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gram中虛擬名模的奇幻世界

, Image copyright Cameron-James Wilson

去年四月,Instagram上一位神秘的模特掀起了一場全網大追查。她四肢纖長、巧克力色的肌膚完美無瑕,甫一齣現,就吸引了大量的粉絲。這位自稱"舒杜"(Shudu)的神秘美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法圖•蘇芮(Fatou Suri)在Instagram上一見到她,立刻追隨關注併發了信息過去。舒杜看起來十分友好、平易近人,也回粉了她。"我一直在關注一些能給我能量的人,"法圖說。法圖是一位常駐倫敦的模特,Instagram上的名字是@theafrounicorn。"看到一位深色皮膚的模特這樣成名,十分振奮人心。她內外兼修,美得令人驚艷。"

今年早些時候,巨星蕾哈娜(Rihanna)擁有的化妝品牌芬緹美妝(Fenty Beauty)發佈了一張海報,上面是舒杜塗著芬緹美妝的橙色口紅SAWC。這張圖瞬間火了,到4月,舒杜在Instagram上收獲了近九萬粉絲。

Image copyright Cameron-James Wilson
Image caption 不是真人的舒杜,卻有近九萬粉絲。

不過那時,多虧《時尚芭莎》雜誌的一篇文章,我們才知道真相——原來,舒杜不是真人。她是英國攝影師威爾森(Cameron-James Wilson)用計算機創作出來的美女。

關於舒杜,威爾森說自己從來沒有刻意欺騙過大家,他稱其為一件藝術品,創造這個虛擬形像是為了頌揚黑膚女性的美麗。作為一個時尚攝影家,威爾森想要再現艾力克•萬克(Alek Wek)、達琪•托特(Duckie Thot)等黑人超模代表的那種美。他說,就是懷著要創造絶世美人的這種衝動,才有了舒杜。

但是此後,威爾森陷入矛盾之中,不知讓舒杜以何種身份示人,真實的還是虛擬的。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關注舒杜,她很快就成了有影響力的"大V"(指在社交網絡上粉絲多影響力大的人)。在社交平台上有了影響力,也就會有利可圖,時尚品牌也為了開拓新市場會找上門來。這可超出了威爾森最初的藝術設想。坦白一切才是最好的辦法,他決定讓舒杜身份"大白於世","一收到信息我就焦慮,老實說,我等不及把她的真相展示給全世界。"

Image copyright @lenipaperboats
Image caption 法圖是一個常駐倫敦的模特。她大受舒杜鼓舞而成為她的粉絲。但也表示,發現舒杜不是真人時,感覺有些怪異。

法圖發現舒杜的秘密時,驚呆了,然後有點失望。"感覺有些怪異,"她說,"當時我覺得自己對她一無所知,還想問她更多的問題。"不過她還是因為舒杜的審美價值,繼續關注她。但現在,給舒杜發信息時,她知道自己雖然像是在跟舒杜說話,其實是在跟威爾森交流。

"作為一個模特,我也需要修圖。有時候我也會看看計算機怎麼改了我的外貌,所以我們的情況也差不多,"她說,"很明顯,舒杜太完美了,所以發現她不是真人,其實讓我有點慶幸。"

Image copyright Cameron-James Wilson
Image caption 儘管舒杜是作為藝術品被創作出來的虛擬美人,但許多想要打開市場的品牌仍然要找她代言。

虛擬的影響力

舒杜被稱為世上首位數碼超模,不過說起虛擬世界中有影響力的形像,也並非只有她一個。Instagram賬號@麗兒•米克拉(@lilmiquela)就展示了一位有雀斑、厚唇和深色頭髮的時髦妙齡女郎。在圖像裏她穿著普拉達的套裝,有時候又是一身香奈兒、蘇普利(Supreme)、萬斯(Vans)等名牌時裝。米克拉的公關宣稱:"她只是通過設計穿搭品牌來賺錢。"

二月,《Vogue》雜誌授予她"虛擬名流"的稱號。不過對於她的872000位粉絲而言,成就米克拉的不僅僅是其虛擬模特的身份,更是她背後的故事。去年,米克拉發行了一首單曲《不屬於我》,在聲破天(Spotify)音樂平台上一曲而紅。她利用自己的平台來支持社會活動,比如"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還支持了一個叫做"黑少女密碼"(Black Girls Code)的組織,幫助女孩子們接受科技訓練。這一切都模糊了現實世界和她所在的虛擬世界之間的界限。

Image copyright Instagram/lilmiquela
Image caption 洛杉磯的布魯德公司(Brud),專門"幫助解決有關機器人、人工智能的問題,及其在媒體業務上的應用"。

她是不是真人呢?從米克拉信息的評論可看出,粉絲們對米克拉的身份相當的困惑。她是真人還是虛擬人,或是真人經過了計算機成像(CGI)處理?米克拉的幕後人員在其身份這件事上一直含糊其辭。因為有合作,我便跟米克拉約了個採訪,她也同意了,發郵件過來說:"聽起來超酷!"

這個訪談是通過電子郵件進行的,米克拉的公關和經紀人都參與了對話。有一個線索是,他們中有個人來自一個叫布魯德(Brud)的公司,該公司專門從事"幫助解決有關機器人、人工智能方面的問題,及其在媒體業務上的應用"。

設計問題時,我採用了一些小策略,看看能否讓她承認自己虛擬的身份。

:你是怎麼著手創建自己的身份的?

米克拉:大概跟你差不多!我一直在學習,周圍環境也一直在塑造我。我超愛音樂和藝術,在洛杉磯每天都學到了好多。感覺搬到洛杉磯真的改變了我看待世界、為之出力的方式。

:你怎麼看待"虛擬名人"?

