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失败的天之骄子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戴维·帕卡德 (Dave Packard) 和比尔·休利特 (Bill Hewlett) 曾就读的斯坦福大学坐落在硅谷中

硅谷是美国地理意义上的“天之骄子”。它是高科技的标志,闪耀着成功的光芒,能够战胜一切,吸引了很多创新和进取的人士。

但是这种成功来之不易:硅谷会容忍,甚至庆祝失败。这里以前是旧金山南部的一片果园,如今它却像庆祝成功一样同等地歌颂灾难与失败。

有些人可能会将这种失败文化视为一种怪癖,但它却渗透到了硅谷的每一项开放式办公室计划和行业新星特斯拉公司之中。在硅谷,除非您失败过,而且是多次惨烈失败,否则就不会被人们发自内心地认可您的成功。

这里甚至会举行一年一度的失败者大会 (Failcon),人们庆祝自己经历的失败,并且大概也会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很明显,失败会传染;如今在特拉维夫市、班加罗尔、巴塞罗那等地区都出现了失败者大会。)

确实,失败是推动硅谷发展的引擎,是这个地区的创新生态环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不是出于人们经常吹捧的那些原因。

硅谷对失败的推崇可以追溯至其起源,而且与其地理位置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这个全球最繁荣的技术中心并未选择像纽约和波士顿这样的东部沿海城市,而是选择了偏远的西部,这并非巧合。在一定程度上,加利福尼亚州仍然是一个众人向往的地方,是失恋者、破产商人、迷茫者的避难圣地。作为该地区的高科技先锋之一,Stratus Computer 公司的威廉·弗雷斯特 (William Forrester) 解释说:“如果您在硅谷遭遇失败,您的家人不会知道,而您的邻居也不会关心。”

此外,至少在一定程度上,硅谷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反文化运动的产物,在那个时代失败或者至少是叛逆会被视为一种生活方式。

如今,整个风投行业都建立在失败的基础上。金融家工作所依据的一个假设是他们的大多数投资(至少是 70%)都将失败。他们在寻求“凤毛麟角”,即那种可以补偿他们所有损失的一鸣惊人的成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2008 年首次推出自己第一辆汽车的特斯拉成立于硅谷(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

《名利场》(Vanity Fair) 杂志最近编译了一篇幻灯片文稿,介绍 Theranos 等该地区最著名的 14 个失败案例。其中 Theranos 是一家丑闻不断的生物技术公司,目前正在接受联邦调查。家政公司 Homejoy 和音乐流服务公司 RDIO 昙花一现,甚至都来不及注册。硅谷前浪推后浪,瞬息万变,但却波澜不惊。

毫无疑问,我很费劲才找到硅谷过去失败的证据,或者从另一方说也是它成功的证据。硅谷不在乎历史。硅谷最关注的是未来,历史对它而言最多不过是事后反思。但是,只要您深入去了解,就会发现历史是它的根源。

敬仰历史而且果敢坚定的人通常会直奔帕洛阿尔托艾迪生大道 367 号。他们感兴趣的并不是那座房子,而是房子后面的东西:一座带绿门的小车库。1938 年,两位年轻的斯坦福大学毕业生戴维·帕卡德和比尔·休利特每天在这里做几个小时的实验。他们在那里敲敲打打。他们进行了各种尝试:用于望远镜的电机控制器、在有人超过犯规线时发出警示的保龄球道设备,以及很多其他实验,都一一失败了。大约一年之后,这两个人终于实现了一项成功的发明。他们发明了一种音频振荡器,用于测试音响设备。在此之前,他们两个经历了很多巨大的失败。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在戴维·帕卡德和比尔·休利特曾经使用的车库门前树立着一个公告牌,上面写着“硅谷的诞生地”(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有一天,我坐在充满乐观主义精神的谷歌总部山景城 (Mountain View) 的一家咖啡店里。在我品尝手工制作的埃塞俄比亚焦炒咖啡时,无人驾驶的汽车从我旁边安静地行驶过去,同时路上还有特斯拉的汽车。我的同伴查克·达拉 ( Chuck Darrah) 是一位人类学家,他的大部分工作时间都是在研究硅谷居民的奇怪习惯。查克更多的是一位观察者,而非参与者:他质疑科技的力量可以让世界更美好这种硅谷福音信仰,他自己甚至没有一部手机。

查克告诉我,硅谷的一个最大秘密是这里的人都热衷冒险。这个秘密既真实,又有不实之处。硅谷热衷冒险,同时却又“建立了一些全球最好的机制来避免风险造成的后果。”

“比如?”我问道。

“您想想。有些人告诉我们这些创业者理应得到他们的报酬,因为他们承担了风险。但是,在这里您不会看到有人从楼顶上往下跳。他们更加脚踏实地。他们喜欢在像这个店一样的地方,品尝咖啡,因为他们承担的风险是一种独特类型的风险。大多数从事高科技的人都会承认如果他们失业,他们会再找到一份工作。他们甚至会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在山景城园区,谷歌公司为员工们提供用作交通工具的自行车(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所以,他们实际上有一个圈子?”

“是的。一个很大的圈子。如果与这个圈子隔绝,就很可能面临风险。”

查克同样不屑于理会“失败乃成功之母”这种老掉牙的陈词滥调。实际问题是:可以带来创新的失败和会导致更多失败的失败之间有何区别?

目前,研究人员认为,这二者之间的区别不在于失败本身,而在于我们如何记住,或者更准确地说,如何反思失败。可以带来成功的失败是人们会记住他们失败的准确位置和方式,然后在他们再次遇到同样的问题时,即使问题表象不同,他们也能够快速高效地发现之前的“失败指标”。他们乐于反思。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创业文化已经渗透硅谷(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当我们喝完咖啡之后,加州的阳光已经逐渐变成柔和的金色,查克·达拉解释说硅谷的真正象征不是敞开式设计办公室或乒乓球桌,而是这里的搬运车。那天一早我曾发现了一辆搬运车,停在山景城中一个不可名状的办公大楼外面。搬运工人正在忙着费力地搬运符合人体工程学的椅子和丹麦式办公桌,毫无疑问是在处理某个失败企业留下的废弃物,为下一家入驻的企业腾出空间。在硅谷,始终存在这种更替。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