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過敏?食物還是神經?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科學家發現,富裕地區的托兒所裏,食物過敏的孩子扎堆兒,而貧困地區的孩子食物過敏的數量明顯減少。

英國人吃顆花生米過敏致死的危險有多大?比澡盆裏泡澡溺水身亡的危險小一倍。

20年前初到英國,第一波「文化衝擊」之一是,英國人怎麼好像各個都是「過敏體質」?

尤其是孩子,吃什麼都能過敏。記得我女兒幼兒園畢業開party,二十幾個孩子中,竟有三個是帶著「家長特囑」來的。一個不能吃堅果,一個不能碰奶酪,一個不能沾雞蛋。

喝口水都過敏

我跟一位好心來幫忙的孩子媽開玩笑說,中國有句俗語,說是喝口水都能塞牙縫。到英國,可以改成喝口水都能過敏了。

沒成想,孩子媽徒然變色,嚴肅正告我,這不是可以開玩笑的事。原來,她兒子嚴重過敏卻一直無法確認過敏源,醫生懷疑某些水,比如汽水,可能是誘因。結果,她兒子到哪兒都脖子上掛個水瓶,只喝自家凖備的水。

20年後,「文化衝擊」已經沒感覺了,但英國人的過敏有增無減,勢頭在加劇、範圍在擴大。

吃堅果過敏、吃瓜果過敏、吃米麵過敏、吃魚肉過敏、吃奶蛋過敏……吃口空氣都過敏(花粉熱眼下正把英倫三島攪得一把鼻涕一把淚)。

走進超市,各種「脫敏」食品應運而生。這些「脫敏」食品,總讓人覺得有點像想喝咖啡又偏要選「去咖啡因」咖啡。

有時候想想,英國人就欠發糧票、肉票、魚票、奶票、油票……沒得吃,看你還過敏不過敏?

是「不適」不是過敏

缺乏理解、沒有同情心?正在召開的Cheltenham 科學節上,多位科學家,其中包括英國的兒科免疫學權威,對「自認為的過敏」數量激增,以及它對兒童營養健康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表達了他們的擔憂。這也為我的懷疑提供了「科學依據」。

科學家們說,充斥市場的各類家用過敏自檢裝置(home-testing kits)、以及網上各類供人們自我診斷過敏症狀的信息,是導致英國自報過敏的人數翻了十翻的重要原因之一。

英國免疫學協會的專家說,多數情況下,人們對食物的反應是「不適」(intolerance 也稱作「不耐」),但「不適」不等於「過敏」。對某些食物「不適」的人,仍可以少量的吃而不會危害健康。

科普慈善組織「講科學」(Sense about Science)的負責人布朗女士在科學節上提到了一個在懷特島上進行的一項調查。

34%的受訪者相信他們的孩子對某種食物過敏。但臨牀驗證,真正有食物過敏的孩子僅有5%。

威爾士大學醫院的薩納瓦尼醫生說,人們懷疑自己有過敏,然後抱著這種懷疑上網「搜索證據」,這樣得出的結論往往有先入為主的偏見。

富家孩子餓肚子

科學節上,科學家把英國出現的一個怪現象也歸咎於「自認為過敏」的泛濫,特別是英國中產階級富裕階層。

調查顯示,英國中產階級小康之家的孩子中竟然出現了營養不良症狀。專家說,這是因為孩子家長錯誤的以為孩子有食物過敏,於是對孩子的飲食選擇加以沒有科學依據的、沒有必要的嚴格限制,導致孩子的營養攝入嚴重不足。

布萊頓亞歷山大兒童醫院的兒科過敏主治大夫賽頓說:「我經常看到孩子被家長完全沒有必要的限制飲食。這些家長是一片好心,以為孩子對多種食物過敏。但他們使用的『過敏測試』是毫無科學依據的。」

科學家發現,富裕地區的托兒所裏,食物過敏的孩子扎堆兒,而貧困地區的孩子食物過敏的數量明顯減少。

哼,我前面說什麼來著,就欠給英國人發糧票?看來這牢騷發得也不無道理。

英國每年因食物過敏導致的死亡大約在10人左右。從危險概率上說,在自家的澡盆裏泡澡溺水身亡的危險要大兩倍。

但是,我這裏要鄭重的聲明,食物過敏的危險是實實在在存在的。食物過敏輕則導致皮膚起反應,重則導致呼吸困難、昏迷甚至死亡。

預防治療食物過敏的手段雖然有,但歸根結底,要想不過敏,就別吃導致過敏的食物。嗯,又把話繞回來了。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