海沟 [Mariana Trench]。对于这里地下的微生物生命,及其如何在没有阳光或有机营养的情况下生存,我们的发现还微不足道。”

Image caption 洞穴为科学家提供了一个活生生的实验室(图片来源:马特·安德森 [Matt Anderson]/盖蒂图片社)

霍罗克斯希望生物学家能够发现这些细菌的医疗用途,同时能发现目前尚待发掘的可能有助于治愈各种疾病的生命形态。

在我们穿越左侧隧道,回来的路上,霍罗克斯告诉我说:“这是一份我梦想的职业。洞穴是地球上最后剩下的尚未勘探的地区之一,谁知道在这里的地下进行的科学研究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福祉。”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