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垃圾中的英倫三島

Image copyright AP
Image caption 除了個人隨手扔垃圾,工業化規模的「偷偷傾倒垃圾」(fly-tipping)也在嚴重的困擾英倫島。

看題目,你就能猜出我要說的話題:英國遍地亂丟的垃圾和亂丟垃圾的英國人。

不過,展開話題之前,先講兩個故事(真實的,非虛構)。

鐵娘子撿垃圾

1986年的一個春日,時任英國首相的撒切爾夫人乘專車從倫敦希思羅機場回首相府唐寧街10號。

車隊行使在A 4 號公路上時,撒切爾夫人被公路兩邊隨處可見的垃圾刺的眼痛。她當時就把此事記在心頭。

兩年後,撒切爾夫人終於騰出手來,吩咐手下把幾袋垃圾撒在倫敦市中心的聖詹姆斯公園(女王官邸白金漢宮前的御苑),然後她來到公園親手撿垃圾。

做秀嗎?當然。但她要傳達的信息傳達出去了:美麗的公園垃圾遍地,是可忍孰不可忍。撒切爾夫人也因此得到了中國人可能不熟悉的另一個綽號,「垃圾首相」。

8000英鎊一塊橘子皮

回到今天。確切地說是去年九月的一天。29歲的古特利吉剝橘子時一塊指甲蓋大小的橘子皮掉到了草地上。古特利吉沒有注意到,但恰巧路過的地方政府的垃圾巡視員(相當於中國城市馬路邊那些帶紅袖箍的)看到了。

古特利吉趕緊撿起橘子皮,但為時已晚。垃圾巡視員堅持要罰款75英鎊(地方政府對亂丟垃圾的標凖罰款數額)。

古特利吉拒絕交罰款,說他本人最痛恨亂丟垃圾,掉在地上的橘子皮完全是無意的,而且一經指出他立刻撿了起來,罰款處罰實屬不當。

布洛克斯伯恩地方政府把古特利吉告上法庭。前前後後近一年的官司日前有了結局。法庭判定古特利吉的辯護理由成立,即只有證明丟垃圾是故意的才能處罰。法庭責令布洛克斯伯恩地方政府承擔一半的訴訟費用,4000英鎊。

古特利吉的辯護律師則要求他的費用,另4000英鎊,從政府的中央基金中出。地方政府的錢、中央基金的錢,都是納稅人的錢。英國的納稅人為一塊指甲蓋大的橘子皮掏了8000英鎊。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五分之一的英國人承認自己經常隨手丟垃圾。三分之一的駕車者承認曾打開車窗往外扔垃圾。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說,看到有人在亂丟垃圾,他們不敢吱聲。

垃圾島

兩個故事連起來,就串出了「主旋律」:幾十年前困擾英倫三島的亂丟垃圾,今天仍沒有找到有效的對付手段,仍在困擾英倫三島。

所不同的,是今天面對的丟棄垃圾現象更嚴重。2008年,英國作家布萊森為BBC製作了一部紀錄片《髒島筆記》(Notes on a Dirty Island)。不得不遺憾的說,布萊森筆下的「髒島」更髒了。

誰在隨手亂丟垃圾?反對亂扔垃圾運動組織「保持英國整潔」(Keep Britain Tidy)發表的調查報告顯示,五分之一的英國人承認自己經常隨手丟垃圾。三分之一的駕車者承認曾打開車窗往外扔垃圾。

同樣關鍵的是,超過一半(54%)的受訪者說,看到有人在亂丟垃圾,他們不敢吱聲。

誰也別怪誰。亂丟垃圾者可恥,不敢出面制止的人也有責任。於是,罐頭盒、飲料瓶、果皮廢紙塑料袋…遍撒英國的綠地、海灘、路邊。

過去10年中,英國海灘上的垃圾量上升了90%, 許多以美麗宜人享有盛譽的海灘變成了歐洲最髒的海灘。

英國人每年超市購物用掉100億個塑料袋。每天產生的煙頭和與吸煙相關的垃圾達122噸。

除了個人隨手扔垃圾,工業化規模的「偷偷傾倒垃圾」(fly-tipping)也在嚴重的困擾英倫島。廢舊的冰箱、洗衣機、沙發電視、建築廢料等大件垃圾,要送到指定垃圾場。住戶要花錢請專門的公司上門把垃圾拉走。

有些利慾熏心的不法之徒上門收垃圾,收了用戶的費用,卻不把垃圾運到指定垃圾場,而是偷偷把垃圾傾倒在公路邊、樹林裏、田野中。

過去一年中,記錄在案的傾倒垃圾行為就有85萬起。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今年7月的盛夏,查爾斯王儲來到海灘撿垃圾,表示對清潔英國海灘的支持。

「垃圾部長」

或許人們(包括許多英國人)不知道,亂丟垃圾在英國是刑事犯罪行為。但是,真正因亂丟垃圾而被起訴的人很少,連遭罰款的可能性都不大。

比如前面提到的去年85萬起工業化規模的傾倒垃圾,被起訴的只有2000起。

對付亂丟垃圾不利,主要是缺乏執行力度。「保持英國整潔」呼籲政府設立一個「垃圾部長」的職位,專人專項狠抓。

政府對此項建議未置可否。但是,政府的環境大臣已經就一項新的政策開始公眾諮詢。擬議中的法案要把對亂丟垃圾的罰款從現在的75英鎊提高一倍,達到150英鎊,最高罰款上限達2500英鎊。

罰款翻番是否就能讓英倫三島舊貌變新顏?筆者持懷疑態度。亂丟垃圾者不再亂丟垃圾,關鍵在「知恥」。否則,恐怕就會出現北京火車站「紅袖箍」處罰吐痰者發生的一幕:

「吐口痰罰款5塊?行了,給你10塊,別找了,老子再吐一口」。

(責編:郱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