米克拉:我認為流行文化界的大多數名人,都是虛擬的。各種信息的誤導、調侃的表情包,都歪曲了民主,令人失望,不過從中也看出了"虛擬"的力量。"虛擬"最終會影響到現實世界,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我喜歡用Instagram之類的虛空間,來倡導積極的改變。

顯然,米克拉,或者是她的某個代言人,並不想吐露實情。不過粉絲們對這種刻意的逃避並不在意。她有一個狂熱粉絲叫雷耶斯(Anthony Reyes),是密歇根一位18歲的藝術家。

Image copyright Instagram/lilmiquela
Image caption 與米克拉會面。她不是真人,然而在Instagram上的粉絲已超過87萬。

"我被米克拉吸引,不僅僅因為她的藝術審美,也因為她的所作所為,"他說,"不管怎樣,米克拉就是米克拉。大家總是想用她自我表達的方式詆譭她和她的藝術,但他們忘了一點,即使今天她這麼火,米克拉仍然是那個關心粉絲的米克拉。"

但她到底是不是虛擬形像?"現實中,哪個大V不是虛擬的?"雷耶斯附和了米克拉的觀點,堅稱,"要了解這些人的存在,你只能通過他們所在的網絡平台,像Instagram,YouTube,Twitter等。"

某人(某事物)如何收獲關注

不管平台是真實還是虛擬的,對於影響力這個概念,這些粉絲似乎都很買賬。這又引發了一個哲學問題,尤其是講到社會媒體時:什麼才是真實?

那些社交媒體上有影響力的人,不管有沒有名氣,總有其吸引力。部分原因是人們以為可窺視到自己崇拜或感興趣的人的真實生活。但是在社交媒體中,真實的我們是不是早已被高度包裝?

德安普利菲公司(TheAmplify)的創始人和前首席執行官雷茲瓦尼(Justin Rezvani)說,"談到社交媒體,比如Instagram,裏面的你並不是真的你,而是通過照片、偶爾是視頻,還有對特定事情的評論,展現出來的虛擬版的自己。"他創辦的這家經紀公司致力於給網絡名人找商業品牌合作。

雷茲瓦尼自己,也被福布斯雜誌評為"30位不到30歲的年輕夢想家"之一,他相信大V的時代才剛剛開始,並且會在虛空間中走得更遠。"人工智能的網絡名人會越來越多,雖然不是真人,但有大量的粉絲,"他說。"我定義影響力的方法,是某個人(或某個事物),怎樣在特定時期,從特定受眾那裏獲得大量的關注。"

借鑒古人的願望

然而,像舒杜和米克拉這樣的虛擬大V形像,其實有更古老的原型——玩具娃娃。倫敦拉夫堡大學媒體與創意產業研究所的所長米勒(Toby Miller)如是說。自古以來,玩具娃娃都對社會起了重要作用,它們不僅僅是孩子們的玩具,也是一種巫術或宗教儀式中的象徵力量。"用玩具娃娃捕捉到我們的形像,然後通過替代的形式,傳達給年輕人,"米勒說,"但玩具娃娃超越了圖片和文字,是三維立體的形像,最小的孩子都能操控打扮。"

威爾森用三維模型軟件賦予舒杜以生命,他也用類似的話語描述了自己的創造。他說,"我把她視為一種人體模型。一旦你創造了她,你就可以給她擺造型、幫她表達。有點像玩具娃娃,一個可以換裝的芭比。"

對於時尚品牌來說,一個高科技人體模型能提供更多有趣的可能性。她、他或者它,可以放在任何環境中,可以穿戴任何服飾。威爾森已經收到了各種各樣的合作建議,包括一家珠寶品牌的傭金建議,他們想讓舒杜當該品牌的耳飾模特。

有的合作邀請就很難實現。斯莫(Tameka Small)是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威爾明頓一位護膚專家,也是瑪吉可美療中心的老闆。她就很想知道,舒杜會不會對自己的護膚產品感興趣,畢竟舒杜的面容太完美了。結果後來她發現,舒杜不是真人。

"我還是決定把產品發過去,雖然從技術層面來說她用不了我的護膚產品,"斯莫說,自己和威爾森還在想辦法合作。"我覺得,她是一個虛擬超模這個事兒,給公司如何推廣產品帶來了全新的觀念。這是個很棒的主意。"

不過有些商家仍然很懷疑虛擬大V這個概念。"這事兒的確給品牌的產品推廣帶來了一些機遇,但我覺得,跟真人比,還是膚淺得多。"孔泰斯塔比萊(Giordano Contestabile)說。他是部落愛公司(Bloglovin')的首席執行官,這家公司致力於給合作的大V聯繫品牌,尤其是那些中等大V(粉絲數在50萬以上)。

"大V營銷的關鍵之處在於其人性化的那一面。我不知這如何複製,"他說,在Instagram上增加粉絲很容易,但是讓人認同你、建立起情感聯繫,卻是不同的挑戰。換句話說,這個你是偽造不來的。

隨著虛擬形像越來越令人信以為真,專家警告說,什麼是真,什麼是假,其間的區別會越來越難辨別。它會造成問題嗎?心理學家已經證明,一個玩具娃娃到底算人,還是算沒生命的東西,這種不確定帶來了罕見的情緒效應,尤其適用於虛擬大V的世界。關於米克拉的帖子,最近有這樣一條評論,總結說道:"顯然她是假的。但是她背後的人是真的。所以大家還是友好一點吧。"

請訪問 BBC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