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伊朗最后的游牧民族

Image caption 世世代代的游牧民族(图片来源:Pascal Mannaerts)

伊朗游牧民族卡什加人(Qashqai)是来自中亚地区的突厥人的一部分,他们于 11-12 世纪在伊朗定居。数百年来,他们一直在伊朗西南部的沙漠里流浪。

每年,他们都会与羊群一道,长途跋涉 480 公里,从夏季设拉子(Shiraz)北部的高原牧场迁往冬季波斯湾附近海拔较低(也更为温暖)的牧场。他们一生都要在人、动物和自然环境三者之间巧妙地保持平衡。

但这种传统的生活方式正日渐消失。卡什加人仅有 400,000 人,许多人一直在设法让这个少数族群融入伊朗主流社会,但卡什加人是一个充满自豪感的、坚强独立的民族,始终在顽强抵御着同化。

星光下,帐篷中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Pascal Mannaerts)

加扎勒(Ghazal)和妻子塔肯纳兹(Tarkkenaz)在距离设拉子约 50 公里的小村庄 Koohmare Sorkhi 生活了半年左右。天气渐冷时,他们要北上 200 公里,前往卡泽伦市(Kazerun)附近。像许多卡什加人一样,他们拒绝抛弃传统生活方式,而是坚持按照数百年来祖先的方式生活。

加扎勒担任游牧民孩子的波斯语老师长达 30 年,现在已经退休。他认为这份工作非常重要,因为它会让卡什加人保持本民族的独立和文化。但愿意跟随孩子迁徙的老师却日益难觅。没有几个游牧民能胜任老师一职,那些来自城市和村庄的老师并不习惯这种生活方式。由于部落缺少老师,孩子们就不再上学,如果他们的父母有经济能力,孩子们会被送到城里的学校,但此后,他们通常会选择在城里定居下来。

带着传统印记的老人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Pascal Mannaerts)

过去几十年的同化政策促使一大批卡什加人在城市或村庄定居,而城市中心的日益发展也不断蚕食着卡什加人的牧场。但他们的游牧生活方式却在卡什加人家族和社区中建立了强大的凝聚力和团结。

加扎勒的姑姑玛迪娜(Madina)几年前丈夫去世,此后,家族就一直给予她支持。她现在随家族一起迁徙。她认为,抛弃游牧生活简直不可思议。

“我生来就是游牧者,随后我也这样抚养孩子。我们总是这样生活,尽管他人认为我们的生活水平太低,但这就是我们想要保持的生活方式。我从未在城市生活过,我也不会搬到那里去。我的灵魂属于这里”。

人与动物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Pascal Mannaerts)

对卡什加人而言,失去牧群的生活简直不可思议,因为牧群对他们的生存至关重要。他们要靠羊群获得日常生活所需的羊奶、奶酪和肉,而且还要在设拉子的市场卖掉羊羔换钱,用于购买其他生活必需品。

卡什加人放牧日益面临困难,这严重妨碍了他们的自由和独立。越来越多的卡什加人禁不住抛弃农牧生活,前往城市谋生。

在上面的照片中,牧群里诞生了新生命。

著名的手工艺品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Pascal Mannaerts)

几个世纪以来,卡什加人以大量地毯和其他羊毛产品而享誉伊朗全国。他们的这些产品往往被称为“设拉子”,原因是这里是他们的主要市场。产自设拉子附近山区和峡谷的羊毛格外柔软美丽,颜色也比伊朗其他地方的羊毛要深一些。今天,塔肯纳兹和家族里的其他妇女仍然制作这些传统羊毛产品,有商贩会定期前来他们的营地收购。

世代冲突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Pascal Mannaerts)

对现代化的渴望和对家族忠诚令卡什加的年轻人备感痛苦。加扎勒和塔肯纳兹两人的小儿子穆罕默德·雷扎(Mohammed Reza)(图左,与朋友合影)将要完成两年的义务兵役。他想要学习机械,然后在 Koohmare Sorkhi 村开一个汽车修理厂。他的哥哥阿里·雷扎(Ali Reza)五年前离开父母和牧群,进城开了家杂货店。

家族成员逐渐分散,加扎勒和塔肯纳兹找人照看牧群都不容易。他们请加扎勒的哥哥帮助完成本来应该由自己的孩子完成的事情,还要支付工钱。

艰难时世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Pascal Mannaerts)

我呆在加扎勒和塔肯纳兹那里时,村里正举行一场卡什加人的婚礼。新郎邀请我到帐篷中,还允许我为新人拍照。这一刻非常特别,因为新郎告诉我,这是他第一次和外国人说话。

舞蹈与生活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Pascal Mannaerts)

卡什加人始终强调其特殊的身份,他们的传统与伊朗主流社会显著不同。尽管他们也遵循穆斯林婚礼传统,而这种婚庆仪式也是通过舞蹈、游行、搏击表演和传统服饰保持自身传统的机会。与此同时,这也是卡什加人聚集一堂的机会,因为他们住在偏远的地方,彼此之间往往相距遥远。

与众不同

Image caption 加扎勒的哥哥戴着卡什加人传统的帽子,自豪地摆出姿势(图片来源:Pascal Mannaerts)

尽管官方也称为穆斯林,但与其他伊朗人比,卡什加人与伊斯兰机构的联系甚少。婚礼和葬礼他们会遵循穆斯林传统,但他们极少有人遵循日常祈祷仪式,在穆斯林斋月里他们也不会斋戒。游牧生活方式让他们几个世纪以来都能保持自身的这种独立性。

对未来坚定不移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Pascal Mannaerts)

卡什加游牧民对自身文化遗产和传统深感自豪,但这究竟能否充分说服年轻一代保持父辈的传统生活方式却并不明朗。加扎勒(照片所示)要不惜代价保持游牧生活方式。

“我永远不会生活在带有四壁和天花板的房子中。因为天天那样生活会让我窒息、不知所措,这也是我应该呆在这里的原因所在。那样的生活会让我觉得自己背叛了祖先,像囚徒一样地生活。我们是卡什加人,我们与众不同,”他这样说道。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