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爆紅視頻中的亞裔女性為何被當成褓母?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小孩了打斷父親正在接受的BBC直播採訪,影片在網絡爆紅。

許多網民都應該看了兩個萌娃打擾父親接受BBC直播訪問的片段。

韓國釜山國立大學羅伯特•凱利教授(Robert Kelly)在家評論韓國政治時,他的兩個小孩進入房間,他試圖保持冷靜,他的太太急忙把兩名「小小入侵者」拖出房間。

片段吸引超過一千七百萬人觀看,逗樂了無數網民。

但許多人和一些媒體,都假設凱利的太太金正雅(Jung-a Kim)是一個褓母,引發了一場種族、性別、跨種族婚姻的討論。

Image caption 網民誤以為衝進來帶走小孩的亞裔女子是一名褓母。
Image copyright Twitter/@ashnagesh
Image caption 「所有人可否停止假設BBC片段中的女子是褓母,她是他的妻子。」
Image copyright Twitter/natashya_g
Image caption 「愛死了這條BBC影片,但不要假設與白人男子一起的亞洲女子是褓母,這是暗裏的種族主義。」

「種族定型」

一些韓國家庭──特別是父母都需要長時間工作的類型──會聘用褓母。

但許多人假設金正雅是一個傭工,而不是孩子的母親,則是對亞洲女性角色上的一個根深蒂固的種族定型。

有些人認為這並不公平。

一些網民提出金正雅當時看來十分驚慌,匆忙地把孩子帶走,暗指她是一名褓母,關注她的工作。

但亦有人表示,金正雅只是做一個母親會做的事情,她顯然是替丈夫訪問受阻而感到緊張。

會韓語的人會知道,她顯然是一個母親,因為那個小女孩似乎用韓語問「媽媽,為甚麼?」

有意無意的偏見偶然是會出現。

當我在倫敦念大學時,許多人都假設我,作為當地的華裔學生,一定是念醫學或是經濟,但其實我修讀英國文學。

Image copyright imtmphoto
Image caption 可惜,我不是醫生。

這有時都挺令人煩厭,但並非大問題,而有時候這種假設,是會傷害他人的。

一個印度裔記者稱,當她在報紙工作時,接待處人員認為她是清潔工作。 「你是在清潔廚房嗎?」

日裔學者戶田久美子(Kumiko Toda)說,即使她在英國長大和操英國口音,大部分人第一次與她見面時都會問她來自哪兒。

這似乎會影響到陌生人與她的接觸。

「當我與其他白人朋友聊到街頭騷擾問題時,我感到很驚訝,因為她們的經歷不一樣。」她說。

「她們說沒有遭遇過那麼多騷擾事件,她們受到的口頭騷擾也沒有那麼傲慢,不過同樣是令人生厭。」

「我估計是否東亞女性被人感覺服從,所以影響到我受騷擾的頻率和性質。」

跨種族伴侶

許多人假設金正雅是一名褓母,也是因為許多人有意無意假設,一般人傾向尋找同種族的人當伴侶。

有一次我和三名男性友人──其中兩人是英國白人,一人是英裔華人──同去音樂會,和我談話的人都以為我和那名華裔男性在約會。

Image copyright Jonathan Smith
Image caption 喬納森‧史密斯和蒂法尼‧王約會時曾遭陌生人歧視。

蒂法尼‧王(Tiffany Wong) 和喬納森‧史密斯(Jonathan Smith)是一對在英國的情侶,他們說約會時曾遭陌生人歧視,不過這是獨立事件,而非普遍人的想法。

「我們試過有人向我們大喊,就在街上時,有一個男人對史密斯大叫,』你與一個亞洲女子一起真的替你傷心『。」王小姐說。

他們的同事和家人起初也為他們與不同種族的人約會感到驚訝。

「當我提及我的未婚妻,人們都假設她是白人,所以得悉她不是白人時都感到驚訝,這並不冒犯,只是他們第一印象,認定我一定是與同種族的人一起。」史密斯說。

Image copyright Twitter/@mariachong
Image caption 「你是否也從這條甜蜜的片段中得出錯誤的結論?我們可以一笑置之,認識到自己的偏見,從而變得更精明。」

「白人中心」

另外有些人認為,對金正雅是褓母的假設也是一種以白人為中心的想法,建議大家嘗試檢討自己這些假設。

這些種族假設是雙向的。

在韓國工作的菲律賓女傭凱倫(Helen,化名)說,她留意到韓國人十分在乎膚色,歧視膚色較黑的人。

BBC記者安德魯(Andrew Wood)則說,他在韓國工作兩年,經常被誤會成美國士兵。

「的士司機在周五和周六晚甚少停下來接載白人,因為他們都認為白人是一些醉酒士兵,會在的士裏嘔吐。」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