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像北歐人一樣幸福嗎?

挪威球迷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挪威球迷2009年在德國觀看一場德國和挪威之間的足球友誼賽

幸福調查多如牛毛,北歐國家總是名列前茅,心生羨慕。他們到底有什麼秘方?很想粘貼、複製一個試試。問題是,我們學得來嗎?

不久前,聯合國公布了最新的"世界幸福指數報告",挪威捧走桂冠,把前人冠軍鄰國丹麥擠到了第二名。

但是如果你仔細看看數據,排在前五名的國家(挪威、丹麥、冰島、瑞士、芬蘭)得分差距非常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也就是說,誰都可能當冠軍。

特別是北歐國家(瑞典排名第10),在各類幸福調查中連續名列前茅。

誰不想幸福?北歐國家有什麼秘訣?我們能不能來粘貼、複製一下試試?

  • 一年一度的世界幸福指數報告以"主觀幸福感"(SWB)衡量幸福水平,判斷人們的幸福程度。
  • 2017年"世界幸福指數報告"排名前10名:挪威、丹麥、冰島、瑞士、芬蘭、荷蘭、加拿大、新西蘭、澳大利亞、瑞典

傻瓜,不是經濟!

首先要搞懂,這個幸福指數衡量的到底是什麼。

"世界幸福指數報告"純粹是主觀的。調查者詢問各個國家的人他們"感覺"有多幸福,沒有實打實的科學道理。

然後作者也還分析了其他數據,比如人均壽命、經濟指標,算出各項指標對幸福感有多大貢獻。

對於一份聯合國的報告來說,聽起來好像有點兒太虛,但是,這樣做是故意的,就是要擺脫硬指標。

過去幾十年,我們總是用經濟來衡量一個國家的繁榮、成功,比如GDP,但是,這並不代表著這個國家的人"感覺"幸福。

以美國為例。自從1960年代以來,收入提高了,但是幸福感並沒有。最近幾年,GDP在增長,但是人們的幸福感卻在下降。

工作對幸福至關重要,但是,財富的回報率卻是遞減的。

2010年美國有項研究,分析了2008-2009年對45萬人的調查結果,結論令人大跌眼鏡。錢確實能讓人更幸福,但是僅限於工資收入在75000美元以下時。過了這個坎兒,再多掙錢,人們日常的幸福程度也沒有變化了(不過,錢多確實能讓人感覺人生成就更大)。

這份研究報告的作者—後來都單獨獲得過諾貝爾經濟獎—說,"也許75000美元是個分水嶺,超過之後不會進一步改善個人做自己認為最重要的事的能力,比如和喜歡的人共度時光、避免疼痛和疾病、享受休閒。"

但是,如果說幸福和經濟實力關係不大,那麼,北歐人在哪些方面做的比美國或者英國要更好呢?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陽光?要幸福不一定非有陽光!看看北歐人

從超高稅收到文化特性

不幸的是,辦法並不是像調整一下政策那麼簡單。北歐人幸福背後的因素很複雜,有些專家甚至懷疑是不是有具體的原因。

經濟因素不是問題,所有五個北歐國家人均GDP都位於世界20強之列,人均壽命也都很長。不過,他們的錢是怎麼花的,可能確實有一定影響。

比如說丹麥人,稅收很高,高收入人群的稅率可能高達51.5%。但是,收上來的稅錢通過一系列社會計劃重新投入社會,比如免費大學教育、免費醫療、優厚的產假待遇和失業救濟等。

2016年,哥本哈根智庫"幸福研究院"的負責人Meik Wiking寫道,"我們不是在交稅,我們是在投資社會,我們是在購買生活質量。"

在挪威,石油收入的重新投資"更著眼未來、而不是現在"。"世界幸福指數報告"在宣佈挪威今年勝出時特別強調了這一點。

但是,這麼高的稅率,不是一夜之間就能執行的。再說了,這也只是複雜的文化拼圖中的一小塊兒。

從1970年代起,丹麥一直在各項幸福調查中名列前茅,這也推動了丹麥"hygge"文化概念的流行。"hygge"發音接近"呼-嘎"。簡單概括一下,就是通過那些點滴的、舒適的享受呵護自己,幫助度過漫長、寒冷的冬夜。

贊同者說,這些自我呵護的點滴小事是丹麥人幸福的一個重要原因,其他文化中也有類似做法,比如瑞士的mys、挪威的kos。

但是,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認同。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這樣的景觀看著就心曠神怡

啊,幸福的丹麥人!

英國華威大學研究人員認為,北歐人、特別是丹麥人的幸福,和他們推行的社會主義、喜愛的溫馨燭光關係並不大,和實打實的科學卻分不開。

Andrew Oswald 和Eugenio Proto說,他們在丹麥人的基因中找到了答案,"國人基因組成和丹麥越接近,那個國家就越幸福。"

這個研究距離板上釘釘還差的很遠,但是他們兩人發現,丹麥人中,有一個基因變異確實更加普遍,這個基因與好心情、抗抑鬱有關。

但是話又說回來了,也有人認為,應該好好看看心態。

Michael Booth寫過一本書,叫做"幾乎完美的人:斯堪的納維亞烏托邦之謎"(The Almost Nearly Perfect People: Behind the Myth of the Scandinavian Utopia)。他認為,丹麥人可能不過是期待值比較低。

他原來曾經撰文說,"過去一些年,就這些幸福調查的結果我詢問過許多丹麥人,他們是不是真的相信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迄今,我沒有遇到過任何人確信那是真的。"

"丹麥人通常期望得到的比我們要少,較低的期待值被滿足了,他們也就滿足了。"

回想2006年,《英國醫學期刊》也刊登過一篇故意幽默的研究結果,其中提到了有關丹麥人期待值更低的歐洲統計數據。

總結一下。雖然沒有專家徹底搞清楚了北歐人的幸福秘方,我們其他國家的人可以拿來自我安慰的是:這也許和文化、基因有關;或者我們甚至可以說,那些個幸福調查根本就是故意編造,胡說八道。

如此"蔑視",應該並不會惹惱北歐人。忘了?人家感覺很幸福!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