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缅甸佛教密法的“明巫师”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神殿,仰光大金寺(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我能看到您和我遇到的每个人的未来,”吴昂帮(U Aung Baung)笑着说,富有传奇色彩的仰光大金寺(Shwedagon Pagoda)的镀金圆顶在他身后的夜色中闪闪发光。“但是,您必须先开始遵守佛教戒律,我才能告诉您。”

我来到缅甸最庄严的佛教圣地,寻找“weikzas(明巫师)”——所谓巫师圣人,他们是灵界的化身。这些当代巫师的神奇力量据说是通过佛教教义、冥想以及法术和炼金术获得,当地人从治病到改善职业前途都会求助于他们。

我不禁想知道,随着缅甸的继续对外开放,这些传统还能保留下来吗?

“我觉得很难接受他们的存在,”一位仰光国会议员这样表示,他由于担心自己听起来迷信,而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但我曾看到他们做到难以让人解释的事情。”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仰光大金寺中陈列着缅甸明巫师的塑像(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我的出租车司机对此的热情更是溢于言表。他说,“我当然相信巫师。我祈祷时,有三次他们在我面前现身,帮我做出重要的决定。”

实际上,明巫师在缅甸社会有着根深蒂固影响,在缅甸各地的佛寺里都能见到人们崇拜明巫师的专门神殿——“weikza tazaungs”。有抱负的巫师会来这里冥想,人们会来此祈祷,寻求神力的帮助。

我曾在仰光大金寺的神殿遇到吴昂帮。仰光大金寺规模巨大,位置举足轻重,是明巫师格外推崇的圣地。吴昂帮告诉我,他已经 93 岁了,自己受训成为巫师已有 37 年之久。

“要成为巫师,就必须遵守佛教的道德规范,练习一种特殊的冥想。明巫师从中能获得伟大神力”,他告诉我,一边瞟一眼自己的年轻弟子,后者正在摆弄一部智能手机。“我们中有些人甚至能飞起来。”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在缅甸各地的佛寺中都能见到人们用来崇拜明巫师的专门神殿(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尽管似乎难以令人置信,但在缅甸,佛教与巫术有着长期的独特联系。

据香港城市大学专门研究明巫师的托马斯·巴顿(Thomas Patton)博士说,明巫师最有可能产生于 19 世纪和 20 世纪反殖民主义的传统巫医和苦行者中。

他解释道,“随着缅甸君主政体的瓦解(1885年),僧侣、隐士、有神力的苦行者(bodaw)和巫医竞相争夺权力,并开始对越来越多的人发挥影响力,这很快引发英国人的愤怒。英军不得不与围绕保护佛教信仰使命和驱逐英国人的各种势力斗争,后者往往会利用超自然现象。”

但没人知道超自然力到底是什么,就像吴昂帮拒绝提供关于自己的确切能力的详细情况一样。不过,他也透露了自己曾游离缅甸各地,人们用食物与他交换他的超自然力指导。

Image caption 据说,巫师的魔力来自佛教教义、法术和点金术(图片来源:Fanny Potkin)

据说,一个完全拥有明巫师地位的人能长生不老,他能离开地球,留下自己的躯壳或是全然消失,前往神秘的王国,巫师们就是在那里俯视着人类。

仰光大金寺另一位巫师吴丁乃(U Tin Naing)自称有 90 岁,但他看起来却要年轻三十岁,试图向我解释:

“我没法向你确切说明我的神力,但我能解释我的目标。作为巫师,我们追求涅槃或救赎。我们不会死,因为我们在等待未来佛的降临,”他这样表示,“但我们必须设法去死才能离开这个世界,进入天国。”

吴丁乃已婚,育有两子,他给我看他们的照片。与僧侣不同,巫师不限制性别,也可结婚生子。但走上明巫师之路后,巫师就必须成为独身者,过禁欲生活。

Image caption 吴丁乃(U Tin Naing)自称有 90 岁,专门从事治疗(图片来源:Fanny Potkin)

吴丁乃说,“人们找我不是因为健康问题,就是为了解决个人问题,我会用神力帮助驱赶给人们带来痛苦的恶鬼,改变他们的能量。”

有些像吴丁乃一样的明巫师,以特别擅长治病和驱魔而著称,他们往往被那些无法被现代医疗治愈的家庭请去。他们通常使用的技巧是制作起治疗或保护作用的神符,神符可印在护身符、纸片上乃至纹在身体上。

最神秘的巫师是炼金术士明巫师,他们专门将金属(通常是水银)变为金子,或赋予金属某种效力,使之与其所有者能够交流,让其具备神力。

Image caption 炼金术士能将金属变为金子,非同寻常(图片来源:Fanny Potkin)

炼金术士巫师很罕见,也很难遇到。一名要求不具姓名的法国学者告诉我关于自己二十年前与一名炼金术士巫师邂逅的经历,这令她非常困惑:

她说,“他念着咒语,让他手中小瓶中的水银变成水银球显现在我的手中,在我返回巴黎后,我弄丢了这个水银球,有四年时间没有再遇到他。但他却能确切描述我弄丢水银球的大礼堂,随后他又让另一个水银球显现,这次是在我的背包中,而我的背包却一直是锁着的。”

她说,“我怎么也搞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边给我看一个便士硬币大小的银色小球,“即使在缅甸,他们有时也会怀疑这样的故事。”

实际上,许多受过教育的缅甸人并不相信明巫师。他们不理会明巫师,认为他们只是穷人相信的江湖骗子。不断有人告诉我,“真正的佛教中就没有明巫师,”但是,接受明巫师的人已经进入主流社会,势力似乎还日渐强大。

Image caption 博博昂(Bo Bo Aung)的塑像。博博昂是缅甸著名巫师,缅甸各地的寺庙里都有他的塑像(图片来源:Fanny Potkin)

直到 2013 年,关于佛教巫师的出版物还受到军政府的大力审查。但随着缅甸的对外开放,涉及明巫师的书籍和小册子也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缅甸新闻节目和名人八卦杂志中也常常提到巫师。据巴顿博士说,聘请巫师作为剧组成员或显示捐赠某个巫师的塑像俨然成为缅甸影星和歌手的时髦做法。

并非只有缅甸人会这么做。“许多富有的中国商人都会来缅甸寻找明巫师为其生意帮忙。他们将明巫师视为生活好运气的护身符,”巴顿博士这样告诉我。

这是一种无可厚非的诉求。正如巴顿指出的那样,明巫师的传统为人们在实现自己的世间梦想提供了一种另类途径。

有谁不想诉诸魔力实现梦想呢?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