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蒙古国6,000年的传统

  • 2016年 10月 14日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西蒙古的阿尔泰(Altai)地区可谓全世界最偏远的一隅,鲜有公路穿过这片广袤的大地,阿尔泰山脉高耸的冰巅与蒙古、哈萨克斯坦、中国和俄罗斯接壤,形成一道难以逾越的城墙,将所有现代化的痕迹拒之门外。

我伫立在巴彦乌列盖省(Bayan Olgii)一座3,000米高的贫瘠山峰上,旁边是 Bikbolat,一位神态雍容的哈萨克族人,头戴一顶狐皮毡帽,全身裹在一袭羊皮长袍里。他的手臂上此刻栖息着一只鹰,目光敏锐地注视着天边,搜寻猎物的踪迹。

Bikbolat 是当地硕果仅存的250名训鹰人之一。和祖祖辈辈们一样,他也在这片中亚大草原上磨练着“berkutchi”这门珍贵的技艺(“berkutchi”是哈萨克斯坦语,意思是“携鹰猎人”) ,延续着这项已长达6,000年之久的传统。成吉思汗和忽必烈都拥有成千上万只猎鹰,马克波罗记载了他们的狩猎远征。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雌鹰是最称职的猎手,她们比雄鹰更具攻击性,身体也更庞大。(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哈萨克族是巴彦乌列盖省的主要人口,19世纪中期的时候被俄罗斯帝国军队驱逐至此。训鹰人至今仍保留着已被现代社会淘汰的生活习惯,与严冬抗争,以毡房为营,训练老鹰,纵马狩猎。

猎人与鹰之间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由于鹰极其独立,所以需要在幼年就训练它们以培养信任。Bikbolat 解释说,训练幼鹰更好,因为它们比较温顺,不会伤害孩子或羊群,但年龄稍大的鹰是更好的猎手,它们的本性如同杀手,可以放倒狼和狐狸。他告诉我,雌鹰是最好的猎手:它们不但攻击性更强,身体也比同类雄性大三分之一。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训鹰时间可长达数年(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经过长达数年的训练后,鹰便辅助猎人执行捕猎任务。猎人骑在马上,鹰则骑在猎人左肩上。经验丰富的猎人和鹰之间非常有默契,攀在肩上的爪稍有动静,猎人即刻知道,鹰已寻到猎物的蛛丝马迹。

一些哈萨克猎人已经不再使用之前用来打野兔的俄罗斯来福枪,大部分狩猎任务都由鹰来进行,因为它们的视力是主人的八倍。鹰主要捕猎沙狐和土拔鼠,沙狐可以提供暖和的皮毛,土拔鼠的皮和肉也大有用场。能力出众的鹰还能捕到猫头鹰和狼,甚至雪豹。

狩猎任务多在冬天进行,这时候的鹰最精干,也最饥饿。但我到达的时候是秋天,Bikbolat 看了看我们下方的草原后,摇摇头,说没有早雪,很难发现猎物的踪迹。这不是狩猎的理想季节。但是,为了让鹰保持平静和警惕性,他在坡下方放置了一些肉,然后摘掉鹰在休息时戴上的眼罩。鹰瞥了我们一眼,就迅速从 Bikbolat 戴着手套的手上飞走,犹如训练有素的刺客,找到并叼起了肉。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节日里策马奔腾的哈萨克男女(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每年9月,本地的主城乌列盖(Olgii)都会举办大型训鹰节,吸引了大批猎人前来争夺现金大奖。除了展示训鹰技能外,人们还会参加传统的哈萨克比赛,如“kokbar”:猎人将羊皮或狐皮用作绳索,骑在马背上拔河;“tenge alu”:猎人从马背上拾起散落在地上的物品,但不能从马上跌落下来。

显然,这是一片男人的天下,但女性也会在“kyz kuu”比赛中展示她们精湛的骑术。这是一个男女追逐的赛项。如果男人获胜,女人将献吻,但如未在终点线之前追上女人,女人将转身追逐男人,挥舞着手中的鞭子去捆绑男人,令场边的观众捧腹不已。

然而,这些古老的传统即将消失。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猎人与鹰的亲密接触(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近年来,蒙古土地上的过度放牧意味着能够捕猎的野生动物越来越少,游客的到来给哈萨克的野生动物保护带来压力。Bikbolat 说,随着越来越多的哈萨克家庭将孩子送到城市工作,补贴畜牧收入,捕猎已不再是生存的必要技能。

猎人在冬季穿戴的斗篷、毡帽和其它衣物仍由动物皮毛制成。鹰获得的待遇极其尊贵,10年后被放回大自然。

更重要的是,berkutchi 对于哈萨克年青人来说是一种交接仪式,因为这种高度专业的训练鹰、与鹰为伴的本领是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Bikbolat 的家族有12代人都在训鹰,这是整个家族引以为傲的资本。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训鹰人过着远离尘嚣的生活(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Bikbolat给我讲了一句哈萨克谚语,这句谚语总结阿尔泰野地猎人生活:“骏马与猛禽是哈萨克族人双翼。”

从他饱经沧桑的脸上,我看到了一种对同伴、对传统生活方式,以及对身边被他称之为家园的荒芜而不乏美丽的景象所怀有的敬畏之情。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为鹰戴上眼罩是为了让它们平静下来(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当地仅剩250名训鹰人(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阿尔泰山脉与中国、哈萨克斯坦、蒙古和俄罗斯接壤(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狩猎任务多在冬季进行(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每年9月,猎人们在节日上现身,争夺现金大奖(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Image copyright Dave Stamboulis
Image caption 在一年一度的比赛中,男人在马背上拔河(图片来源:Dave Stamboulis)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