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中國煙民 洋煙的明日救星?

Image caption 早在20年前,西方煙草巨頭已經悄然開始了一場從「飽和市場」向「新興市場」的戰略轉移。

英美等西方國家的煙民人口直線萎縮,英美等西方大煙草公司的利潤有增無減。誰在為洋煙燒錢?

上個月,在北京市公共場所全面禁煙的聲聲號令中,我在北京落地,前後短暫逗留了兩日。

此前,聽到不少懷疑論,認為執行有難度,雷聲大雨點小。但據我浮光掠影、缺乏科學基礎的觀察,公共場所,凡有屋頂的場合,還真沒看到叼著煙卷招搖過市的。

頂風抽煙

但是,有兩次例外。一次是在火車站的廁所裏,我碰上一個「大蓋帽」在抽煙,而且就站在「嚴禁吸煙」的大紅標語下。

我無法判斷他身著的制服代表什麼權利,但他顯然是覺得自己不含糊,我也就沒敢表示異議。

另一次是在離開北京的早晨,我在酒店大堂結完帳等著酒店的班車去機場。一個中年漢子晃著膀子進到大堂,嘴裏叼著煙,而且在冒煙。

他沒穿制服、也不像是個身份特殊的人。我立刻覺得氣不打一處來,剛要開口質問,中年漢子先開了口:「有沒有去機場的?上車嘍」。

我伸伸脖子把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他是酒店開班車的,跟他嗆嗆,把我甩下來讓我等下班車豈不壞事兒?講原則重要,確保不誤機更重要。

香煙變臭 煙民如鼠

北京,無論作為中國的政治文化中心的首都地位,還是與國際接軌的現代都市,做出這樣的禁煙舉措,是值得肯定和讚賞的,儘管執行中可能會遇到阻力挫折。

實際上,這也是國際大氣候下的必然。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據我浮光掠影、缺乏科學基礎的觀察,公共場所,凡有屋頂的場合,還真沒看到叼著煙卷招搖過市的。

拿英國為例。過去20年間,英國出台了一系列限制吸煙的措施,一個比一個嚴厲。每次出台新的禁煙法規,總有人稱「過於嚴厲」、缺乏可行性。但一次次的結果是令行禁止,驗證了一句老話,「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

國際知名品牌香煙的華麗包裝,從揚鞭躍馬的牛仔到揚帆遠航的靚仔,一夜間換成了「吸煙可以致死」的當頭棒喝。

接下來,硬邦邦的警告語還不夠,還要配上爛心爛肺爛口腔的令人作嘔的照片。對了,就是要起到「令人作嘔」的效果。

再接下來,一道法令,商店裏銷售香煙的櫥櫃必須遮擋起來,讓顧客看不到香煙。眼不見心不煩嘛。

剛剛出台的新法將禁止煙草商在香煙盒上打自己的品牌,只能賣「白牌」煙。世界上目前只有澳大利亞有同樣的法規。

煙民呢?能吞雲吐霧的空間日漸萎縮,早已成了「過街鼠」。「過街鼠」可能還值得慶幸呢。倫敦市場約翰遜正在考慮在公園、廣場、街道等公眾聚集的室外場合禁止吸煙。政府也在考慮出台在家用轎車中禁煙的新法律。

禁煙運動的效果是明顯的。英國煙民人口直線下降。英國成年人吸煙者比例從1999年的27.4%,下降到去年的18.8%。

歐美髮達國家中,煙民人口也普遍萎縮。比如,同期對比,美國的成人煙民比例從24.1%下降到了17.4%。

「嫁禍於人」

但是,西方大煙草公司的利潤非但沒有因發達國家的煙民人口減少而萎縮,反而在增加。匪夷所思?

一點也不奇怪。早在20年前,西方煙草巨頭已經悄然開始了一場從「飽和市場」向「新興市場」的戰略轉移。

隨著90年代末東歐共產集團的崩潰,「洋煙」也隨著西方文化和生活方式湧入東歐前共產國家。東歐國家的煙民與總人口之比世界第一,著實給「洋煙」燒足了錢。

到本世紀初,東歐市場也「飽和」了。西方煙草巨頭又把目光轉向非洲。它們靠大量補貼低價進入,等站穩腳跟,煙民習慣了抽「洋煙」,再取消補貼提價盈利。

中國煙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成熟市場的萎縮是因為隨著人們逐步富裕、教育的提高和健康意識的增強,他們決定不再用長期的危險換取短期的快樂。但是在新興市場,這個認識過程還需要很多年。」

而「洋煙」商眼裏最新最大的市場,在中國。這個地球上每4個人中就有一個是中國人。中國市場是西方煙草公司覬覦已久的「肥肉」。

隨著中國加入世貿、大幅降低捲煙進口關稅,「洋煙」商們曾摩拳擦掌要登陸搶灘。中國國內煙草工業則一片「狼來了」的驚呼。

然而,過去10年中,西方煙草巨頭髮現,這塊「肥肉」好看,吃起來卻像是啃骨頭。

「洋煙」並沒有淹沒中國市場,不是「洋煙」對中國煙民沒有吸引力,而是煙草在中國是專賣,受國家嚴格控制。中國在入世議定書中也把煙草明確列入了進出口產品管理目錄,納入法定許可證、法定商品檢驗等管理範疇,且進口配額。

但是,決定市場的終究是需求。上個世紀80年代中國開放之初,「先富起來的」人中,抽煙者必抽「洋煙」。今天,這些人或許已經意識到吸煙對健康的危害而戒煙,或抽膩了「洋煙」又改回抽「國煙」,就像吃膩了鮑魚改吃白菜豆腐一樣。

中國社會正在產生著這個世界上最大的中產階級群體。更多的中國人還沒達到「吃鮑魚」的程度,而是剛剛開始「吃大蝦」。「洋煙」對步入小康的中國煙民的吸引力仍是巨大的,因而「洋煙」在中國的潛在市場也是巨大的。

我想引述世界最悠久的私人投資銀行,貝倫貝格銀行的投資家布魯姆奎斯特解釋為何在新興市場投資煙草的一番話作為結尾:

「我們認為,成熟市場的萎縮是因為隨著人們逐步富裕、教育的提高和健康意識的增強,他們決定不再用長期的危險換取短期的快樂。但是,我們認為,在新興市場,這個認識過程還需要很多年。」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